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BL-他自逍遙(快穿)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6 替身白月光 (完)

原身沈八寶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跟沈照月差在哪?為什麼明明他是嫡子,沈照月不過是庶子假冒,命運上卻差這麼多?

若說之前舅舅雲中岳不知真相就算了,就說沈八寶被雲中岳找回後,因為過去的經歷被丟到莊子上去他可以接受,卻無法理解為何沈照月逃婚時沈相要將他送上花轎?雲中岳居然也沒阻止?

他不懂為何明明已經認祖歸宗,他還是被捨棄的那個?

但這一切在容竫以沈八寶的身分踏入丞相府後,一眼便看出真相了。

沈則之所以能爬上丞相之位,並且屹立不搖多年,憑藉的除了家族聯姻(沈家有個姑母是太妃)之外,便是世家與大儒的威力了,沈則是當代大儒的得意門生,能當上丞相的十之八九不是孤臣,每一個丞相背後都站著許多盤根錯節的勢力與關係,沈則大概是最懂得審度時勢的一個。

原身當過奴僕當過小倌,還曾有一段流浪琴師的經歷,還不到三十歲就已經被生活搓磨得十分狼狽,那怕天生氣質好,吃了許多苦之後那一點美好也磨滅得差不多了,被認回沈家之後自然與丞相府格格不入。

人的長相是天生的,但後面的氣質與長相卻全來自於自身的經歷,和原身不同的是,容竫成為沈八寶以來,幾乎沒吃過太大苦。他將大多時間都拿來提升自己的醫術,大概是因為事不關己所以根本不急著認親,反而不動聲色地把自己的身價提高。

懂得談判的人都知道,如果一開始就屈於弱勢,談判的時候不僅拿不到好的籌碼,甚至容易因為自卑或是自覺低人一等的關係,壞了氣勢,氣勢弱了要想贏得談判就更難了。

要說沈相或雲中岳這樣的人心中沒有一點自己的小算盤容竫是不信的,就說秦疏琅,若不是他與雲中岳相似的外貌,恐怕也不會引起他的注意,繼而追了過來,如今能走在一起也脫不了這個前綴的原因,若他只是個普普通通的貧窮大夫,秦疏琅家裡也不會同意兩人在一起,對此,容竫腦筋清醒得很。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5 替身白月光

迷迷糊糊從夢中甦醒,窗外陽光灑落,天氣正好,身體放鬆而慵懶,似乎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麼沉了,恍惚中,秦疏琅還沉浸在昨夜美妙的夢境裡。

他和那人把酒言歡,抵足而眠,那人的眉眼在酒意薰染下水汪汪的,格外勾魂攝魄,向來冷淡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後來似乎還發生了一些充滿潮濕與喘息的事,只是他醒來記憶模模糊糊的,只餘蝕骨銷魂的快意。

「一大早發什麼愣,還不起來?」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秦疏琅一愣,才發覺自己窩的地方有點不對勁,懷裡摟著的似乎不是棉被,而是個軟軟熱熱的身體。

低頭一看,發現自己如同八爪章魚般緊抱著某人不放,秦疏琅一僵,昨晚的意識逐漸回攏,似乎、好像、可能……不!他真是向天借了膽子,居然趁酒後對那人這樣那樣把神祕書冊上的事情全做了一遍。

「我餓了。」折騰了一晚上,又被人抱得死緊,沈八寶因為睡眠品質不佳臉上多了兩個黑眼圈,他只不過比秦疏琅早醒一刻,本來看秦疏琅醒了他還想著早餐應該不遠了,怎知這人醒是醒了,卻不知發甚麼愣,絲毫不見昨夜的體貼細心不說,手勁也沒鬆上一些,箍得他難受死了。「還不起開?」

「呃、喔……我!我會負責的!」秦疏琅慌忙跳了起來。

「負責什麼?」沈八寶給了他一個白眼,自顧自下床穿衣。說起來昨晚雖然被推倒的是他自己,但秦疏琅還算能調教,事後兩人都清理過,被褥也換過,所以除了被迫當抱枕讓他睡得不太舒服之外,身體倒是沒有其他不適。

「我……」

「我說我餓了。」沈八寶毫不留情打斷他,將自己打理整齊,束髮更衣,率先推門走了出去,秦疏琅一驚,慌慌張張套了衣服就追了出去,一路上各種伏低做小,沈八寶一看就知道這人把昨晚兩人到底怎麼滾到一起的忘光光,但理解是一回事,要不要給他好臉色就是另一回事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4 替身白月光

