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3分鐘寫作練習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6/12/16 題目:三秒膠

他始終用不來三秒膠這樣的東西。
 
作為一個失敗者,失去事業與婚姻後,他成了一個庸庸碌碌的狼狽男人。扛著龐大的負債,一分錢得掰成三分用,渾然不覺在日以繼夜的忙碌奔走下,腳上的一雙鞋已經變形歪扭。

疲倦的坐在商業大樓底下的花壇,看著鞋底裂開一個黑黝黝的裂痕,他無奈的嘆了口氣,曾幾何時,他已經想不起以前那心情好就換雙鞋的日子了,如今的他鞋子壞了也只能買條三秒膠回來試著黏補,畢竟他早已負擔不起手工皮鞋那樣高昂的價格,較一般人大上許多的腳板又套不進便宜的皮鞋。

三秒膠黏膩刺鼻的味道環繞著他,指尖還殘留著不適的粗糙感,他坐了又坐,直到感覺到鞋子似乎穩固點,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這才起身離開,匆匆趕往捷運站。

隨著他消瘦的背影隱沒在長長的地下道,暈黃的街燈下,一隻鞋底就這樣突兀而自然的落在路旁,沒有人察覺。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12/2 題目:冬梅
#BL #生子 #前方高能wwwww
 
那個憔悴而溫婉的女人是在冬梅初綻那日,隻身一人,來到這個村落。
 
將將滿四個月的身孕才剛剛顯懷,帶著一個小包袱,她在里正的安排下,購下了幾畝田地與青磚瓦房。雖然穿著樸素,但那衣料一看就像城裡人的,一身氣度與談吐更不像是普通人,沒人知道她從何而來,她也不怎麼和村裡人往來,倒是里正家的幾個媳婦接下了為她打掃做菜的活。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她的肚子越來越大,原本足不出戶的她,也就更神秘了,據說連里正媳婦每天去做菜洗碗都不見得能見得到她。春去秋來,孩子呱呱落地當天沒找村裡的接生婆,那女人甚至也沒聘個奶娘,就自己奶著孩子,偶而從那青磚圍牆內傳出嬰兒的啼哭聲,女人的聲音卻總是朦朦朧朧的,聽不真切。
 
又是一年過去,梅花含苞之時,某個清晨一輛馬車不知何時悄悄停在女人屋前,直到掌燈時分,一個高大壯碩的男子單手抱著白嫩俊俏的娃兒,擁著女人單薄的肩上了馬車。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06/26 題目:喝醉
#BL #奇幻 #也許18禁(不過就帶過啦)

一隻原本應該通體雪白,有著蓬鬆柔軟乾淨長毛的大狗,不知是狠摔了一跤還是被人欺負或在泥地裡打滾過,渾身上下沾滿了髒兮兮的樹葉,還夾雜著幾張面目全非的廣告單,全身上下處處打結、又黃又髒,狼狽的跟在高挑的男人身後走進咖啡館。
  
「哪來的狗?」吧檯裡穿著白襯衫黑背心的清秀男子摸了摸自己莫名豎起寒毛的後頸,有些不解的望著自己的前主管,也是小咖啡館裡的熟客。
  
這是一家傍晚才開,一直營業到凌晨兩點的咖啡館,除了愛爾蘭咖啡之外幾乎沒有酒品,由於開在公司密集的商業區,有些人下班了不想那麼早回家就會到他的咖啡館來消磨一點時間,多虧了長袖善舞的前主管四處幫他宣傳,男子這家任性的咖啡館才能一路開下來。
  
「長得蠻漂亮的,不知道是不是被遺棄或是自己亂跑出來的。」前主管扒了扒淋溼的頭髮,今年的氣象特別古怪,白天高溫窒悶的令人喘不過氣來,午後雷陣雨又來得遲,總要天色昏暗直至入夜,才會開始下雨。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16 / 05 / 20 題目:無聲對話

長途夜班巴士在一個小小的站停了下來,駝著重重的背包,女孩疲憊而木然的將車票遞給司機,獨自一人下了車。

距離車站不遠處,是一片寂靜的山林,天色將亮未亮的時刻,蔥鬱的森林像隱藏了許多巨大而不知名的怪獸,正等著吞蝕誰的心臟好獲得永生。她抬頭看了看森林,隨手從站牌長椅旁的桶子抽出一把木杖,顛了顛背包,沉默地一步步往山上走去。

