目前分類:不得不聽 (9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8歲學京劇,10歲粉墨登場。京劇很有意思,京劇的舞台常常什麼都沒有,舞台在主角登場前,並不表示任何時間及地點,硬要在主角登場後,透過主角的手勢,你才能會意,究竟是答答馬蹄騎馬而來,還是示意的巧手開門。

當一個人在家裡閒坐,要到朋友家走走,便在舞台上走一個圓圈,透過一個圓場就轉換到別人家裡,當劇中人聽到一個意外消息感到震驚,本是瞬間反應,為了刻畫深刻,反而用很長的唱腔來表明。

人生有很多轉場與圓場,相對我們現在總是在第一時間急著回應,或脫口而出,京劇表達的意會或是轉境關係,值得玩味。

訪談中,蔡康永拋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他說:「每天出門前,我們總會不斷的照鏡子整理儀容;但是轉一個場景,當你每天在講手機前,你會先演練整理說話的內容嗎?還是毫無準備就開口了?當你講完後,你會再重聽修正你講過的話嗎?」

蔡康永說,人生很殘忍,但也很容易糊弄,人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用知識成長,就像京劇每天要吊嗓練身段,詠春拳天天要練木人樁。他個人每天要吊嗓練木人樁的對象,就是「書」。

「書就像木人樁,靜靜地待在你面前,他提供你一個演練的對象,讓你在演練中,領悟每個動作的理由、體會每個動作的力量,」蔡康永說。

但他覺得現代人都太懶惰。說話總想一步登天,爆炸的資訊又以為自己全盤了解,其實資訊並不等於知識,知識也不等於智慧。當每天講話前,可以用書的思考當作發言的鏡子,練習跟自己過招,才會產生精彩的人生對話。

人生對別人要懂得圓場,對自己則要懂得過招。他最近又讀有關腦細胞的書,他說,「過去對腦的研究都錯了,以為腦細胞是死一個少一個,但是醫學證明腦是全部人類器官中最令人樂觀的器官」,「只要你用它,它就可以不斷新生,跟腦有關的疾病,只要你願意學習,學一個運動,閱讀一本書,你都可以長出新神經來。」

蔡康永給年輕人的第二個建議,就是活到老,學到老,才不會讓80 歲比20 歲的你更索然無味,不停止的學習才能通透人生。

http://www.30.com.tw/article_content_25476_2.html#sthash.3Dx5TMjS.dpuf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學即將畢業,總是有一種好像每天流浪在半途而廢的旅途上,還沒開始,就厭倦了這段旅程的感覺。儘管知道這也是日復一日生活的一部分,尤其在工作中難免的例行公事等等,試圖這樣安慰自己,或許就像現在屢屢被人提起的熱愛、夢想這些詞彙,年輕人就是應該追求自己的夢想,就是應該干自己喜歡的事,在當今這個社會上成為口號一樣被不斷強調著,這些都沒有錯,可是或許我們恰恰忽略了這個過程,向內心深處不斷紮根的過程,在實現夢想的彼端之前的這段旅程,它同樣意味著日復一日​​的堅持,還有日常生活之美,夢想不僅僅是目的,我想更是一個過程吧

......就像華萊士所說,在繁瑣無聊的日常中,日復一日地保持自覺與警醒,困難得不可想像。但是細微瑣碎、令人厭煩的無聊破事,正是你做出選擇的時機。我們擁有的唯一選擇,就是選擇去信仰什麼。學習掌控自己思考的方式和內容。 或許在無數個日復一日里我們已經漸漸形成了很多信仰,集體無意識讓我們在還沒有覺察自己究竟幹什麼時,就對所見所聞及價值判斷充滿挑剔。在這個以勝利、成就和炫耀為基準的花花世界,華萊士提到了最寶貴的那種自由——真正重要的那種自由,意味著專注、自覺、自律、不懈努力,以及真誠地關懷他人,並且每天都以無數瑣碎微小而乏味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地為他人奉獻犧牲。和這種自由相對的,則是自覺、默認設置、永無止境的激烈競爭,始終處於一種持續不斷的擁有和失去的痛苦之中。     

