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BG-快穿之尹梨 (6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番外篇 夏集&周權

 

 

夏集一直搞不太懂周權這個人。

說他軟弱(例如兩人剛認識的時候他在夜店裡借酒澆愁的樣子),他有時又很堅強勇敢(一路打喪屍挖晶核從沒皺過眉頭),遇到困難從不退縮,也不逞強。末世前為了快速鍛鍊他們的體能,夏集跟穆凌風可是把他們幾個男生操得很狠,他那小身板居然也撐了下來,從沒喊過一聲苦。

說他多情(對誰都很溫柔又重感情),他也常常覺得周權對他很無情。(三天兩頭掐他都沒壓力的)

從末世爆發前的擦槍走火,到末世後每日的朝夕相處,哪怕夏集覺得自己是再筆直不過的直男,但大男人嘛!真「有感覺」了幹嘛說什麼廢話?兩個人有默契不就行了?

夏集一直覺得兩人「有共識」了,哪知道周權似乎不怎麼當一回事。

他和尹昭走很近,夏集不覺得有什麼,畢竟周權是Gay,彎得不能再彎,他當然知道周權只是把尹昭當妹妹,但冥嶽閉關結束出關之後,他沒事就跟冥嶽湊那麼近幹嘛?

冥嶽這人出現得莫名其妙,雖然長著現代人的外皮,穿衣風格有點詭異(這年頭誰還會成天穿著木屐到處跑?又不是古人),但對現代常識似乎嚴重不足,周權似乎原本就是個溫柔細心懂得照顧人的人,照顧弱小女性或是老人家(最常被照顧的尹父淚目)是天性,但是冥嶽好歹也是個身高超過一米八的大男人,哪需要他這樣細心呵護?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0.

 

 

七個人的隊伍變成八人,還是個有點高深莫測的男人,剛開始大家都有點侷促,倒是穆凌風跟尹梨輕鬆得很,尹梨用空間裡的丹藥跟冥嶽交換了一套足以讓尹昭保命的功法,穆凌風則不知道私下跟冥嶽談了什麼,談完後兩人都露出滿意的笑容。

尹梨的個性向來是信任一個人就全盤相信,並不會像一般女生一樣成天電話查勤、翻皮夾或是非得完全掌握對方的行蹤不可,當然更不會去管他想跟誰談些什麼,是以她雖然有點好奇但穆凌風不說她就不問。

相較之下因為過去曾經憋壞了而黑化的穆凌風可就不是這樣了,大多時間他只差沒想把尹梨掛在自己褲腰帶上,走到哪帶到哪。

雖然曾經覺得這樣太黏糊,但尹梨對待男配大人總是有點縱容的,畢竟他們雖然有幾世白頭偕老,但也有幾回是把男配大人整得有點慘的,這樣想來他對系統一直不冷不熱,還有有時偶而會出現類似黑化了的言行,好像也是合理的。

這一世的穆凌風按照原文的設定應該是沉默寡言的硬漢,尹梨一直覺得自己扮演原身還算可以,應該沒有OOC,但當穿越的人不止她,也有同步穿越的男配大人後,尹梨發現就算男配大人盡量配合人設,偶而還是會不自覺的流露出過去霸道的說話方式或性格,幸好最熟悉原身的夏集本身就有點粗線條,似乎以為穆凌風的改變是因為末世的關係,並沒有多想,尹梨悄悄鬆了一口氣。

不過融合了記憶之後,尹梨總覺得男配大人的性格跟過去看似相似卻又不太相同,這一世的他有大部分的想法跟行事作風更貼近上一世的宇文瀚,卻因為末世的關係往反派大BOSS之路一去不復返。

腹黑什麼的,狠辣什麼的,王霸之氣之類的,偶而還來個黑化……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9.

 

 

那是個高大而陰鬱的男人。

他的頭髮特別長,遮住了大半的臉龐,蒼白得甚至有點發青的手扶著額,讓人看不清他的神色,也無法確定他是醒著還是睡著,身上穿著的是高領的黑色衣褲與沾滿血跡的白色實驗袍,他赤著腳,如同王者一般坐在宴會大廳中央一把精緻華麗的椅子上。

尹昭醒來的時候被這近似小說描寫的畫面給嚇了一跳,她很快想起自己是在去倒水的途中被人一掌劈了後頸才暈了過去。

尹昭非常喜歡看小說,當然不僅僅只是喜歡鬱紳的作品而已,各種類型的小說她都看,與她文靜內向的個性不同,尹昭對冒險與神怪小說特別情有獨鍾(所以才能輕鬆接受修仙與空間之類的事情),她看了男人一眼就繼續閉上眼睛裝暈,同時把自己的精神力放出去觀察四周。