耳機裡不厭其煩的傳來一段錄音,是幾年前女孩孤注一擲放棄海外留學機會,放棄高薪工作,執意要到山上任教時與母親發生的爭吵。

望子成龍的母親作夢也想不到從小就要她贏在起跑點,從小就培養她成為一個全才的資優生,彈得一手好鋼琴寫得一手好書法,甚至連小提琴都能拉上幾段,跆拳道甚至還拿到黑帶,那麼乖的一個女兒,生平第一次忤逆,卻是為了毀了她自己的未來。

這段錄音是偶然留下來的,還是因為母親不擅使用智慧手機而誤觸錄音鈕,不知母親是沒發現,還是發現了卻沒有刪去,這段錄音,成為兩人不知第幾次不歡而散後,母親唯一留下的遺言。

「我養妳這麼大不是為了讓妳去當賠錢貨!我只是希望妳有一個好的將來有什麼不對?」
「為什麼不出國留學?」
「叔叔介紹給妳的竹科工作為什麼不要?起薪四萬多,別人想要都拿不到,妳為什麼偏偏要去拿那個連人家零頭都不到的?」
「一定要去那麼遠的深山嗎?颱風就斷水斷電!妳就沒想過別人會怎麼看我?我要怎麼在那些親朋好友面前抬起頭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 / 05 / 18 題目:只是好朋友
2016 / 05 / 19 題目:心理學家和科學家

 

他們約好了就算有一天必須分開,也要好好實現各自的夢想,一同度過那個炙熱親暱的夏季後,一人踏上科學家之路,另一個人則走上心理學家之路,好多年過去了,兩人之間的聯繫一直不鹹不淡,哪怕路過對方居住的城市也未曾停留過。

 

聽說他結婚了。

聽說他冷凍了精子。

聽說他有了兩個孩子,一男一女。

聽說他填下了捐贈器官的同意書。

聽說他正值盛年便得了癌症,短短幾個月就走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 / 03 / 04 題目:印章 
2016 / 03 / 07 題目:你留給我的
2016 / 02 / 18 題目:小說家
2016 / 03 / 16 題目:看你過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2016 / 03 / 17 題目:蠱 
2016 / 03 / 19 題目:反派 
2016 / 03 / 20 題目:連續劇
2016 / 03 / 21 題目:說好的 
2016 / 03 / 23 題目:錯愛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 / 01 / 13 題目:妄想稅

這是一個所思所想都會成真的世界。

有人幻想自己才高八斗,有人幻想自己家財萬貫,有人幻想自己天下無雙、東方不敗,只要你的精神力夠強,具現力夠嗆,一切都能實現,哪怕想十步殺一人,雁過不留痕都做得到。

沒人知道這個世界從何時誕生,精神力是如此可怕,翻手作雲覆手雨,歷史朝秦暮楚,人口忽多忽少,政權永遠掌握在強者手中,但為了遏止沒完沒了的過度妄想(例如無中生有的量產嬰兒與武器,又比如造成生態傷害破壞平衡的異種魔獸),妄想稅因而誕生。

如果讓另一個世界的人來評比,這個世界能得到的評語不外乎是:「腦洞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09/29一柱香  2015/12/09白頭髮  2015/12/07一片空白

2015/12/04同心結  2015/12/15烏鴉


他已經在這個地方待很久了。

兩條大馬路與一個小巷組成的火形煞,每個月都會發生大大小小的車禍,幸運的人只是輕微擦撞,倒楣一點的人也許會骨折或斷腿,最糟的,大概要屬他這種了。

孤家寡人,無人招魂,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記憶一片空白。剛死去的時候他懵懵懂懂的隨著身體去了醫院,看著自己被推進太平間,看見好心的員警張羅他的後事,看著自己的軀殼化成一捧灰,裝在一個特別樸素的罐子裡,送進公墓靈骨塔,然後不知怎地,他又回到這個路口。

可嘆不知是何緣故,黑白無常手上的小本本從沒出現他的名字,幾次纏著附近的土地公與地基主幫忙,輾轉得來的結果亦是查無命數,他便真如同孤魂野鬼般,只能在這路口的四周轉悠,無法離開,更別說是投胎了。

都說死亡就代表著一切的結束,怎知他的死亡卻是無止境的等待與空白。

他看著路邊的店家一間換過一間,路口幾棟老屋推倒重建成新大樓,還開了KTV,看著行人嘻笑怒罵、夜裡飆車族與改裝車呼嘯而過,看著人們手上拿著個黑盒子講話,後來那盒子逐漸變小變薄,每當紅燈稍長一點的時候,將車停在路邊的機車騎士手裡握著那小方塊滑動,他便湊過去看,就從這路口從早到晚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看見了世界的變化。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11 / 25 題目:不想醒來的冬天<<想參加寫作練習的可以加入社團