或許最後還是那句話,在繁瑣無聊的日常中,日復一日地保持自覺與警醒,困難得不可想像。祝愿我們都不要成為在扣動扳機之前就早已死去的那種自殺者。

(摘自內文) http://book.douban.com/review/7736547/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經常坐在上行電車最前面的左側位子。當電車運轉,車輪慢慢加速時,我從車窗眺望風景。因為電車移動,風景當然也成為一種流動。我可以看見熟悉的小鎮,家家戶戶的屋頂,延伸其上的電視天線,然後看見前方和鄰近城鎮做為分隔的小丘,另一邊海洋展開著,雖然從車上看不見海洋。電車以最高速度,進入由山的這一面挖掘出的隧道。一兩分鐘後穿過隧道、風景突然擴展開來,進入眼簾的是和我的小鎮截然不同的白色平坦感。我可以看見散布住宅中的松樹、紅色的鳥居,也可以看見從海面吹來的微風──當然不可能真正看到,但可以感覺得到呢。電車一面右轉一面慢慢減速,我看見市中心電影院老舊的水泥牆,看見超市和銀行大樓,看見路上電車的軌道,最後只要看到電車月台,就已經抵達隔壁城鎮。有時多少會因時間和天氣好壞而有所差別。

坐電車去鄰鎮時,我一定是「觀看」者,但即使從行進中的電車眺望車外風景如此平凡的事,如果稍加注意的話就會發現意外的事情──我注意到某種動態,我發現,我們錯以為我們是連續觀看著電車窗外展開的風景。

事實上,我們的視線並非隨著電車運動而移動,而是將某個地方的某個東西靜止後捕捉起來,等到下一個引起我們注意的東西出現時,又慌張移動我們的視線。兩點之中也有被忽略的東西,當我們把捕捉的幾個點連結起來後就可以描出整體的線,這其實暗示著我們實際看到的東西、可以看到的東西,是伴隨著影像介入的。所謂觀看,並不單單只是做為可見東西的集合而成立,雖然實際上看不見,但我們知道它的存在,而被我們描繪出來的東西──也就是說,觀看是混合著影像,才可能成立的行為吧。

剛才我寫到山的另一端是海,但從車窗無法看見海面,所以我們只是憑藉著我們的經驗,知道地形的起伏是從山下降到海。還有當然,我們沒有辦法看見微風。

 

摘自

決鬥寫真論
作者: 中平卓馬、篠山紀信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小時候喜歡躲在桌子下面,不喜歡太露臉、太多話。可是閉塞不見天日不代表沒有發表欲,不代表對表演不敏感。愈自卑、愈不見陽光的人,往往寫本書就嚇死人,往往反骨就是這樣的人。

我認識的李國修也是,他剛好也活得非常自卑,可是一出手就把你嚇一跳──他可以這麼強大。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心中有多麼大的聲音;有的人聲音很小,就活得小小的,也好。
我小時候畫了一個不清不楚的藍圖,隨著年紀長大,那個藍圖會變,慢慢變,有天你重新再看它,好像跟小時候差不多,其實它也變了不少。只有一種心中的聲音是一路陪著你到老死、不會改的。

我很浪漫的說,每個人有一個天賦、自己要走的路。那個東西無以名之,也許很難用具體的句子來形容:你是畫家、你是清道夫、你是挑大便的,這個型式大概都不準確。

你喜歡出苦力、你喜歡有點自謔、你喜歡聞全世界最好聞的味道、你最喜歡一直笑一直笑到死為止,這樣可能清楚一些。每個人有自己活著最喜愛的一個東西、品質,以至於他最後晉升喜劇演員,或者幽默家、政論家,那個圖案也不是一下子就清楚了,搞不好他誤會自己,變成那樣的人。

很多人想往上爬解決人類更大的問題,但是我猜馬英九就很後悔,因為他爬上去發現做不了那麼多事;搞不好耶穌也很後悔,因為他掛在上面,結果那些人壞得要命,為那些人幹嘛?往上爬要衡量許多自己的天資、對愛的解釋、人格寬度、厚度,不是做到別人眼中的最好。人有自己的衡量以及對生命的藍圖,誰說每個人都非得是「那一個」?(金士傑)

 

全文連結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常常情不自禁地思索,這個島上最初消滅的到底是什麼?