這似乎是一家飯店,奇怪的是裡面沒有任何喪屍,也看不到殘肢或屍體,像是被人清理過了,只有飯店門口有幾隻喪屍徘徊著,K市的環境尹昭並不熟,所以她也無法判斷自己究竟身在何處。

宴會廳裡堆滿各種物資,還有一些看起來像倖存者的行李之類的東西,尹昭很快判斷出眼前這男人可能有其他下屬或夥伴,只是那些人被派出去不知幹什麼去了。

他擄她來是做什麼?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8.

 

比預計的時間稍微晚一點點,但在末世爆發十天後,一行人終於出發了。

出發前他們按照原定計畫掃了一些A市的超市跟倉庫,由於尹父覺醒了空間異能的關係,偶而他們也會拆成兩小隊分頭掃貨,一群人一方面鍛鍊自己殺喪屍的技術,另一方面則尋找倖存者,提醒他們自保的訣竅,但由於他們這一群人都是修仙者,秘密實在太多,所以七個人的想法是一致的,對外也只提供建議,不會主動接收人,遇到有人想加入小隊他們也都是毫不客氣的直接拒絕。

當然也遇過一些糾纏不清的,但最後都被他們甩掉了。

雖然不知道末世爆發的原因,不過在不確定氣候異變與動植物變異的狀況會維持多久的狀況下,逃亡路上為了不打眼,他們在飲食上格外的謹慎,如果有其他隊伍跟他們之間的距離比較近,他們那餐就會選擇吃乾糧類的,但如果四下無人,一群人就會為彼此準備熱騰騰的食物。

每天趕路殺喪屍是很累的,哪怕現在末世剛爆發,升階的喪屍還沒出現,但0階的喪屍跟變異動物也夠他們傷腦筋了,更別說是那些不懷好意的人了。

現實中每天都必須面對的危險讓他們迅速成長起來,就連尹昭都從看到喪屍會嚇哭或噁心狂吐,到現在可以連發冰錐殺喪屍而面不改色了。

「幸好我有跟著你們鍛鍊一陣子,不然這體力可真跟不上。」喝了一口熱湯,尹父嘆了一口氣,除了最年輕剛開始創業的那段時間之外,尹父可從來沒像現在這樣在外面顛沛流離過,過去二十幾年來他的工作幾乎都在辦公室,應酬跟長期加班讓他養出了一顆啤酒肚,卻因為這陣子每天的鍛鍊跟磨練而瘦了一大圈,身材結實多了,連肚子都小了。

「是啊!我一直覺得自己運動不太行,還怕自己拖累大家。」這陣子每天跟一群爽朗的人相處,尹昭開朗多了,她細心的幫其他人添湯,還不忘遞了張紙巾給不小心把湯灑出來的夏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7.

 

 

午夜的時候,天邊幾道響雷砸了下來,拿著玉梳佈置好另一個小陣的秦宴神色一整,所有人都緊張起來了,不一會兒一道紅色的雷劈了下來,近得就像是快砸上窗玻璃,一道黑影順勢鑽了進來。

大概是因為幾個人都強化過體質也都有修練功法的關係,他們幾乎都看得到那道隱隱約約的黑影,黑影在客廳盤旋了幾周,似乎在兩個陣法之間猶豫了一下,最後撲向玉梳那個陣法,陣法中央纏著尹昭頭髮與生辰八字的玉梳抖動了幾下,黑影瞬間沒入玉梳之中。

「這是……成了?」尹梨傻楞楞的開口問道,一旁陣法裡的尹昭也一臉茫然,她可以感覺自己意識很清醒,並沒有失神或是被任何東西佔據的感覺,在大家殷切的目光中秦宴走向放著玉梳的陣法,當他把陣法旁的靈石撤掉時,所有人都聽見了一聲尖銳的尖叫。

「這是哪裡?放我出去──」

 

「成了!」尹梨高興的撲進穆凌風懷裡,興奮的親了男配大人一口,還不忘回頭對尹昭大叫,「小昭成功了!妳安全了!」

「真的有奪舍這種事情啊……」其他幾個人則是露出了錯愕又恍然大悟的表情,這個世界實在太匪夷所思了,原本以為末世謠言就已經更扯了,沒想到還有奪舍這種事情,而且還真的能把那道莫名其妙的靈魂引到玉梳中。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6.