對她而言,這是一個不怎麼想醒來的冬天。

當然如果換個方式說,幾乎所有冬天她都在漫無止境的睡眠中,那怕早已修練成人身,假借孤兒之身混入了人群之中,成年後每個冬天她還是喜歡前往冰天雪地之處,狠狠地睡上一覺。

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了,每百年她必死遁一回,再換地方重新從奶娃娃開始,年年調整外貌,好讓自己隨著同學朋友一起成長,上學讀書工作結婚樣樣不落,只是,這一次她也許是太過大意了。

她有個從大學開始交往的男友,兩人戀愛長跑八年,但從前兩年她開始恢復冬眠後,男友第一年還萬分不捨,滿臉幽怨,黏她黏得緊,第二年雖然稍有怨言但哄個幾句也就過去了,而今年,約略是前兩個月開始,男人手機不知何時換了密碼,偶而晚上也有不知從哪打來的電話,他會刻意避到陽台去接。

對一個經歷過各種世事的老妖來說,男人這遮遮掩掩的行徑,所為何事她是心知肚明,只是也許心裡還存著一絲期盼,希望那人不至於真的做到這一步,於是她假借遠行,卻悄悄在離家不遠處潛伏著,果不其然那男人將人帶了回來。

大抵所有人在床上都會說些善意的謊言,真話假話她雖不至於分不清,卻仍憤怒這人玷汙了他們的床與房間,後來一切都順理成章,她飽腹一頓,隔幾日接到了警察局的電話,說是某一女子失蹤,家人報警後循線找到了她與男友同居的小屋。

對方也許是走得急,把屋子弄得亂糟糟的,雖然監視器沒錄到兩人離去的身影,卻錄到兩人進屋的畫面,而後屋子裡人去樓空,她無辜的聽著女警的勸慰,完美的扮好一個打擊過頭精神恍惚(天知道她只是吃太撐)的失戀女子。

默默的收拾好東西,她摸了摸飽脹的肚子,忽然覺得這一個冬天可以再拉長一些,好歹等她消化完再醒,自古男人多薄倖,所幸這男人還不算糟糕,大抵是平時餵養得好,血肉滋味香甜,這幾年的心思就當是養肥儲備糧吧!算算也不吃虧。想著想著她露出笑容,心情忽然就晴朗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11 / 17 題目:海邊的小旅館

為了逃離情傷,她就如同許多爛俗小說中的劇情一般,挑了個無人知曉的小村子住了下來,心中仍隱隱約約留有對過去那段感情的渴望,偶而望著大海發呆時會想,也許那個人會追過來,也許這一場慘烈又狼狽的離婚可以在下次醒來時發現是夢。

只可惜,幻想只是幻想,夢也只是夢,撕心裂肺的痛楚還是如影隨形。

她住的地方離海邊不遠,是間外型樸拙的三合院,說是改造不過就是房間裡多了幾張上下舖,廁所浴室只有一套,建在屋外,必須跟旅館主人共用。她原本想選單人房,但鄉下的海邊小旅館哪有這種配備,最後也只能一個人住在六人房裡,只是這村莊真的太偏僻了,連公車都無法直達,她自然也等不到其他房客。

老闆娘孤身一人住在這裡,白天偶有個沉默黝黑的少年會來幫忙打掃院子跟房間,雖然旅館裡只有她一個客人,但更多時候她更覺得自己像此間唯一主人,原因無他,只因為老闆娘除了入住第一晚曾驚鴻一瞥外,其他時間基本上是神出鬼沒,每天早上她自己開門,晚上她則為其留燈。

小漁村裡沒甚麼玩樂之所,村裡倒是有一些小孩跟老人,年輕人大多外出工作去了,她除了剛開始那周會對著大海發呆之外,後來倒像是住在這裡尋常人家一樣,會去市場買菜買肉,時間久了,傳統灶台煮食也上手之後,她像是住出興趣一樣,偶而還會照顧一下屋後蔫蔫的菜苗,拔拔野草。

沒有網路,沒有電話,沒有一切可以跟過去的自己連線的事物,不知何時她心靜了下來,這才有心思回想那些過去自己不肯面對的事物,想得深了,才發現在過去這一段婚姻中,她不知何時變得歇斯底里,死咬著對方的錯處,執拗的覺得自己沒錯,覺得對方虧欠自己,覺得對方根本沒做到一家之主的責任,覺得一切的一切都是對方的錯,她明明那麼愛他,根本無法接受一個在感情裡面虧欠她這麼多的人卻是最早提出分開的。