「在妳出生之前,島上曾經有好多好多東西。晶瑩剔透的、芳香宜人的、閃閃發亮的、光艷動人的……總之,有許多妳做夢也想不到的美好事物。」

小時候,母親經常告訴我這個故事。

「不過,令人傷心的是,島上的居民無法把這些美好事物永遠留在心裡。只要生活在這個島上,內心的東西就會一個接一個失去。我想,不久之後,妳即將失去生命中第一個東西。」

「會很可怕嗎?」我擔心地問母親。

「不,妳不用怕。失去的時候,既不會痛,也不會難過。清晨,當妳在床上醒來時,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中結束了。妳不妨閉著眼睛,豎耳傾聽,感受一下清晨空氣的流動。一定可以感受到和昨天不太一樣。然後,妳就會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有什麼東西在島上消滅了。」

母親只有在地下室的工作室裡,才會說這個故事給我聽。地下室大約有二十張榻榻米那麼大,空氣中彌漫著灰塵,地面十分粗糙。工作室的北側剛好面對河床,聽得到潺潺水聲。我坐在專屬於我的圓椅上;母親一邊磨著鑿子或是用砂紙磨著石頭(母親是雕塑家),一邊輕聲細語地說故事。

「一旦某個東西消滅了,島上會議論好一陣子。大家都跑到馬路上,談論有關消滅的東西的回憶。人們懷念追憶著,感到不捨,也相互安慰。如果是有形的東西,人們就會從家裡拿出這件東西,用火燒、埋進土裡,或是丟進河裡。但兩、三天後,這種熱鬧景象就會漸漸平息下來。人們又恢復原本的日常生活。甚至無法想起自己曾經失去過什麼。」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面刊頭名就是書名,很喜歡這篇所以轉貼過來)

 

曾有人問我:「凡事聽其自然,也需要很大的勇氣吧?」

順應時宜、不做任何決定,也是一種決定和選擇,其中確實有某種意志在運作,但要說那個意志是「勇氣」,又好像有點不同。

我認為,能夠安然順應潮流的進展,多半是因為信賴自己長期的累積。

生命中一直有超越我們意志的力量在運作,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超出自己的意圖和期待,成其所成。原因和結果必定在自己身上,這是我來自經驗法則的覺悟。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了這篇文章心有戚戚焉,其實我覺得真正去壯遊(2012年去了歐洲110天)之後實際上的收穫並不是所謂的國際觀 (當然心胸有開闊點是真的) 真正的收穫是離開台灣的環境才發現:

1. 台灣原來這麼先進&便利(各種意義上)

2.台灣人原來這麼焦慮,社會環境對事情的認知原來這麼狹窄,給自己&旁人很大的壓力,好像只有一種選擇(價值觀),做不到那個選擇就是魯蛇

 

所以旅行或者壯遊其實是把自己從焦慮的狀態中拉出來,然後才能看見別的選擇(當然不去旅行也可以用別的方法做到這點)這是我回國之後開始對所謂權威的言語打問號的原因。

畢竟總有一些愛教育人的人以為所有人都要照他們那一套生活&做事,好像不照他們那樣做就是罪大惡極,做不到就不可能實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一樣

但如果你把時間往回調十年十五年,當時的大家想得到現在人手一機隨時都可以上網收信回訊息或是談生意嗎XD  甚至手機相機錄音機PAD....等等集成一體(還有更多過去沒人想過的工作方式與類型)當然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比喻而已,社會一直發展,可能性只會變得更多而不是更少

原本世上就不是只有同一種人同一種職業同一種生活方式~365行都有各自的做法,一套準則想要壓在每一個人身上原本就不可能啊 = =

還有我一點也不覺得努力了解國外之後~對自己的國家卻一無所知是好事XD 其實了解國際或是了解自己生活的土地基本上是一樣的~就是你對這個世界有沒有好奇心,有好奇心人才不會活得像一灘死水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5-05-12 天下雜誌 572期 文/吳怡靜

「真不敢相信,我跟她的距離這麼近!」現場的年輕粉絲興奮地在網上留言。

在美國版《Vogue》雜誌做了將近三十年的總編輯,安娜.溫圖(Anna Wintour)靠著絕佳的品味、精明的腦袋,以及對細節的嚴苛要求,穩坐時尚女王的大位。

她獨樹一格的造型(妹妹頭、大墨鏡),神祕低調的作風,讓外界對她始終充滿好奇。以她為原型的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票房大賣,更讓她成為全球名人,從此被冠上「時尚女魔頭」封號。