好說歹說,對於半路冒出來的「舅舅」,沈八寶最後還是信了。

說來也容不得他不信,畢竟那天客棧被迫清場時,二三寶可從旁人的閒言碎語中聽到不少,再加上有那孫七誤認沈八寶為沈照月在先,兩個弟弟想起哥哥似乎從小就與旁人有些不同,竟是鼓勵沈八寶去認親,事情的發展最後以兩個弟弟外加黏皮糖秦疏琅中了好幾次癢癢粉做為收場。

沈八寶原本就是個孝子,自然早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不似尋常,畢竟一般人家的孩子若是生病夭折也不可能隨意丟到亂葬崗去,會送到亂葬崗去只有惡意遺棄之類的原因,雲中岳在確認沈八寶肩上真有胎記後允諾會查明一切,沈八寶只好就驢下坡,同意「考慮」認親的事宜。

如果就容竫自己的個性來說,這親可認可不認,畢竟就算他被認回沈相家,養父母與幾個弟弟也未必能得到什麼好處,自然也沒有什麼攀附或靠山的優勢,再說二三寶原本就是寒門子弟,能當個秀才成為舉人已經頂天了。

沒有名師精英教育,又沒有行遍天下與足夠經歷,思想不深刻策論哪寫得好?要真的爬上去成為狀元的機率極低,最大的可能就是被派去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小地方當縣官,天高皇帝遠,靠山再強也遠水救不了近鄰,有跟沒有一樣。

但是原身的願望偏偏就有這一項,容竫也只好細細謀劃,務求穩妥,畢竟他可做不來上趕著巴結的事情,認親歸認親,要不要回去另當別論,他一方面等著二三寶放榜,另一方面則致力在師門發光發熱,才過完年,就不得不隨著師伯們進宮為貴人治病。

雖然覺得醫者不應拘泥小節,不過畢竟是要進宮,沈八寶乖乖的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也是師門的標準制服。

樸素的青色袍子,衣服邊緣與腰帶上均繡有師門的圖騰,長髮以木簪固定,整個人看起來清清爽爽的,更顯得眉目精緻,他隨著長輩們進宮,遠遠的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其中有主角受的,也有主角攻的。

話說原本劇情線中渣攻會對沈八寶一見鍾情也不是白來的,沈八寶與沈照月的面容有九分相似,差別最大的其實是眼睛還有那一身氣質。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3.替身白月光

按照慣例,沈八寶既然拎著介紹信,到了京城最先拜見的自然是師門的前輩,不管哪個時代都一樣,「有關係好辦事」,沈八寶這幾年雖然存了一點錢,但要靠這點錢在京城立足那是不可能的,別說盤個鋪子了,小院子都買不起,更別說鄰近大考,京城裡許多客棧跟院子可說是供不應求,想租都租不到,這時候師門的效果就出來了。

沈八寶既然帶了兩個弟弟上京,自是想留在京城一陣子的,不說為了弟弟們的考試,就說為了劇情他也得留在京城,幸好前幾個月師伯知道他打算帶弟弟們上京就事先聯絡了京城這邊的師門醫館,這不他們前腳才到京城,後腳就被帶到事先準備好的小院了。

安頓好兩個弟弟,沈八寶跟著師兄一頭鑽進藥房裡,早先為了醫案與各地師兄弟交流時,京城便是交流最頻繁的,先前誰也沒見過誰,如今這個醫毒雙修的神醫小師弟既然上京,哪可跟羊入虎口差不多,足足半個月沈八寶幾乎是小院子跟藥房後院兩點一線,每天都有開不完的「研討會」,好幾次太累了甚至直接睡在藥房裡,日復一日埋首討論與演練實驗。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2.替身白月光

五年的相處,潘郎中幾乎把沈八寶當自己的義子看待,不僅將醫術傾囊相授,得知他打算隨二寶前往宣城,還刻意為他寫了介紹信,信中究竟寫了什麼沈八寶雖然不知道,但看師伯和藹可親的態度,可見全是好話。


他們提前了將近半個月抵達宣城,多虧潘郎中事前打點,他們三兄弟有了一個小小的院子可以暫居,二三寶專心窩在屋子裡讀書,八寶去藥房工作。


忽然空降一個陌生學徒,要說藥房原本的夥計沒有一點小心思那是不可能的,但沈八寶向來笑臉迎人,事情再多再累也不抱怨,反而有意無意幫身旁的人一些小忙,別人撿錯藥他也不聲張,就是靜靜的幫別人調整回來,髒累的活他也不避,晚上下工還會一一跟掌櫃、郎中們告辭,不到幾個月就把大多數人的好感度刷滿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1.替身白月光

容竫並不是第一次遇見當替身的任務,但這次的任務卻是狗血得讓他哭笑不得,原身沈八寶本是丞相嫡子,出生時因生母出血過多差點難產,僥倖生下後卻被姨娘用差不多時間出生的庶子掉包(姨娘謊稱自己的孩子夭折),原本被丟到鄉下,怎知兜兜轉轉又被賣回沈府成了嫡子的小廝。