現在回想起來,卻發現不知何時另一半在自己記憶中的模樣已經模糊了,她似乎只記得自己沖天怒氣,只記得自己面目可憎,只記得自已受不了別人的眼神與閒言碎語,狼狽敗逃。

直到現在她才發現自己根本不了解對方,她以為那人很孬,以為自己做錯了選擇,踏錯了路,以為自己絲毫沒有錯,但回頭想想那些縱容與自我洗腦,那些得意洋洋卻尖銳的言語,換做是她自己,她能承受另一個人這般對待嗎?

能夠不怨不怒甚至還想盡辦法提出更「有誠意」的道歉嗎?那人一再問她,妳到底想要多有誠意的道歉?我都已經道歉了不行嗎?那緊皺的眉頭與為難的表情,此時浮現眼前,這想法她本不願細想,但椎心的感受卻隨著這疑問的浮現澆得她透心涼。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9 /19 題目:流年

 

魏懸針三歲能讀四歲能寫,五歲能論命,七歲能批卦,九歲已把山醫命相卜參透,千金難求見她一面,更遑論是為人批算流年。

她的生活中,只有流水般擺到她面前的八字與照片,她沒有自己的朋友,沒上過學,甚至沒機會接觸命相以外的事物。

魏家是風水命理世家,代代都會有個天生慧根能繼承家業的傳承者誕生,這一代卻出了魏懸針這個多智近乎妖的變數,但在十七歲那年,魏懸針死了。

層層防護如同密室一般的房間,龜甲與銅錢散落一地,她趴在桌前,安靜得像是睡著了一般。長長的睫毛在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臉頰上映出一圈淺淡的陰影,唇紅似泣血,身體已然失去溫度,卻還似活人一般保有彈性。

監視器裡,她似乎只是有些累了,趴下時不慎撞落桌上的龜甲,從影像記錄中看來,沒有他殺的嫌疑,也不像自殺,應是單純的猝死。只有魏老爺子眼尖看到散落一地的卦象,嚇白了一張臉。

匆匆送走警察後,纖細白皙的女娃兒經過重重古禮入殮,魏家分散各地的族人紛紛回歸,日以繼夜的誦經,老爺子淚眼矇矓的撫著棺木,反覆叨唸著「苦了妳」,年輕一輩不明所以,只以為是老爺子捨不得重孫女,卻不知是長年過度涉入因果,魏氏的運勢也走到底了。

六三天雷无妄,一時的貪慕權財,即將引來的大災,如同逃不掉的因果,如今,也只能如實承擔。

老人如何慌亂,魏懸針一無所覺,她早就厭倦了漫無邊際的拘禁生活,只盼著死亡能讓自己完全解脫,算命不算己,她以為痛苦還要很久才能結束,怎知睡著之後便走進一條昏暗無光的甬道,許多身影在身旁掠過,她踽踽獨行了不知多久,再醒來陌生的床頂與床幔讓她心驚。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8 /28 題目:鬼月 BG 奇幻靈異體質 陰錯陽差(?)

 

桃木簪、黃紙、硃砂……女人細心的坐在客廳裡收拾著零零碎碎的東西,身旁的小行李箱裡已經放進了幾套乾淨衣物,她仔細對著清單,一邊想著還有沒有缺些什麼。

「都準備好了嗎?」

「嗯,差不多了,我就去三天,過了中元節就回來。」

「你們那個社團真奇怪,為什麼每年中元節普渡都要三天?不是大樓社區拜一拜就好了嗎?」

「不,這不太一樣,為了來年的平順安康,這是必要的。」女人避重就輕地說著,就算結婚快一年了,她還是不太敢讓男人知道自己的另一面,實際上,若不是這些年調養有成,只怕整個夏天她都得待在床上休養。如今能一年只去個三天就能換回一年的安寧,她已經非常慶幸了,實在不敢奢求太多。

收拾完東西,女人婉拒了男人的接送,搭上了大樓陰影處的一輛休旅車,男人目光沉沉的看著那輛車子遠去,嘆了口氣,轉頭就撕下藏在月曆後面的一張黃色符紙貼上大門,再一次打開大門,門外已經不是普通的公寓樓梯間,而是熙熙攘攘的辦公室,男人跨過大門,身上已從普通的凡間休閒服飾轉成為黑西裝,他接過秘書遞來的資料,邊走邊看。