 

 

說服尹昭修練精神力的事情,尹梨最後決定派鬱紳本尊上場,當秦宴摘下臉上的運動眼鏡,隨手把頭髮往後一耙,露出他精緻絕倫的眉眼後,瞬間整個人的氣場都不同了,立刻從一個長得很帥氣質卻平凡不起眼的男人變成了光芒四射的型男,尹梨坐在穆凌風身旁,被秦宴身上的變化鎮住了。

「你這眼鏡也太神奇了,難不成就是靠他來掩飾你的身份?」

「嗯,這是特製的眼鏡,鏡框的成分有一部分是掩息玉,可以遮蓋人的修為跟氣息,算是我們師門的特產。」

「……」為什麼要把法器講得像伴手禮一樣,尹梨無語。

「既然如此,這玉簡跟丹藥就交給你了。」稍早碰面時,穆凌風已經跟秦宴私下談過了,兩人就修練跟鍛鍊的事情達成了協議,畢竟從A市開車到S市就算是平時也要花上三天以上的,末世後這段路會變得非常難走,在不可能弄來直升機的狀況下,他們只能靠路面交通工具前往S市。

一群人經過討論後,秦宴因為家裡已經沒人了,師父又在安全的隱居地,所以完全可以跟他們一起行動,夏集當然也是跟他們在一起,而那個失戀無家可歸還被一個直男睡了的可憐男人則處於被夏集強制綁架的狀態。

由於他的老家在非常偏僻的鄉下,根本不可能趕回去,就算刻意通知家人,老人家也不願意離開家鄉,看來這男人也只能跟他們一起走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5.

 

 

尹梨先是帶兩人去吃飯,這才陪著他們來到飯店投宿,穆凌風要了兩間房,一旁的夏集本來下意識想換成雙床房(他們兄弟倆之前出門為了省錢都是住同一間房),但一看到穆凌風似笑非笑的眼神,脖子涼涼的威脅感讓他噤聲了。

唉,有了媳婦兒,兄弟就丟過牆了啊!唉!他好哀傷。

一旁的尹梨看到夏集誇張的表情忍不住噴笑,可惜他們有很多事情還不能讓第三人知道,末世的消息放出去並沒有什麼大不了,只要不被當作是散佈謠言抓起來就沒事了,所以當尹梨知道知情者秦宴居然特別為此寫了一篇末世小說,還把一些現實的東西半真半假編進去就是為了散播保命之道,她也真是服了。

也對,暢銷作家的能量是很強的,全文免費閱讀下載這種事情的確很吸引人,的確是最快散播訊息的方法之一。

之前在電話中很難說清楚空間的事情,所以兩人進了房間馬上就把房門甩上,拎著另一張房卡站在旁邊的夏集囧了。

「是禁慾多久了幹嘛這麼猴急,是要逼死單身狗嗎?」他邊碎碎念邊打開房門,把行李袋隨意往床邊一扔,原本是想先補個眠的,但是夏集越想越不爽,憑什麼兄弟可以翻雲覆雨(誤)他卻得獨守空閨(大誤)?

不不不!小爺我也要去追求自己的春天!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4

 

不管是在一周目或是二周目的劇情線中,男三秦宴出現的時間都是在末世爆發後,他跟男二周權是一起出現在尹梨和尹昭姐妹面前的,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尹梨做出了原身沒做過的事情引發了蝴蝶效應,總之,看著名為秦宴的健身教練,尹梨只能感嘆世界真小。

原作中並沒有對秦宴與尹家之間的關係有過什麼描寫,只輕描淡寫了用兩家之前認識就帶過了,翻了翻原身的記憶,似乎也只有秦宴曾經跟著家人來拜訪幾次的模糊印象而已,似乎原本兩家交往甚密,後來秦宴家人過世後他就跟著親妻離開A市,至於其他事情尹梨就沒印象了。

就算是掌握了原身的記憶,但人的記憶其實並不那麼可靠。

記憶像抽屜,埋得越深的越需要正確的鑰匙或關鍵字才能打開,有些一直記不得的事情因為特定事件勾起記憶繼而讓人想起一切的狀況時有所聞,但不管是誰都有可能因為年代久遠而發生記憶混淆或缺失的狀況,因為人的大腦會自動合理化一些細節,而大多只對自己切身的事情印象深刻,對其他事情的記憶通常都會比較薄弱一些。