不過,六十五歲的溫圖,最近似乎不再那麼冷酷霸氣。接受訪問時,她坦然分享職場心得,「每個人一生至少應該被開除一次。」她也曾因犯錯被炒魷魚,「失敗的經驗很重要,這是人生的現實。」

 

今年三月,溫圖應邀到牛津大學演講,平常不苟言笑的「省話一姊」難得開金口,大談人生體驗和給年輕人的建議。

 

 

我來自一個學術氣息濃厚的家庭,弟弟念牛津、妹妹念劍橋、外祖父是哈佛的法學教授、父母親也都是劍橋畢業。我受不了這種壓力,十六歲就輟學,進入社會工作。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了食安風暴,台北市長選舉結果之外,2014年最勁爆的話題,就是名人「接二連三」爆出偷腥、外遇事件!枕邊人出軌,是因為另一半對他不夠好?心理醫師鄧惠文:不是付出不夠,而是付出太多。

鄧惠文分享在婚姻諮商時遇到的案例,其中有對夫妻的互動是這樣的:太太有嚴重的公主病,很跋扈囂張,經常對先生頤指氣使,甚至會當著朋友的面,對先生大呼小叫,完全不留面子。「你動作怎麼那麼慢!」「小孩的湯打翻了,你都沒看到嗎?」這時先生會極盡卑微的說:「對不起!來,爸爸擦擦。」因此先生的朋友常常會私下替他抱不平,說他是一直付出的好好先生,太太則是一直在要求的任性老婆。

當配偶的其中一方不斷扮演要求的角色,是好還是不好?
付出變成自虐?
有時候某一方一直忍氣吞聲的付出,是為了得到更多東西。

比如,這個先生可能很好當,因為太太要什麼馬上會講,先生不需要用頭腦,只要做太太要求的事情就做不完了;太太卻始終在扮演壞人的角色,因為先生不斷付出的同時,所有人都覺得「先生很好、太太很壞」。

很多夫妻在付出的同時,其實帶有一種自虐的意味:「我整個人在配合你,難道不會有憤怒嗎?」我覺得會耶!而且這個憤怒會轉化成:如果有一天我對你做出一個小小的要求,你一定不能拒絕,因為我對你付出那麼多。平常的付出都好像是在儲備,讓我的小小要求變成一個無法拒絕的強力炸彈,一炸對方必定要就範。

付出,有時就是要累積這種對方欠債的感覺,未經對方同意的付出,很像是強迫借給對方錢。當初是你引誘對方來跟你借錢,說好是「免費贈送」;後來借了十次,你卻連本帶利要對方還,會引發對方的恨意。婚姻中的付出不應該期待有回饋,如果期待有回饋,就需要檢視你付出背後真正的目的。

至於什麼樣的人會過度付出呢?

一、沒有自信。沒自信的人會用過度付出讓自己站在一個安全的位置,「我對你那麼好,你應該不會不要我吧!」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4-09-05 Cheers雜誌 168期 文/李欣岳


2006年,我離開待了10年的瑪莎.葛蘭姆舞團,決定回台灣創立「拉芳.LAFA」,那年剛好35歲。30多歲時的我,即使已當上國際知名舞團的首席舞者,想要的東西都有了,還是不滿足,覺得我不應該就只這樣。當我還在葛蘭姆時,一種身體只能說一種語言,我很想去試試看,去說更多的語言。

這段回台灣成立舞團的時間,前後大約3年多,一方面推廣舞蹈教育,另一方面,則是邀請國際知名舞者來台合作,結果卻一敗塗地,最後,我決定把舞團停掉。

當時,我的企圖心很大,想創造不一樣的新生代與舞台,卻沒想到錢燒得那麼嚴重。我自己也會想,為什麼自己的要求要那麼高?包括對教室、舞台規格、技術配備、後台要求,覺得只有自己是瘋子,這一切要求都是不合理的。後來想說,好吧,就這樣子做,但痛苦的是自己,因為再回頭來看作品時,會討厭自己:為什麼要接受所謂的「差不多」?


