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BG-三等丫鬟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4.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蒼鬱縹緲的山間,零零散散的木屋正緩緩飄出炊煙,遠處一汪湖泊映著殘陽,如詩如畫的景色美瞎了秦醉月的眼。

她一個人坐在大樹下,一邊嗑水果,一邊悠悠哉哉的看著美景,好不閒適。

「怎麼又一個人跑到這裡來?」一路使著輕功奔跑,好不容易才找著秦醉月的仇淵輕輕在她身後落地,走到她身旁坐下。

「看風景啊!這裡真美。」秦醉月隨手就把一瓣橘子塞進仇淵的嘴裡。酸酸甜甜的口感讓仇淵瞇了瞇眼,看著秦醉月一臉笑容,他也不由得笑了。

「事情都安排好了嗎?」

「都安排好了,剩下的人也會慢慢轉移出來。」

「確定都是些信得過的人嗎?」

「嗯?為什麼這樣問?」

「人心隔肚皮,幫別人設想得太好,別人會理所當然,但別人的想法卻不是我們能『理所當然』的,還是小心點好。」秦醉月低頭剝著橘子,口氣乍聽之下雲淡風輕,但又有絲慎重。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3.

馬車在將軍府前停下,仇淵下了車,伸手把秦醉月扶了下來。她低眉順目的跟在仇淵身後,亦步亦趨地隨他進了大廳。

大廳裡的氣氛有點詭異,大小將軍以及將軍夫人甚至連將軍府的老夫人都在,旁邊站著一群濃妝豔抹姿態各異的女人,家丁與丫鬟們守在外圍,正中間則跪著一個丫鬟與一個滿臉淚水的年輕女子。女子身上穿著的素白中衣已經被弄得髒兮兮了,甚至還有點磨破,披頭散髮的狼狽模樣好似剛被人拖了一路。

這一看就是審問的場面,秦醉月有點詫異,不動聲色的打量了廳中所有人的神色後便乖乖低下頭,待在仇淵身旁當花瓶。

「你竟敢謀害聞人家的子嗣,妳這毒婦!留妳不得!」

「我沒有……我是冤枉的……澈,相信我,我真的沒有。」

「事已至此妳還敢狡辯?妳敢說這毒藥不是從妳房裡搜出來的?到現在妳還敢說謊?」

「什麼藥?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明明仇淵跟秦醉月進了門就站在門邊,大廳中的人卻好似沒有看見他們一樣,自顧自的唱著大戲,秦醉月一聽就發現這妥妥就是個被冤枉的毒婦即將被逼死的節奏啊!就是不知道這跪倒在大廳的女子是那個被害的女主角呢?還是終於得到報應的邪惡大反派了。(這決定劇情接下去是女主重生還是主角復仇成功)

在秦醉月的印象中,小說中並沒有對將軍府上的鶯鶯燕燕有什麼著墨,除了小將軍跟NP女主角的激烈床戲之外,小將軍的戲分在被抓姦在床、訂下婚事之後便嚴重縮水,到最後也只是一句戰死沙場婚約作廢帶過。也所以秦醉月還真不知道小將軍原來後院如此豐富。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2.

從那個晚上之後,秦醉月常常會想起仇淵的味道。

那是一種很微妙的氣味,隨著他曾入侵柔軟的力度,深植在她的腦海之中。

她到現在還清楚記得他進入她身體時,碰到那層薄膜的錯愕,大概是因為她對於性愛太過熟練與開放,甚至能夠反挑逗他,以至於他早認為她已非處子吧!

說起來這身體還真夠敏感的,那天被仇淵一抱,不過是耳朵吹吹熱氣她就腿軟,後來那一整晚更是瘋狂,幸好她平常做慣粗活鍛鍊習慣了(雖然腰有點酸),天還沒亮她就摸回自己房間,同房的另一個粗使丫鬟睡得可香甜,像是一點都沒發覺她徹夜未歸一樣。

她稍微梳洗後就睡了,後來那天推脫得了風寒休息了足足一天,等到隔天再上工時,前院一切紛擾都已經遠離了,因為各種捉姦在床的關係(大小姐二小姐都被抓姦在床了),大小姐原本的婚約落到了二小姐身上,大小姐則與將軍訂了親。

院子裡再次恢復平靜,真是可喜可賀。

就在這種狀況下,沒心沒肺的秦醉月繼續過著自己優哉地生活,彷彿那一夜縱情真的與她無關一樣,這也看得好不容易溜來夜探她的仇淵氣得牙癢癢的。

他深深覺得他大概是被她擺一道了!那天要不是她表現得那麼主動,他也不會那麼粗魯就佔有她,後來又因為貪戀她的滋味沒完沒了的折騰她,等到他醒來,才發現她早就消失了,床鋪早就冷了,不曉得她到底離開多久了,後來直到將軍婚約解決,他都沒再看到她,明明大小姐二小姐那天都來到大廳了,紮堆的丫鬟裡頭就是沒有她。

她彷彿就是那個夜晚他做的一場春夢一樣,那個讓他蝕骨銷魂的身子還是一如記憶中白皙,那張看似普通的臉龐一點都不特別,若不是他清楚記得她的氣味與身形,恐怕也認不住院子裡那個低眉順目、唯唯諾諾的丫鬟就是那晚的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呃應該會有點少兒不宜的內容(笑

發想的點是砲灰&春藥

風格是吐槽系的甜寵文

 

大約會在四篇內結束

聖誕節貼前篇

跨年會貼上後篇:D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