所以尹梨翻遍了原身所有記憶,就是翻不到關於秦宴與尹昭之間的記憶。

以她的火眼金睛當然看得出秦宴對尹昭有點興趣,雖然不是很懂為什麼一周目秦宴會變成原身的入幕之賓(難道是因為見識到尹昭各種作死的真面目所以對她失望了?),但想到二周目穿越女的確頂著尹昭的外殼跟秦宴有點曖昧,好像又不怎麼意外了。

是說,如果尹昭喜歡的話,讓秦宴追她好像也蠻好的,畢竟這樣一個已經出社會有穩定工作,體格好性子看起來也不錯的男人絕對比尹昭暗戀的那個扛不住壓力的男同學好。

不過真奇怪,為什麼秦宴越看越眼熟呢?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3.

 

一直到兩人從老頭的辦公室出來,夏集還暈暈呼呼的。

「老穆,你剛是說真的嗎?真的有末世跟喪屍?」想起自己剛才聽到的東西夏集就覺得頭昏腦脹,更讓他驚愕的是,向來沉默寡言、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的穆凌風居然能那麼強勢而堅定的說服老頭。

穆凌風三言兩語就將兩個月後末世降臨後的狀況挑明,國內幾個倖存者基地的地點他也點出來了,說起來上頭這一年以來的確推行了不少匪夷所思的計畫,像是收購糧食與藥品,大量放出國債,甚至還主動介入期貨市場,軍方幾個月前就在幾大城市的郊區轟轟烈烈的蓋起房子,只是大多數人以為那是軍方的基地或訓練場地,沒人想過是為了末世而準備的。

幾個倖存者基地中,B市政商軍界關係盤根錯節,很難打進去,真進去了幾大勢力之間相互制衡,也很難取得什麼利益,往南的S市卻不同,那個基地規模比較小,但只要進駐的時間得當,要搶過主導權並不難。

身為一個傭兵團的老闆,老頭自然是有野心的,穆凌風並沒有誇下海口承諾什麼或畫出什麼大餅,卻輕巧的點出「亂世出英雄」的道理。

在確定穆凌風不是隨口亂說而是真有依據之後,老頭很快就信了,他手上這些傭兵全是他從小就培養起來的,忠心耿耿,也不會在毫無依據的狀況下亂說話,雖然聽到穆凌風這兩個月要請長假讓他有點不快,畢竟現在正是用人的時候,但一聽到他只是去接個人過來,最後也會到S市基地會合,也就揮揮手放行了。

「嗯,你最好也準備一下。」

「準備……要準備什麼啊?」夏集滿頭霧水,他向來是得過且過只知吃喝玩樂的性子,只有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才會特別認真謹慎,除此之外大多數的時間他幾乎都是腦袋放空的狀態。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02.

 

大概是因為有強運的男配大人加持的關係,尹梨穿進世界的時間點特別的好,足足提前了穿越女一個月,也就是說,在末世前兩個月他們就穿過來了。雖然穿成了原文女主角這件事情讓她特別的囧,但在透過系統私訊男配,得知他穿成男一的時候,尹梨鬆了一口氣。

男配大人這一世的名字叫穆凌風,尹梨則仍是尹梨。

想到自己又穿成了白蓮花,尹梨特別的無力,已經扮過太多世白蓮花,這角色對她來說有點太簡單了,雖然原身的聖母程度是尹梨到目前為止見過最誇張的一個,末世逃亡路中只要遇到有人求救就一定會施以援手,能帶上的就會帶上,不能帶上的也會贈送武器跟物資,若不是她身上剛好有空間,之前又收集了不少物資,恐怕還沒抵達基地就已經坐吃山空了。

原本尹梨還很煩惱自己怎麼扮演聖母,畢竟聖母跟她這個生意人的本性時在相距甚遠,男配輕飄飄的一句,「妳不是說系統從不干涉過程嗎?那只要不要OOC得太過分不就成了?」一語驚醒夢中人,尹梨想了想,發現這世界的任務主要就是保住小命跟防禦(修理?)穿越女而已,好像也沒有特別在其他細節有所限制的樣子。

既然系統容許調整細節,那在末世來臨之前,在原身的聖母性格大發威之前,沒人知道她除了個性善良之外還特別聖母,她當然可以趁著這個機會稍微轉型一番。白蓮花也有分等級的嘛!她大可當不是那麼潔白的那種。