要堅持,代表要有錢、有體力燒,最後真的沒有辦法,只好全部切斷,演出沒有演,合約沒做完的,全部賠錢。


我開始體會到:原來做這些美好的事情,在給予的時候,要先照顧好自己,不可以把自己和大家綁在一起,結果一下水就一起沉船。沒有能力愛自己,就沒有餘裕去照顧別人,做不到這點,所有雄心壯志都是空口白話。

我向來是個很能自我打氣的人,那段期間最難熬的,是我面對妥協時,開始會想「算了」。當算了一次、兩次後,很容易忘記當初自己在堅持什麼。這是我最難熬的時候,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算了,舞蹈是我這輩子最堅持的事,怎麼能算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umblr_n19b6dO7PB1skctc8o1_500  

 

自卑很普遍,我們多多少少都知道,社會逼我們追求完美與融入群體的壓力。我們也都知道,自己的外貌、工作、親子教養、花錢的方式、家人或是我們無法掌控的生活經驗遭到評斷或取笑時,那感覺有多痛苦。而且,那不見得是有人貶抑我們或評斷我們,最痛苦的感覺往往是自己造成的。

我們想要獲得接納、受到敬重,那壓力是無止境的。我們把許多時間和心力投注在滿足他人的預期,以及在乎別人對我們的看法上,因此老是感到憤怒、怨恨和恐懼。有時我們把這些情緒往內壓抑,說服自己真的不夠好,也許我們真的很糟,遭到拒絕是應該的。有時我們對外發洩,無緣無故對另一半或孩子大吼大叫,或是對朋友或同事酸言酸語。無論是往內壓抑或是往外發洩,最後我們都感到精疲力竭,不堪負荷,又極度孤單。

自卑和自尊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我們是感受自卑,思索自尊。自尊是我們長期看待自己(優缺點)的方式,是我們對自己的看法。自卑則是一種情緒,是我們碰到某種體驗時的感受,當我們感到自卑時,就無法看清大局,無法精確地思考優缺點,只會覺得自己孤獨無助、有嚴重的缺陷。我的朋友兼同事瑪麗安.曼金(Marian Mankin)對於自卑和自尊的差異提出以下的解釋:「說到自尊,我會想到我實際的樣子,相對於我想成為的樣子、我以前的樣子,以及我克服與完成了什麼。當我感到自卑時,會回到一個渺小到失去存在感的地方,那個地方小到看不見其他的一切,孤獨又渺小。」

我們經常以「那樣做對孩子來說不是最好的」或「那選擇很自私或無知」來威脅母親,讓母親感到愧疚。同樣的,雖然有一種論調告訴我們:「工作不是你的全部」,你也想相信那句話是真的,但是雇主、同事、媒體還是會強調「你做什麼、做得多好、爭取到什麼」才代表你是什麼。

我們需要瞭解自卑就是完美主義的聲音,無論是談外表、工作、母職、健康或家庭,真正讓人痛苦萬分的不是追求完美,而是達不到那遙不可及的預期時,令人產生的莫大自卑。想讓人噤若寒蟬,沒有比讓人自卑更有效的方法了。(Brené Brown)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8e7770151c9af3bba8f7e6e20fae981d  

一開始,我是從兩位祖母身上領悟家事的意義。她們之所以會對孫女用「外國人」的方法做家事感到大驚小怪,是因為她們知道(從骨子裡就是知道),一個人體驗到的居家生活,取決於做家事的方式。就像你可以從人們摺衣服的方式(或是根本不摺衣服)來認識他們的家庭文化,居家小習慣也會讓每個家擁有不一樣的空間特質,使人們對自己的家有歸屬感,並感到舒適自在。我可以理解,我的兩位祖母都希望我能營造出一個能讓她們感到舒適自在的家。

這種自在的感受對居住者的幸福感相當重要,一旦感到不夠自在,你的快樂指數、自我修復力、活力、幽默感與勇氣都將大打折扣。自在感是個十分複雜的綜合概念,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一種擁有基本權益、特權與尊嚴的感受,而且這不僅僅是情感上的狀態,也是法律所保障的內容。此外,自在的感受也包含親密感、溫暖和愛,並堅信這裡能提供安全。家使人感到安全,只要回到家,關上身後的門,你就如釋重負,人際、情緒及生理上的恐懼也會減少。在家裡,你可以解除武裝、卸下面具,因為在這世界上,家是一個讓你不會感覺被看扁、被排擠、不夠格或不被需要的地方。家是你的歸屬,或者如詩人所說,是一個無論何時都會接納你的所在。家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充電站。

