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學電影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誰在開創華語電影的新世紀 / 賈樟柯電影手記1996-2008


去年威尼斯電影節結束後,我和《月臺》的女主角趙濤一起輾轉法國,準備去多倫多影展做宣傳。在巴黎逗留時,我從《解放報》上看到了楊德昌新片《一一》公映的廣告,畫面上是一個小孩兒的背景,他正在拾階而上,攀登紅色的高高樓梯。單從廣告上看,我以為楊導又在重複以前電影中的毛病。

他從前的作品不太敢恭維,即使是最出色的《牯領街少年殺人事件》也多意氣而少控制。楊導喜歡弄理念,我不喜歡這種氣味。

趙濤聽說是華語片便想去看,我陪她坐地鐵一路擁擠去蓬皮杜藝術中心附近的影院買票。沒想到電影院外排著長隊,細雨中等待入場的觀眾極其安靜。我被這種觀影氣氛感動,頓時覺得電影聖潔,有歐•亨利小說中流浪漢路過教堂時聽到風琴聲的意境。

但我還是暗自在笑。小趙曾經說過,她最喜歡的電影是《獅子王》,便想她肯定無法接受老楊這部長達兩小時四十分鐘的"哲學電影"。想想自己也不是楊迷,便有了中途退場的心理準備。

但電影開演後,我一下跌進了楊德昌細心安排的世俗生活中。這是一部關於家庭,關於中年人,關於人類處境的電影。故事從吳念真飾演的中產階級擴展開去,展示了一個"幸福"的華人標準家庭背後的真相。我無法將這部電影的故事一一道出,因為整部影片彌漫著的"幸福"真相讓人緊張而心碎。結尾小孩一句"我才七歲,但我覺得我老了"更讓我黯然神傷。楊德昌的這部傑作平實地寫出了生之壓力,甚至讓我感覺到了疲憊的喘息。

我無法將《一一》與他從前的電影相聯繫,因為楊德昌真的超越了自己。他可貴的生命經驗終於沒有被喧賓奪主的理念打斷,在緩慢而痛苦的剝落中,裸露了五十歲的真情。而我自己也在巴黎這個落雨的下午看到了2000年最精彩的電影。

影院的燈亮以後,我發現趙濤眼圈微紅。我沒想到像她這樣喜歡卡通片的女孩會看完這麼長的電影,也沒想到滿場的法國觀眾幾乎無一人退場。大家鼓起了掌。面對銀幕,面對剛剛消逝的影像,我們都看到了自己。做舞蹈教師的趙濤問我大陸為什麼看不到這樣的電影,我無法回答。我們的電影不尋找真相,幸福就可以了,幸福沒有真相。

轉眼到了九月,《月臺》要在釜山影展做亞洲首映,我和攝影師餘力為前往參加。《花樣年華》是這次影展的閉幕電影,餘力為也是《花樣年華》的第二攝影,但還沒有看過成片,等待閉幕的時候一睹為快。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ac98c2e9ff3c.jpg  

 

「我對文字並非一直很拿手。有些人擅於詩,能把事情說得很漂亮,但電影就是自身的語言,你可以用它來說許許多多的事,因為你有時間、還有場景段落。你有對白、有音樂、有音效,你有這麼多種工具。所以你能表達無法以其他方式傳遞的感受與想法。它是個神奇的媒材。

……那不僅僅是文字語言或事音樂而已——而是一整掛的元素全都聚集起來,創造出之前不存在的東西。它述說著故事。它架構出一個天地、一種經驗、只有去看電影才能體驗。

當我抓住拍片的構想時,我就愛上了電影能加以呈現的方法。我喜歡蘊含抽象的故事,而電影的本事就在於此。」(大衛林區談創意)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4db1ece8044dd584c749224aa2a5e3.jpg


  文:鐘瑜婷 攝影:張豫 【南都周刊】


  許久前,張藝謀第一次見到吳念真,直言,「很多人說我一臉舊社會,念真,你也差不多。」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jpg 


壹工業環境:華語電影原地踏步?