桃花樹下渣攻皇子對冷淡矜貴的「嫡子」一見鍾情,但當時的嫡子乃是穿越者,胸中自有丘壑,恨不得在這落後的古代大開金手指創造一番偉業,發現小廝八寶與自己長相十分相似後,偷溜出府時便總和他交換身份,直到姨娘意外發現嫡子的把戲,為免暴露身世的真相把八寶再一次打發出去,賣到了江南的小倌館。


劇情力量是驚人的,都已經離京城遠遠的了,雖然只見過一面卻對白月光念念不忘的渣攻,在江南偶遇沈八寶,為他贖身將他帶在身邊,兩人著實甜蜜過一段時光。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5.炮灰小王爺 (完)


一晃經年,劇情轟轟烈烈的展開,只是這次,葛扇被容竫預先安排到欒青雲身邊,成了一名軍醫,而如今欒青雲並不是原本劇情線中聲名赫赫的大將軍,雖然經歷過不少戰役但小將軍的名號還是牢牢戴在頭上。


人是一種很奇妙的生物,如果遇到危機時,身邊沒人可以依靠或參詳,就會逼得自己迅速成長起來,但若身邊的人都很有能力與想法,再有能力的人也會因為沒有施展空間或沒被壓力逼到極致而發揮不出超常的能力,現在的欒青雲就是這樣。


容竫提前安排進軍中的那些人才,在短短幾年內因不同的戰役而發光發熱,不管是北疆或南疆,都有出色的將才與軍師後勤等等資源,多虧今上看重軍防,這些沒有派系的孤臣頗得重用,當然容竫雖然對上司開誠布公,卻還是留了一手。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4.炮灰小王爺

離開京城之後,容竫便一直保持著易容的狀態,就連衣著都頗為小心,刻意避開了一切可能透漏真實身分的東西,陌生人見了頂多猜測他是富家名門公子,不會主動往逍遙小王爺身上想。

這一來是為了遮掩身分,方便行走江湖,二來則是面容平凡一些比較不容易惹來麻煩,畢竟逍遙王容飛與卿衣這對夫妻的樣貌辨識度太高,雖然平時容竫十分小心,但到底拿不準是否有人掌握了他的畫像,為求穩妥自然慎之又慎,當然也不想因為容貌而當街被什麼混不吝的路人調戲就是了。

容竫的易容靠的是薄薄的人皮面具,改變比較大的部分只有眉眼的角度,除非刻意伸手去摸,不然不太容易被人看出破綻,與他相反的是霍重山。

霍重山身兼二職卻沒有易容的習慣,作為懸鏡山莊莊主他大多以真面目示人,衣飾樸素,但若以赤邪幫幫主出面則戴著面具,穿著紅衣,南下絹城途中,容竫才反應過來,好似霍重山從來沒想過在他面前掩飾雙重身分?

第一次在畫舫上遇見時他穿著紅衣,旁邊似乎放著類似面具的東西,後來在銀杏亭遇見時對方一襲玄衣,玄色衣服讓他的妖孽感當場變成禁慾路線,也難怪這人行走江湖多年從未被人揭穿,畢竟光是衣著不同戴面具,整個人的氣質就差了十萬八千里。

大比結束後,新的武林盟主出爐,隱門也打進了前五名,霍重山果真如之前允諾的一般,帶著容竫一路玩耍過去,若不是事先知曉這人根本沒來過這些地方,資料全是手下收集的,恐怕他真會以為這人把江南玩透了才能如此熟門熟路、如數家珍的帶他又吃又玩,甚至帶著他去人跡罕至的小鎮賞「霧」。

這座小城又被人稱為霧鎮,一年四季每一個夜晚都會起霧,清晨時,濃霧甚至伸手不見五指,曾有個詩人以此地竹林之霧寫詩,也不知霍重山手下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但這充滿魔幻感的地方的確讓他心情頗好。

他還從不曾看過這麼特殊的氣象,要知道一般霧大多天一亮就散了,此地的霧卻總是午後才散,傍晚便又聚攏起來,鄰近幾個小鎮村莊都沒有這種狀況,也就讓霧鎮顯得更為特別了。

霍重山安排的居所附近便是大片竹林,夜裡容竫洗梳後沒急著睡下,隨意披了件外袍,提著燈籠在竹林閒適漫步。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3.炮灰小王爺

十日後,武林大比正式展開,容竫身為隱門門主,並不像其他門派幫派那樣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認識自己,他慣常喜歡悶聲發大財,基本上都是走低調路線的,因此當天在代門主的帶領下,就如同跟著前輩們來觀摩比試的小朋友一樣。