要獲得這種至高無上的美好感受,光靠找到真愛、結婚生子、擁有全世界最棒的工作,甚至搬進夢寐以求的豪宅都是不夠的,再多的室內裝潢也不足以帶來這種感覺。把住家變得更吸引人,有助於提供自在的感受,但方法並非如大多數人所認為的那樣,是用花費在裝潢上的金額來衡量。事實上,太過注重住家外觀,結果可能事與願違,因為營造出的不是舒適的真實居家環境,而是舞台布景的不實感。

然而,一味地懷念過往,例如醃製罐頭、種植盆栽、縫紉、製作聖誕花環、彩繪瓷器、裝飾糕點等等,也一樣不管用。我自認還算喜歡做這些事,但我也從經驗中得知,打理一個家不能光靠仿效舊時代的家務處理與手藝。諷刺的是,人們都受到誤導,只熱中於裝潢修繕,而不是發自內心抱著一股對家與舒適感的渴望來打理家事。在英文裡,nostalgia(鄉愁、懷舊)的字面意義就是「想家」。

要讓家更舒適,更有家的感覺,真正有效的方法就是把家務打理好。做家事能使家變得整潔有序、美觀、符合健康與安全的條件,使家成為安適的場所,能讓你放手去做、去感受所有你想要以及你所需的事物。無論你是獨居,或者與配偶、父母、一大群孩子同住,你的家事管理方式正是使家充滿生命力的原因,讓家自成一個小社會,讓身處其中的你比在其他地方都更能做自己。 (Cheryl Mendelson)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umblr_n2zfxj527A1r0y1k0o1_500  

耶穌說:「凡去尋找自己生命的人必將失去它。」這是生命中的一個弔詭。

一個人若太專注於自我,只想獲得而不想付出,那他就會失去自我;一個出發去追尋自我的人,往往也是開始失落自我的人。唯有忘掉自我,以「全部的我」去對「外在於我」的的人或是做反應,我們才能擁有一個「自我」,而我們真正的唯一性及生命的意義也才能浮現。--王溢嘉《蟲洞書簡》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台灣年輕人,有人覺得國家對不起你們,剛出社會已沒前途,有人認為國家沒有對不起你們,是你們自己終日小確幸。但,等你們到了這些發言者的年紀,他們均不在了,只剩下你們和新一批你們覺得可悲亦可恨的年輕人。

年輕人沒餘裕自憐


未來從來不可知。冷戰時期長大的嬰兒潮世代目前掌權,他們的財富成就已經確定,足以讓他們欣慰自傲,你們的未來仍長,虛幻飄渺猶似晨間迷霧,誰知迷霧散盡後,眼前將出現一幅怎樣的風景。唯一確定的是,你們必須更具競爭力。
世界真的已經改變了,而我指的不是極端氣候這件事。對台灣以及全球年輕人來說,未來的關鍵是生存。


因為網路科技、資訊爆炸,教育資源解放,勞動價值遞減。時代正在走向兩極化,極富與極貧,找份工作安分中產越來越困難。機器取代工人,高科技讓顧客兼職員工,企業賣你面板,你從面板上自行消費、轉帳、報稅、填表格、上載消息等等,跳過銀行僱員、會計師、收銀員、旅行社、政府員工、記者編輯等等,這些人員本來意謂著一份工作——你的工作。就像人們自行按鈕樓層那天開始,所有電梯操作員便從世上消失。


以前人沒有資本,一紙文憑保證飯碗,勞動帶來收入,教育增加你的勞動資本,造成良性階級流動。看一眼現在美國常春藤大學,充滿各樣中短期學位,不斷擴展海外校區,每年全球各地學生一批批像罐頭製造,教育已是商品,學校成了跨國企業,因品牌優劣而價位不同而已。有社會良心的學校如麻省理工學院,乾脆將課程免費公布在網路,任有心人擷取知識。教育不再特權,也暗示了勞動條件越來越類似,而且,不只台灣,而是來自全球。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都會遇到的岔路
與別無選擇

20131205_130934

20131205_130943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陳惟



開篇的幾個關鍵問題

一.自學插畫到底好不好?
自學插畫根本談不上好還是不好,它只意味著一種冒險

撰寫此文的原因是出於一種無奈。因為本人是不提倡大多數人自學插畫的,因為對於這門熟悉而又陌生的繪畫學科,存在著太多的誤區與陷阱,有些時候一走偏了,就很難有回頭的機會。我個人就在不同程度上吃過這樣或者那樣的虧。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請原諒我。我有點激動,因為這些人一再地回來找我。比方說,我教他們怎麼開車,一開始這些人甚至不進車子,而他們已經問了六百個問題。然後,有些人進去了,一天坐了一秒鐘就回來說,我做了,但什麼也沒發生,車子沒有移動:而他們問很多問題。。。因此我開始認為,也許這些人只是想跟我說話,他們只是想花時間跟我講話。」
zoo 075  