「今年的出入境狀況怎麼樣?有人鬧事嗎?」

「有幾個偷渡入境的,目前已送去枉死城,幾個想偷渡出境的已經抓回來了,目前在拘留所待審。」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8 /10 題目:溫柔 (BL注意)

 

咖啡館裡,低著頭慢條斯理擦著咖啡杯的侍者漫不經心的瞟了靠窗那桌的男女一眼,那個成熟卻不失浪漫的女人眼裡正泛著憧憬的光芒,而那個斯文俊秀的男人則輕聲細語的描繪著某種情境,遠遠看來真是天造地設一雙,滿天的粉紅泡泡,整間咖啡館的客人來來去去,不約而同對那桌投以或羨慕或嫉妒的注目禮,只有侍者一人對此景見怪不怪。

「怎麼?那桌有問題嗎?」男人推門而入,見咖啡館裡不分男女全小心翼翼地窺探著靠窗那桌,他下意識皺了皺眉,看向吧檯內的侍者。

這家咖啡館的規模並不大,整家店扣掉吧台就只有十桌,平時只供應咖啡和輕食,大概是地點不好的關係,極少人在這裡用餐,大多數人來都是點杯咖啡而已,很少坐滿,像今天這樣八分滿的狀況根本是極少數的狀況。

不過男人的注意力還是都放在侍者身上,店裡人多人少對他來說根本沒差。一個月前男人意外發現這家靜謐的咖啡館,考慮了幾天就順手買了下來,為的便是眼前這侍者煮咖啡的手藝。

「沒什麼問題,那可是店裡的大客戶。」

「大客戶?怎麼說?」

「今天喝什麼?」

「耶加雪菲。」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7 /22 題目:作曲家的暗戀

 

他正在準備一首曲子,一首獻給他渴慕對象的曲子……

 

敲打著鍵盤的聲音倏地停了下來,女人歪著頭盯著眼前的螢幕,上面只有孤拎拎的一串字,這一串字反覆被她敲擊出來,又被她刪去,反反覆覆已數不清多少回了,她頹然的趴在桌上,指尖不耐煩地敲著桌面,腦筋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出來。

為了心中那個成為作家的夢想,她偏執的收集了所有關於寫作創意與劇本的書,更在網路上四處流竄,結交同好,認識了幾個已經出書的小作者,加入了一些社團,每日興致高昂的與人討論著各種關於小說的事情,幻想著自己在大出版社出書,幻想著自己的書有著這樣那樣的封面與贈品,幻想著簽書會,挑剔著二線三線出版社的待遇,她總覺得自己是最好的,必定能夠得到大出版社的機會與賞識,她甚至已經把筆名取好,閒暇便拿著簽字筆練字,力圖讓簽名看起來大氣又漂亮。

她把大多數的時間全泡在網路上,跟著一群寫作愛好者成天泡在一起,聊生活瑣事,品評各種小說,有時也聊聊其他作者的八卦與內幕,她覺得自己似乎已經透過這些對談堪透了所謂創作者的另一面,或者該說是業界的秘密。

收集而來的秘密讓她彷彿高人一等,看到討論區新進的小朋友提出的愚蠢問題,她總不厭其煩的展現出自己的智慧與才識,時不時隱晦展現出自己懂很多,很了解業界的那一面,這樣的表現讓她不知不覺成為小小的意見領袖,她自得於自己的特別,卻也狼狽的掩飾著自己無法靜下心寫作的事實。

社團裡每天輪換著不同的題目,有時她憋著一口氣完成了,更多時候她看著螢幕上映照出的那些題目,既覺得自己能寫出經世絕艷的文章,又恐懼聽到一絲半點的批評,更害怕沒有留言與讚,沒人關注,甚至沒人看見。

這一個題目她已經琢磨了再琢磨,始終想不出該怎麼讓文字衝破第一行的束縛,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時間跨過十二點的那一刻,她鬆了一口氣。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5 / 7 / 9 題目:長春  ( BG  快穿 古代)

 

將軍府裡最偏僻的院子,是類似冷宮一般的存在,裡頭住著曾經最受寵的小妾長春,主母雖然剋扣小院的月錢,卻始終沒把這小妾發賣出去。

坦白說一醒來接收完原身的記憶後,某瑪莉蘇快穿女怒了,她這次得的殼子雖是炮灰但過去曾是一代花魁,才貌雙全,當時將軍與花魁的戀愛可是鬧得轟轟烈烈,現在卻被折騰得臉色蠟黃皮膚粗糙,頭髮乾燥得跟稻草一樣,衣服更是破到不行,身邊一個丫鬟也沒有(最後一個丫鬟前幾個月被主母尋了由頭打個半死,回院子沒幾天就掛了),若不是她有空間跟靈泉,還有一個逆天的系統商城,恐怕穿來沒兩天就又餓又病的掛了。