大概是因為這個世界的背景是NP文的關係,原身又是這個故事的女主角,身材可說是前凸後翹、穠纖合度,身高雖然才165左右,但身材比例特別好,臉小胸大腰細屁股翹,大略是九頭身的比例讓尹梨有點吃驚。

她的身材雖然不胖,但也不瘦,恰恰是那種帶點性感的豐腴,皮膚白膩細緻,稍稍一掐就紅,很容易留下印子,臉蛋也生得好,完全是超萌的童顏路線。

童顏巨乳嗎……這種外型到底是怎麼在據說道德淪喪的末世存活下來的?想起一周目裡原身還成為基地的高層,尹梨就滿心不解,但後來想想那連成一排的各種男主,她又嘆了一口氣。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1

 

尹梨和宇文瀚是同時離開那個世界的,不過是眼一閉一睜的時間,兩人的靈魂就被轉到了系統空間,全白的大房間裡,尹梨懶洋洋的窩在床上,宇文瀚則四處探索著。

兩人現在的樣貌還是維持著古代世界的樣子,尹梨心念一動,身上的衣服便從精緻的古裝轉為寬鬆的現代服飾,看到她的動作,宇文瀚也如法泡製,等到宇文瀚換裝完畢之後,看著他仍維持著宇文瀚的面容,尹梨不由得有點好奇此刻自己的長相,話說開始穿越之後她從沒關心過這件事(系統空間裡也沒有鏡子之類的東西),所以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一個「尹梨」的樣子。

穿越過太多世界,尹梨已經把自己最初的長相忘光光了,原本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性格她也記不太得了,雖然她也相信一個人的本質是不會變的,但扮演過太多性格,她覺得自己也許早跟男配大人一樣「精神分裂」了。

「怎麼了?一直看著我?」換上了簡單的襯衫與西褲,宇文瀚突然有點不習慣,畢竟上一世穿了三十幾年的寬袍大袖,哪怕記憶中有著過去穿著時裝的印象,身體還是需要一點時間適應。

「我在想,自己現在在你眼裡看起來是什麼樣子?是跟古代一樣的長相嗎?還是另一個樣子?」尹梨頓了頓,又說,「你現在的長相就完全是宇文瀚的樣子,沒有變。」

「不管妳是什麼長相對我來說都一樣。」

「為什麼?」

「因為──」宇文瀚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等到下一個世界,我們還是得重新認識對方的模樣不是嗎?」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宇文沐從小就是個聰明的孩子。

他有一個雙胞胎弟弟宇文寧,還有兩個妹妹,跟宇文寧那個像過動兒一樣完全靜不下來的熊孩子不同,宇文沐的個性比較沉靜,他喜歡看各式各樣的書,除了該學的學問之外,話本與稗官野史也看了不少,所以,他對自己父皇與母后的相處模式是有點困惑的。

書上的皇帝都有後宮佳麗三千,父皇的後宮卻僅有母后一人。

除了上朝外,父皇與母后天天同進同出,在宇文沐十歲之前,如果想見母后就只能去御書房拜見,因為大多時間父皇與母后幾乎都在御書房裡處理公事,他不曉得是不是所有皇后都這樣,但看奶奶與太祖奶奶似乎每天都很悠閒,成天賞花喝茶,一點都不像母后這麼忙碌。

只是,他困惑但卻不會輕易問出口,只是把問題放在心裡。總是喜歡先想清楚再行動的宇文沐天生個性裡就帶著一絲謹慎與尊重,哪怕是面對最親近的家人也是如此。

十三歲那年,父皇開始帶他和宇文寧上朝,大多時候只是讓他們旁聽,只是下朝後他們必須各自交出一份心得報告,寫明國事的解決辦法,若是想法過於稚嫩單純或是不適用,父皇便會在隔日一一訂正,直到他們能夠提出恰當的方法為止。

從小兩兄弟受的教育就是一樣的,但除了上朝之外,扣掉騎射與練武的時間,兩兄弟還得跟兩個妹妹一起去御書房上課。授課的是除了處理公事外大多時間都懶洋洋的母后,父皇有時也會陪著一起上課,指點他們一些細節。

母后似乎天生對經商就很有辦法,從太傅口中宇文沐才知道宸龍國之所以如此富裕發達,全是因為父皇與母后生財有道。

宇文沐讀過不少史書,深知國之興亡與民生脫不了關係,宸龍國的地理位置極好,國家雖小卻物產豐饒,商業發達,當然天災類的難以避免,但卻能事先預防,與周遭幾個國家的關係也因為通商制度分明,哪怕是最困厄的遊牧民族,也能拿著上好的牛馬、皮草與鹽和宸龍國交易。有了彼此互通的利益作為橋樑,據說已經十多年都相安無事,此時的宸龍國是個沒有戰爭的盛世。

十三歲之後,母后將一些產業陸續交給他們兄弟練手,他才知道母后在宮外的能量之大,遠超出他的想像。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5.