問:針對忙碌的修行者,請求給予一個簡單的修持法。

宗薩欽哲仁波切:那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通常要求人們修「止觀」,事實上那非常簡單。但我開始瞭解到,對某些人來說,由於它很簡單,他們不信任這個,因為它如此單純。我幾乎忍不住想給他們一幅唐卡、一串念珠,以及一些可供持誦的咒語。因為我覺得如果我給他們,他們就會住嘴。我一直告訴他們要修觀。事實上有些人就在這裏,我順便是在跟你們講。我告訴你們修觀,只要坐五分鐘,至少五分鐘。因為我們認為這條道路得是複雜而充滿異國風情的。但情況是,如果我真
的教他們某些外來的東西,一些可以持誦的東西,他們又有別的藉口:我沒有時間,我不能做這個,我不知道怎麼做 .... 

你似乎是第一次提出這個請求。我有點嚴肅,因為關於這點,我已經對某些人講過許多次。它非常簡單。坐著,不要回應你身體上的需求,像是抓癢、打哈欠。在這五分鐘內,如果手機響了,不要接,也不要關上它。如果你忽然發覺廚房裏茶壺的水煮開了,而且發出聲響,在這五分鐘內不要動。不論什麼進入你心裏,只是看著它。我會試著解釋清楚。你坐著,沒有想法出現,只是看著。觀音出現在你心裏,只是看著。凡庸的思想,像是馬桶裏的污漬,無論什麼,只是看著它,此外別無其他。

只管這麼去做,試著做完至少一百小時,如果可能的話,三百小時。我訂一個規則:如果你想做 .... 你們不用遵照我所說的去做,我只是建議。如果你做,任何少於五分鐘的都不能列入你的一百小時裏。如果你今天做到了六分鐘,明天六分鐘,總共就是十二分鐘。所以後天另外六分鐘,再加上去。另一條規則:別在三個月之內做完這三百小時,然後回來找我;至少要用一年或二年。你得延續它,持續性是很重要的,量不重要。而且拜託拜託,我請求你們,因為你們許多人似乎在做,你知道許多人是怎麼做的 ....

還有,我是在跟這裏某些特定的人講話,所以如果今天早上我聽起來有點傲慢的話,請原諒我。我有點激動,因為這些人一再地回來找我。比方說,我教他們怎麼開車,一開始這些人甚至不進車子,而他們已經問了六百個問題。然後,有些人進去了,一天坐了一秒鐘就回來說,我做了,但什麼也沒發生,車子沒有移動:而他們問很多問題。因此我開始認為,也許這些人只是想跟我說話,他們只是想花時間跟我講話。我很感動,你們想跟我在一起,跟我說話,但我沒有時間。