不過這將軍府的確是不能待了,新版長春鑽進空間裡泡了個舒舒服服的澡,嗑了幾顆丹藥,順便幫自己弄了一頓好吃的,換了一身輕鬆舒服的衣服,睡了一個甜甜的覺,這才鑽出空間。

院子裡跟她進空間前差不多,長春透過系統兌換了劇情跟設定之後,確定這個時代在人口管制上相對比較寬鬆,穿過那麼多個世界做過那麼多任務,她空間裡可還裝著不少金銀財寶,更別說上一次她在修仙世界學會了攝魂,要弄到路引再簡單不過。

長春蟄伏了幾個月,一方面練體術,另一方面則引氣入體開始修仙,若有丫鬟來召她去前院請安,她便催眠那些丫鬟讓他們以為小妾長春已經病入膏肓,

她不去小廚房領食物,也沒人會特地幫她送來,前院的那些人似乎忘記了長春的存在,長春算算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拿出前長春最得體的衣服,裹在一堆吃剩的豬骨雞骨(某人偶而會溜上街去買點東西加菜)上頭,施了個幻術,為求萬無一失還貼了張符,這才特別從容的換好衣服戴著帷帽閃人。

將軍府裡無聲無息死了個小妾的事情根本不會有人在意,長春修仙後,經過洗經伐髓這具身體已經恢復原身最美的狀態,甚至還比過去美上幾分,她仍是以長春為名,卻是在江南買了個莊子,做起了鑄劍生意,幾把名劍出世後,勢頭隱隱能與藏劍山莊一比,不乏有人見她身單勢孤打起了長春的主意,但最後通通被打了回去不說,幾個殺手組織跟山莊甚至歸順長春,這裡頭一半是因為攝魂術,一半也是折服在她的術法與能力之下。

待到京城裡的將軍聽聞長春的消息後,不敢置信的衝去江南,只見煙雨濛濛,西湖橋上,一個美艷不可方物的女人正含笑用帕子為身旁高大偉岸的男人擦去臉上的雨水,兩人之間溫馨的氣氛根本插不進他人,將軍怒極大吼,施展輕功飛到船上,臉上滿是憤怒與嫉妒,只差沒出拳打人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015 / 7 / 8 題目:天空之鏡 (TAG:修仙,西幻,光明神殿)

 

夜風輕輕吹動紗帳,深夜的神殿比白晝更為靜寂,鑲在牆上的夜明珠讓整座神殿看起來神秘又朦朧,不似神殿正門有守衛不分日夜的看守著,神殿後方的試煉池是無人看守的,有道纖細的身影悄悄從側門溜進神殿,拐了個彎衝向試煉池。

直到褪去衣物整個人泡進試煉池,感受到池子裡湧動的能量,舒爽得令人忍不住發出滿意的嘆息,那人才露出燦爛而狡黠的笑容。

那是個看起來不過十二、三歲的男孩,一頭純正燦亮的金髮,如牛奶般白皙的肌膚,一雙大得不可思議的眼睛,小巧精緻的五官,這人是光明祭司收養的孩子,因為乖巧乾淨的長相,頗受祭司們喜愛,從小就被嬌寵著長大,但誰也不知道這在神殿住了十二年的孩子其實來自另一個修仙的時空。

他在另一個世界出生長大,辛辛苦苦熬了一兩百年,哪怕偽靈根體質修練不易,他還是一直努力地四處收集各種丹方與修煉法門,磕磕絆絆的熬了那麼久,最後有個大能告訴他,他的因緣在另一個世界,他想想自己就算在原本的世界再努力也只能卡在煉氣五層,不如換個地方重新開始,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找著了密法撕裂時空,哪知穿是穿過來了,卻是奪了一個棄嬰的舍,幸好他福大命大,落點特別好,就在光明神殿後,被早起散步的老祭司撿到了。

十二年過去,他很早就發現這一個世界跟過去的修仙世界完全不同,這裡有精靈、獸人、矮人與人類,甚至還有龍族,但是那龍怎麼看怎麼奇怪,下盤特胖不說,體積堪比高級妖獸,據說龍族壽命能有千年,一般人也許會大驚小怪,但出身修仙世家的某人可是一點都不在意,畢竟上千年的大能他可遠遠看過幾個,妖獸千年萬年什麼的不是很正常嗎?