 

時間一晃就幾年過去,這幾年的時間尹霜的事業有聲有色,她在金主的協助下順利建立了煙水樓,只是與前世不同,這世財力雄厚的金主除了出錢之外還出人,派來教導殺手們的無一不是武功高手,尹霜原本自恃甚高,認為沒人的近身殺人與潛伏技巧比她好,哪知高手過招之後,她竟也敗了無數回,若彼此真的是真刀實槍上陣,她這條小命可就沒了。

雖然也疑惑過古人可能這麼聰明嗎?畢竟上輩子並不是這樣?但在一連串的打擊下,尹霜還是調整了自己的心態,哪怕她曾經是頂尖殺手,在這有著各式各樣武功劍法與輕功的時代,還是得虛心一點才是,畢竟永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除了在殺手技術上被打擊之外,龍門客棧的營運也不如前世蓬勃。

京城裡不知何時出現了幾家大型客棧與酒樓,龍門客棧提供了許多新穎的餐點菜式,那些大客棧不知是否有派人來探查或是找到了更厲害的廚師,其中一家打出御廚口號,另一家則以月月推出新菜單的方式來增加客源,一時之間京城的飲食業快速發展,尹霜也曾去另外幾家客棧吃過東西,不得不承認,比起她原本粗略的想法,這些廚師們的才華的確不容小覷。

她也試過重金挖角,但頂多只挖得到二廚三廚,大廚很難挖走,久而久之她也放棄了,轉而鼓舞龍門客棧的廚師多多發揮創意巧思,研發新菜。

到了此時,一切的發展都跟尹霜預想的不一樣了,她的確如同前世一般開創了煙水樓與龍門客棧,但說穿了她不過就是個總管,而非真正的老闆,雖然金主對她的點子十分支持,也讓她按照自己的意思分紅(當然就分成上討價還價很久),平時也不過問她的經營,但當人員工跟自己當老闆還是不一樣。

尹霜曾經猶豫過要不要自立門戶,但當初草創時四處碰壁的感覺太糟了,哪怕她覺得自己不是個怕吃苦的人,也不想輕易再次嘗試那種滋味。

而一度波折的婚事,尹霜原本想以冷暴力逼退陸珂,誰知她越給冷臉陸珂似乎越迷戀她,這幾年不僅真的遣散後院了,還十分潔身自好,成天跟在尹霜背後打轉,知道她開了客棧(殺手組織不能曝光)還把自己多年的私房錢捧到尹霜面前,希望可以多少幫她一些。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04.

 

「你派人假扮成商家接觸她?」

「是,沒想到對方也是穿越的,還一心一意想把現代的東西帶入古代。」

「既然這樣……」尹梨眼珠子一轉,「反正你也派人接觸了,圖紙也拿到了,與其讓她再去找其他人,不如讓她替我們工作吧!」

「什麼意思?」宇文瀚很早就發現尹梨對於尹霜格外在意,那種在乎並不像是因為落水而記仇(畢竟落水的事情她似乎並不打算追究),反而像是別的原因,難道她的任務也有尹霜的部分?或者尹霜其實是主要人物之一?「妳是想?」

「她不是想闖蕩一番事業嗎?現在又苦於找不到合作對象或金主,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七皇子(前世)曾經接觸過她,但被拒絕了。既然是個得防範的對象,放自己眼皮下就近監視最方便。」

「老七嗎?他這是想……喔,我懂了。」宇文瀚冷笑了一聲。

「現在雖然還不足為懼,但是有隻蒼蠅成天嗡嗡叫也很煩,不如就給他點事情忙吧!」哪怕這一世七皇子還沒有動作,尹梨也不想讓他好過,畢竟七皇子並沒有重生,既然他想謀朝竄位,她也沒必要太客氣,在這種社會環境下,該剷除的障礙就好好剷除,免得日後生變。她隨手餵了一塊糕點給宇文瀚。

自從兩個人決定一起為任務及十萬兩努力後,每隔十日他們都會在宇文瀚的酒樓裡碰面。這段日子以來因為尹梨的加入,再加上有宇文瀚勻出來的幾萬兩做為啟動基金,夫妻倆的事業快速發展了起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3.