而且坦白講,一再地跟你們講這個,讓我覺得火大。所以當你們完成一百小時或者三百小時,我會教你們一些東西。順道一提,你不必依循我所說的去做,如果你真的有同情心,你不應該照我說的做。因為當你不遵照我說的去做時,我覺得責任比較輕,因為我總是可以說,你不聽我的!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越是尋常無聊的瑣碎夢境片段,越是每個人最真實的心情,從去年,從前年,從很久以前的過去,再到今年,甚至到很久以後的未來,我們仍舊會在這樣揮之不去的情緒中起起伏伏,懊惱、遺憾、失落、自責、憤怒,所有負面的情緒都源自於對自我的不確定和被緊緊綑綁的感覺。
這兩個瑣碎的斷夢,其實是極有啟發性的。它反映出我的焦慮和缺乏自信,反映出我想討好別人的性格,反映出我深沉的自卑,反映出我強烈渴望被人尊敬、被人愛慕,這些都是過去成長過程中,被埋進生命的土壤裡漸漸茁壯長大成蔭的種子。之後,我再也沒睡著;清醒,一如進入深沉的夢境,一個自己無法察覺的潛意識的世界。
我喝了一口已經被海風吹冷的熱可可,就像是喝下了弟弟的溫柔和慈愛,他的溫柔和慈愛不因海風而變冷。我覺得眼眶有點熱,用弟弟給我的大浴巾擦拭眼睛,那麼大的浴巾可以承受一生一世的眼淚。當我藉由夢境一再看清楚自己深藏最底層的心緒時,外在的世界忽然變得一片清朗美好。
就是在海上航行的這個夜晚,在我清醒著的當下,忽然看清楚了關於愛和被愛這兩件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弟弟在旅途中曾經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人雖然是群居的動物,但是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要在精神層次上自給自足,能享受獨處和忍受寂寞。我現在幾乎已經能做到了。」
這個清醒的夜晚,我不斷想著這句話的意義。當一個人在精神層次上自給自足之後,他的愛會變得非常自由,他可以愛別人,但是不求回報,他在愛別人的過程中得到快樂和滿足。如果只是因為想得到別人的愛,才付出希望能有更多回饋的愛,愛就成為了一種占有和權力。愛不應該是一種權力和控制,更不應以愛之名向你所愛的人進行勒索。愛的本身就是一切,愛會產生牽掛和負擔,但不會產生怨懟和仇恨。如果你聽到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說:「如果你真的愛我的話,先把自己的人生過好。」這句話的意思是,一個不懂得愛自己的人,是不可能愛別人的。
愛自己不是自私自利,而是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和價值,能夠在精神上自給自足,這樣的愛才會得到真正的自由。不斷地透過勒索和試煉的愛不是真的愛,只是源自於缺乏自信、源自於焦慮不安、源自於想要權力和控制。愛如果可以更自由,人生會不會有更多的寬恕與和解?世界會不會讓人覺得更美好?但是很多人卻受困於自以為是的愛,產生疑惑、迷惘和痛苦,甚至過不了關,自我了斷。 (小野)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7 Tue 2013 20:02
  • m

083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製造或者接受了諸多的偏見、辯論、判斷、擊打。但那可以定論人的心靈和真實的,不是世間的聲音可以發出的。所以,你要清楚自己的心,清楚自己的決定。要相信,萬事萬物,最終只有溫柔、憐憫,犧牲和承諾會讓我們彼此懷念。 (安妮寶貝)


好喜歡這段話
然後照片是在清水寺拍下的,陽光灑落的樣子好美
生機蓬勃啊~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010580607  

有些年輕朋友對我說,他們剛從大學畢業,正在考慮要先工作?還是先打工渡假?但又擔心現在經濟景氣很差,旅行回國後找不到工作怎麼辦? 我想分享的是「不要工作!也不要打工渡假!」。

一個對自己有信心的人,不會因為景氣不好就找不到工作,今天景氣若好,也可能找不到工作,所以旅行與景氣並不會影響你找工作!

為何不要工作?也不要打工渡假?因為你現在已經陷入兩難的抉擇,想在兩者之間「得到」最有利的答案。如果今天反過來思考,要在這兩者之間擇一「失去」,令你最害怕失去的答案,就是你最要把握住的,這是要你學會不讓自己有遺憾,同時也學會承擔未來。

我自己大學畢業後的煩惱是「要先當兵?還是先旅行?」我當時利用等待當兵的空檔,拼命打工賺錢,送給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是去中國上海八天七夜旅行。當然全家人都反對,但我還是任性出走。當完兵,想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旅行夢,我知道必須要先存錢,所以先工作一年半,存到錢後才又出國當「冒險王」。我的人生態度是「有錢就旅行;沒錢就工作。」

每當要陷入兩難時,我都告訴自己:「人生遇到瓶頸時,不要慌,不要害怕,直接把瓶子砸了就行。」

回國後找不到工作又該怎麼辦?

也許你該多花點時間思考「工作的定義」。對你而言工作是為了討口飯吃?還是當公司、老闆的奴隸?又或者是只是把工作純粹當成賺錢手段?

我試圖在旅行路上思索這些人生難題。當時拋下一切出走旅行的我,已習慣被人閒言閒語,有人會批評我過得太爽,只是個沒生產力的無業遊民,因為他們以為旅行就是玩樂與放縱。

但你知道嗎,我在旅行路上遇到的大多數朋友,每個人都很辛苦的為夢想而努力。有人四處賣藝賺錢、有人從事公益服務、有人虛心認識陌生環境……他們都藉由旅行的機會重新詮釋工作的意義。 (藍白拖)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5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