雖然撕裂時空奪舍後一切都得重頭開始,但是過去的累積跟學過的東西就擺在那,齊玥很快就發現這個世界的確是最適合他的世界,他原本超級廢材的體質在某次好奇沾到試煉池的池水後(那還是因為他想撒嬌撲進剛試煉完的未來祭司身上時沾到的)發現這池水蘊含了滿滿的靈力,不僅讓他身上的能量更為精純,修煉起來更是如虎添翼。

剛開始他還很含蓄,一次只敢偷偷裝一點回去房間用,後來發現沒人注意到他,乾脆夜夜溜進神殿來泡水,他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試煉池對齊玥來說簡直是靈泉,他巴不得成天泡在裡面不離開。

不過這天很奇怪,原本清澈見底的試煉池顏色有點偏金,水底下隱隱約約有個東西吸引齊玥的目光,難道是之前來試煉的祭司掉了東西?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7 / 7 題目:牛肉麵 

 

像一個死循環一樣,又回到了同一個起點。

曾經是那麼渴望死亡,渴望結束一切,如今卻麻木了。

活著也好,死著也罷,她覺得自己就像一台跳針的機器,只能反覆播放同一段旋律。一次又一次,她經歷末世,經歷各種喪失道德的黑暗,掌握過無上的權力,也曾一腳被人踩進泥裡,她的人生從末世爆發前開始,結束於末世第八年,接著又從頭開始。

她曾成為喪屍王,也曾是異能者之間的翹楚,曾掌控過基地,也曾泯然眾生,還經歷過許多風花雪月與令人挫敗的愛情,這反反覆覆的錘鍊已讓她忘記自己原本的模樣,忘記自己該是什麼樣的個性,自己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她只知道,自己已經很疲倦了,懶得再去思考或對命運爭辯些什麼。

末世前三天,醒來看見熟悉的天花板,劉銘月懶洋洋地在床上賴了好一會兒才起身梳洗,看著鏡子裡自己熟悉的臉,臉龐是稚嫩的,眼神卻是蒼老的,她對鏡子裡的自己扯了扯嘴角,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下樓覓食。

劉銘月住的這一區是老社區,住民密集,附近又有早市、黃昏市場跟夜市,附近還有果菜批發市場,每天從早到晚都十分熱鬧,她醒來的時間已經接近中午,沿路上所有飯麵粥館、便當店全都傳出香味,不知是不是因為經歷得夠多的關係,如今的劉銘月精神力越來越強大,她的五感也變得格外敏銳,而在龐雜的氣味中,一縷熟悉的味道吸引了她。

她腳步不停,走過幾個街口,拐了個彎,一家小巧簡單的麵店就在眼前,每一次的命運幾乎都是從這裡開始的,這次也不例外,她走進麵店,叫了一碗牛肉麵,原本低頭切著滷菜的女人聽到她的聲音,難以置信的抬起頭,眼中有著掩飾不了欣喜與淚光。

麵很快就上來了,這個時間客人還不多,做完手邊的工作後,婦人拉著廚房裡憨厚老實的中年人坐到了劉銘月對面。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7 / 6 題目:牆與門與窗 

 

校園發生了一連串學生失蹤事件,失蹤的孩子幾乎都是高三A班或B班的學生,一時之間人心惶惶,心急如焚的家長們紛紛報警,警探追著線索來到了高三A班的教室。

經過多方查探,他們發現學生之中有個流傳已久的流言,起源來自不知何時出現在A班牆上的一則留言。

 

「牆與門與窗之間,有一個時空的縫隙

只要找得到就能穿到任何你想去的時空」

 

字是手寫的,紅色筆跡不管老師學生們用什麼清潔劑都洗不掉,警探拿出隨身的瑞士刀刨了刨牆,發現這字跡居然完全刮不掉,那字跡彷彿滲進牆體裡一樣,牆面已被整得斑駁不堪,字跡卻仍十分清晰。

警探繞著這教室走來走去,由於太多人失蹤的關係,高一A班跟B班最近已經停課了,教室空空盪盪的,警探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仍固執的呆在教室裡,也不曉得究竟是在等些什麼。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7 / 5 題目:手機

 

自從智慧型手機盛行,各種Apps輪番上陣,小杏就一股腦跌入了手機遊戲的世界,各種戀愛攻略或是轉珠卡牌遊戲,只要是畫面精緻漂亮的她就不容許自己錯過,每日流連在一個個遊戲間,甚至還為這些遊戲安排好時間與順序,每天就按照時間寵幸這些「妃子」,比準備升學考試還認真。