 

 

尹梨稍微清點了一下自己手邊能夠動用的錢,尹家的家風清正,平素生活以簡樸為主,就連傭人跟護院都是基本規格,尹梨的小院裡只有兩個大丫鬟,幾個三等丫鬟,都是家生子,也大多是從小就跟著尹梨的,不像尹霜懷疑著身邊有別人安插進來的眼線,尹梨對於眼線不眼線的完全沒壓力。

一來是因為尹母原本就是她的親生母親,從小就疼她,再來則是因為她有自信能夠管好這些小朋友,哪怕是現代她都很能管好下屬,更別說是奴性堅強的古代了。

在這個架空世界裡,男女之防雖然還是很重,但比起真正的古代還是相對開放許多,至少未婚夫妻婚前是能見面的,尹梨落水被太子救走的事情如果換做是別人也許女孩子的清白就毀了,哪怕是未婚夫妻還是會被人詬病,但發生在尹梨身上就無所謂了。

畢竟有誰膽子那麼肥去聊太子的八卦啊?

更別說尹梨原本就是太后與皇后跟前的紅人。

不過說起來,女主大人可真是個妙人,按道理說能當殺手的大多心性堅韌,但不曉得尹霜是怎麼回事,她似乎沒把腦袋一起帶到古代來,前世的下場就不談了,因為被背叛之後不分青紅皂白的懷疑人,突然來了一個啞巴下人聲稱自己是尹霜母親身邊的婢女,她就信了,而這人還是在尹霜是龍門客棧主人的消息公開後才出現的,尹梨怎麼想都覺得這人是被安排好的。

想起前世閒散王爺為奪王位私下做的那些小動作,尹梨意識到,也許一開始這一切就是那王爺設下的局,尹霜明面上能為他賺進大筆錢財(謀奪王位什麼的很花錢),私底下又有殺手組織做為後盾,要暗殺誰都可以,生死財來錢快,又方便,難怪王爺要把尹霜死死抓住。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2.

 

 

因為尹梨落水的關係,哪怕太醫說了她的身體沒有大礙(因為一醒來尹梨就把自己的身體數據調到滿格了),宇文瀚還是不知從哪弄來了藥湯,硬要尹梨好好去泡個澡。猜測宇文瀚也許是想起司鐸那一世她的病弱,尹梨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有拒絕。

泡湯的時候原本宇文瀚應該避嫌,但兩人好不容易重逢,他半步也不想離開她,最後兩人只隔著一扇屏風,尹梨泡著藥湯,宇文瀚則坐在屏風旁跟她有一句沒一句的聊。

「你還沒告訴我這是哪裡?看這陳設,這不是宮中吧?」

「這是我在宮外的院子,沒什麼人知道。」宇文瀚輕啜著熱茶,「妳不用擔心,我已經差人去通知尹太師了。」

「喔,宇文瀚,我才十三歲,你有沒有很失望?」

「那有什麼,古代的女孩子及笄就可以嫁了,妳頂多只能再單身一兩年。」

「意圖染指小蘿莉是犯法的!」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1

 

 

尹梨醒來的時候特別的昏沉無力,她盯著杏色的床幔發了好一會的呆才慢慢回過神來。跟過去經歷過的世界完全不同,這次她穿進的是一個古代的世界。

這是一篇穿越女重生復仇文,女主尹霜原本是二十一世紀的頂尖殺手,因為被同伴背叛,誤入埋伏,最後在爆炸中同歸於盡,再睜開眼便穿到了宸龍國太師府的尹霜身上。

尹霜是尹太師的嫡長女,她的母親因為難產過世後,擔憂沒人照顧女兒,尹父匆匆娶了尹霜母親的妹妹做為續弦。妹妹為尹父生下一對雙胞胎兒子與一個女兒。

嫡長子尹軒是太子伴讀,年紀輕輕卻天資聰穎,去年剛考上狀元進了翰林院,次子尹轅則投身沙場,跟在鎮國將軍身邊歷練。

嫡次女尹梨則生得十分國色天香,比起姿容只是清秀的嫡長女尹霜,尹梨從小就嘴甜討人喜歡,她雖是嬌憨天真的性子,卻十分懂進退,懵懂乖巧的模樣頗得太后與皇后的歡心,因此早早便與太子定下婚約。