  正所謂“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一家電影製作公司,若想更好的在業界生存下去,僅僅靠埋頭苦幹、積極創作是遠遠不夠的。 整個工業的大環境是什麼狀況? 面臨什麼樣的問題? 以及有什麼方法解決? 如何才能做到進步? ……通通都需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而帶領銀河映像走過十五年風風雨雨的杜琪峰,對如今的華語電影工業環境有著一個深刻體會與了解。


  我在邵氏工作時候,去參加影展,邵逸夫先生跟我聊天就告訴我,當初成立邵氏他計劃用25年時間來發展——投資是要看這麼長遠的。 雖然如今電影發展一路都不錯,但是一直沒有一個有魄力的製片家、一個規模龐大的製片廠出現,帶大家發展,而且考慮也不夠長遠,沒有十年、二十年的大計劃,製作上不斷在重複。 所以,我們的電影永遠追不上好萊塢,人家的工業是每十年一大變,二十年又一大變,我們都是在原地踏步。 我們還老以為自己很厲害,其實只是幼稚園。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apanese_Film.jpg donald-richie-60x45cm-05.jpg 

書名:A hundred years of japanese film

作者:Donald Richie 唐納德‧里奇(上圖右邊為畫家Carl Randall所繪的作者肖像)

 

日本電影在遠東最為悠久,這個國家早在18961897年間就知道愛迪生的「電影視鏡」和後來盧米埃爾的「活動電影機」,盧米埃爾的攝影師杜賴爾曾用這種電影機拍攝了日本的幾個街景。

18991900年間,戲劇演員井上和照相師柴田常吉曾拍過歌舞伎(一種古典戲劇)的幾小段演出。在日俄戰爭期間,記者清水和藤原為日本攝製了第一批新聞片(如《旅順口的投降》)。

不久以後,先驅者吉澤及「日本影片公司」先在東京後在京都創建了最早的製片廠和洗印廠。「日本影片公司」是百代公司在東京的分公司,法國人卡米爾•勒格朗為這家分公司導演了《藝妓》、《武士復仇記》等片,由帝國劇院的演員宇田川和金村主演 

1912年前,人們拍了各種新聞片或舞臺紀錄片。到1912年,日活公司的建立標誌著日本電影生產的真正開端。

這家公司在東京專門攝製「現代劇」(現代題材)的影片,在舊都和文化古城京都則專門拍攝「時代劇」(古代題材),把歌舞伎演出的古典戲劇拍成影片。直到1950年,這兩個城市仍然保持著這種分工,依然是日本生產影片的兩個中心。

最初獲得成功的是描寫武士的影片《快刀記》(1915年攝製),現代題材片則有受好萊塢影響的歸山教正攝製的《生命的光輝》、《隱居深山的少女》,和田中榮三根據托爾斯泰原作改編的《活屍》、《髑髏舞》及根據1900年一部小說拍攝的《金色夜叉》(此片以後曾被多次重拍)。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1-1.jpg


2392524_991252.jpg


大陸的賀歲喜劇大片《讓子彈飛》(以下簡稱《子彈》),從北京一路好評到上海,前晚在上海大光明電影院,上千名觀眾在電影放映完後齊聲吶喊「姜文」、「子彈」,形成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交口」(「交口稱讚」的簡稱)風。


而之前在北京接受訪問的姜文,面對最多的問題是「《太陽照常升起》(以下簡稱《太陽》)之後,你憋屈嗎?」這樣的問題。但是到了上海,他面對最多的卻是各種熱情洋溢甚至有點過了頭的讚揚。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家魯能夠鍥而不捨地跟我磨《狄仁傑》許多年,他沒有放棄,沒有氣餒,我覺得比較少編劇能這樣子。

                                                    ——陳國富

2010101511942.jpg

《狄仁傑》編劇張家魯編劇突圍心法

  張家魯:熬過來就是對自己的一個提升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830《通天神探狄仁傑》台灣版海報.jpg



陳國富:我對電影的興趣都是基於對人的興趣
座談地點:北京電影學院
座談時間:2008年3月19日
主持人:曹保平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