如此沉迷的她,很快就引起家長與學校老師的注意,但小杏不知是太過入迷或是上癮了,根本聽不進任何人的勸告,罵也罵不動,打也打不聽,斷她網路她就溜去用免費wifi,成天抱著手機和充電器四處逃竄,雖然不至於離家出走,課卻被她翹得七七八八。

杏媽每天早上會幫小杏做好早餐,放下當天的零用錢才去上班,杏媽的工作很忙,常常得加班,一回到家發現早餐沒動她並不驚訝,但是放在桌上的幾百元也沒動這就讓她覺得怪怪的,玄關前小杏的鞋子還是放在原本的位置,這孩子該不會一整天沒吃也沒喝吧?難道是生病了?一想到這裡杏媽就緊張,連忙放下公事包往女兒的房間走去。

很小的時候小杏的父母就離婚了,小杏跟著媽媽,父親幾年前已經再婚了,不過父女倆每年固定還是會見幾次面,彼此之間的關係還不錯,小杏從小就早熟懂事,迷上手機遊戲大概是她遲來的叛逆期,所以杏媽雖然不怎麼贊同但也不敢太逼女兒,就怕把這女兒逼得離家出走。

房間裡,小杏側躺在床上,手機就在枕頭邊,還插著充電器,小杏的睡臉很平和,似乎睡得很熟,但是杏媽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忐忑的走過去拍拍女兒裸露在短袖外的手臂,被手臂上的冰涼僵硬給嚇了一跳。

「小杏?小杏妳快醒醒,別嚇媽媽!」杏媽驚慌失措的衝出房間找手機叫救護車,很快救護車就把昏迷的女孩送走了,杏媽滿臉淚水的跳上救護車跟去醫院。現實中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小杏完全不知道,她身處在一個全白的房間裡,正中央是一顆發光的……雞蛋。

「這裡是哪裡?我在做夢嗎?」

「不,妳是我們選中的宿主,現在妳必須執行我們指定的任務,達到十萬積分拿到最後的寶物就能回到現實。」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7 / 4 題目:水果們的舞會

 

一年一度的盛會,所有水果紛紛盛裝出席,長長的紅地毯上爭奇鬥妍,此起彼落的閃光燈將這會場照亮得宛如白晝。

對私下嫡庶競爭激烈,分支甚多的芒果幫來說,每年的盛會可是幫內家族比拼排場的時候,這幾年土芒果族異軍突起,意外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儼然成為A城的後起之秀,看得幫裡其他族派嫉妒得要死,一夕之間平民變土豪,這次出席宴會整個家族的人全穿得閃閃發亮,但不管土芒果君多麼囂張,也比不過財大氣粗又多產的愛文君。

尤其今年愛文家族裡誕生了兩個小寶寶,玉雪可愛的娃兒,分別被命名為「夏雪」與「蜜雪」,一聽就知道是軟萌甜的娃兒。愛文君對這兩娃兒寄予厚望,連年度水果盛會都不忘把寶寶們抱出來見人。

緊接著到場的是和愛文家族同為跨國企業的金煌族,族長高大壯碩的身材引來無數少女的尖叫,金煌君跟愛文君同為老狐狸,見土芒果君搶走了許多鏡頭,一點也不生氣,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態度看似親暱實則客套,話說得滴水不露,他們都知道,在這樣一場盛會裡,幫派只有集結起來才有力量。

走過長長的紅地毯,所有人入座後,燈光暗了下來,舞台中央降下布幕,播放著各種宣導影片,等影片播放完,還有表演與頒獎以及舞會,長老們有些交頭接耳討論事情,有些閉目養神,有的則無聊的盯著布幕發呆。

這樣的活動有資格參加的小輩並不多,金煌君的么子剛留學歸國,進會場的時候就被驚鴻一瞥的某道身影驚到,見活動開始後長老們沒時間注意他,他彎低身子悄悄退出了會場,毫不意外的在通往廁所的走道上堵住自己的前女友。

在芒果幫各家族裡,海頓家族子嗣特別單薄,作為海頓這一輩的精英,長女從小便受到高規格的精英教育,很小就送到國外去進修,兩人是在國外認識並交往的,只是畢業前,海頓突然甩了他,接著就人間蒸發,金煌氣得要命,偏偏沒辦法確認她到底是哪一族的,回國後一直茶飯不思,若不是老爹今天硬要他來赴宴,這女人不知要躲他躲多久。

「原來妳是海頓族的。」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