嫡長女尹霜的婚事原本也很不錯,她與威遠侯世子從小便是指腹為婚,但沒想到世子天生迷戀美色,偏好各種美人還男女不忌,才十六歲後院的鶯鶯燕燕、鑾童通房便多到裝不下。

在尹霜十六歲那年不慎落水,嗑傷了臉留下難以彌補的疤痕後,威遠侯世子便吵著要退親,尹霜因此撞柱自殺。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番外篇

 

尹韶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做那些夢的。

他從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做著各式各樣的夢,夢裡有時他是藝術家,有時是程式設計師,但大多時候他都是主持著很大的公司或集團,每天忙著處理各式各樣的公事。

剛開始他夢到的大多是工作的這一面,帶著一絲好奇,他把自己從夢中學到的東西應用到現實中,原本只是實驗,沒想到效果卻非常好,長輩們都說他是商業奇才,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這一切都是來自那些夢。

隨著年紀增長,夢境的內容也開始產生變化,他開始頻繁的夢到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每一次出現的樣貌都不一樣,氣質也有些差異,唯一的共同點是她們都叫「尹梨」,而且不管是哪一個世界,她似乎都很有才華,工作能力也很強,是一個能夠與夢中的他並駕齊驅的存在。

第一次夢到「尹梨」是在尹韶十六歲生日那一年。

一直不孕的三伯母透過人工受孕順利的生下了女兒,三伯與爺爺討論了很久,定下了她的名字──尹梨。

那個小得不可思議的嬰兒誕生後,尹韶就開始夢到「尹梨」。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6.(END)

 

告別唐越之後,尹梨藉故說要上街逛逛,打發了司機回去,她一個人在街上慢條斯理的走著。

系統列表上,她的技能攔已經因為穿越這麼多世界的累積而積了一大串技能,系統商城因為她的累積多了幾頁選項,她隨意翻了翻,覺得沒一樣是用得到的就關上了。順手檢查了一下任務列表,尹梨超囧的發現就在剛才,在她試著跟唐越「說清楚、講明白」的時候,男主對她的好感度達到百分百了。

現在有關男主的兩個任務全都完成了,剩下的只有改變尹家命運這個。

奇妙的是,隨著回國,任務進度又往上提了10%,這個變化讓尹梨十分好奇,姑且不論因為改變男主命運得來的40%,後續20%一個是因為她學了古物修復,一個則是因為她回國發展,這兩個東西跟尹家的發展有關係嗎?

深居簡出的尹梨難得在街上溜噠,逛著逛著繞到古董街去了。

坦白說歐式古董跟中式古董是完全不同的兩個領域,尹梨在國外學的其實偏歐式,但在她出國前,學的卻幾乎都是中式的,幸好因為系統的加持她有著過目不忘的能力,不然那麼多技能哪記得起來?

不過雖說是這樣,尹梨還是做了很多筆記。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05.

 

尹韶工作的時間很長,但並不常在公司裡加班,尹家的書房就是他延伸的辦公室,所以除了早上會進公司開會之外,下午以後一直到晚上,大多數的時間尹韶都會留在書房裡。尹梨看了看時間還早,猶豫了一下,還是找了個盒子把佛珠裝起來,途中遇到每晚固定幫尹韶送點心的傭人,尹梨順手就把托盤接過來。

「我來吧!正好要去找堂哥。」

「是。」傭人畢恭畢敬的把托盤交給尹梨,尹家上上下下的傭人都知道尹梨是少數被允許長時間待在書房的人,主動幫忙送東西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並沒有拒絕,只是乖順的退下。

尹梨隨手在門上敲了敲,就推門進去了。

「堂哥該吃點心囉!」出人意料,尹韶並沒有在書桌前,尹梨將托盤隨手放在桌上,發覺尹韶的點心是果醬吐司不由得笑了,真沒想到冷淡的尹韶喜歡吃草莓吐司啊!這反差太大了。

「放著吧!」尹韶清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尹梨回頭一看才發現他不知什麼時候跑去沙發上。

平常扣得緊緊的襯衫領口鬆開了幾顆鈕釦,露出形狀優美的鎖骨,幾乎不曾脫下的背心也被他隨意的搭在椅背上,他坐在沙發上倒著紅酒,從一旁的酒瓶可以看出他已經喝了一會兒了。

今天的尹韶好像有點不一樣?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