懸鏡山莊在武林間的地位超然,一來是因為山莊背後有著許多錯綜複雜的勢力,二來則是因為懸鏡山莊本身就曾出過三個武林盟主,整個山莊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幾百年前,而靖瓏國的歷史不過也才一兩百年,在幾百年陸陸續續擴建的狀況下,如今的懸鏡山莊占地甚廣,光是小院就有近百個,簡直就是歐洲古堡的古代版,每當十年一輪的武林大比開始,山莊裡就會住滿各門各派的精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別說此時聚集了最多武林人士的懸鏡山莊了,還沒入住山莊,容竫一路上就看著各種愛恨糾葛,場內有藉機報仇的比鬥,場外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自然也有不同勢力之間的聯姻或明爭暗鬥、愛恨糾葛。

雖然隨著隱門入住懸鏡山莊,但除了第一天開場之外,前五天的比試容竫一場也沒去,在昭城逗留那幾天,他幾乎天天往楓葉亭跑,一來是因為楓葉亭風景極佳,從早到晚景緻不同,二來則是為了那神秘的茶。

那賣茶的老頭性格奇特,雖然每天夜裡都會在亭邊煮茶,卻不賣茶葉,容竫軟磨硬泡了幾天也沒能成功買到茶葉,倒是意外和老頭變成朋友,學了煮茶功夫。

不同世界與時代的煮茶方式均有不同,光是不同的水與茶葉就會有千百種變化,容竫興趣廣泛,能多學點什麼他還是充滿興致的,比試這幾天他除了到處看戲之外,就是閒來無事遊歷懸鏡山莊周邊的風景。

這天,他帶著容七跟隱門的執事長老到銀杏亭賞景,隱門的成員千奇百怪,各行各業都有,渴望成為人上人的葛扇便是被安排到隱門底下,等訓練出師之後,就可以開始執行任務了。

在系統任務沒有特別要求的狀況下,容竫其實不會刻意去拆CP,畢竟有些感情越阻止越熱烈,出手反而會因為主角光環的緣故而後患無窮,他更喜歡按照主角個性分別設計、釜底抽薪。

就如同在這個任務中,他為欒青雲安排了許多競爭將軍職位的對手,巧遇葛扇後又搶在敵國之前吸收他,還特別安排了洗腦訓練一樣,不管這兩個人最後會不會真的再次相遇相愛,他都有自信把劇情拉偏,要想雙宿雙飛可以,滅國想都不要想!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2.炮灰小王爺

煙花三月,一架外表樸實沒有標記,內裡卻十分精緻的馬車駛進昭城,馬車外除了車夫之外,還有一個高大沉默的黑衣侍衛,腰間別著一把黑黝黝的細劍,馬車在昭城裡最大的一家茶樓前停了下來,侍衛搬了個凳子沉默的等在一旁,不一會兒,門簾被一隻白皙的手撩開,一個面容清秀的公子將手輕搭在侍衛手臂上,從容的下了車。

三月的昭城已經回暖,街上熙熙攘攘,人聲鼎沸,公子面冠如玉,雖只是清秀之姿,卻有一雙溫柔沉穩的眼睛,他表情很淡,卻讓人一看就覺得親切,絲毫沒有距離感,他慢條斯理地走進茶樓,挑了張靠邊的桌子坐了下來。

幾個小菜一壺熱騰騰的茶被送了上來,公子斟茶自飲,那優雅從容的姿態好似並不是在一間塞滿江湖客與市井小民的茶樓,倒像是在文人雅士之所一般,普普通通的茶水也教他喝出幾分風雅。

人們吵吵鬧鬧說著十日後將在城外懸鏡山莊舉行的武林大比,說著這些那些人的八卦,不一會兒,一對抱著琵琶的「父女」走了過來,老父雖然瞎眼,一旁的「女兒」卻沒瞎,遠遠的看見容竫低調顯貴的穿著,再對比一旁粗魯無文的江湖大漢,拽著老父硬擠了過來,雌雄莫辨的清亮中音響起:「公子可要聽曲?」

容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穿著破舊的女兒拍了拍父親的手臂,拉他在椅子上坐下,琵琶聲一起,江南小調便婉轉響起。

容竫穿越過不少世界,各種曲子也聽過不少,這對父女的技藝並非最好的,他閉著眼都能挑出幾個錯處,但這大概是第一次遇到主角為了幾分銀錢在他面前唱曲,是的,眼前這看似十三、四歲的女娃,便是劇情中那教小將軍叛國的奸細。

資料中寫著這人是孤兒,三歲那年被丟在乞丐窩裡,跟著乞丐們學會了各種偷搶拐騙之術,他身邊這瞎眼老漢也曾是個乞丐,小受男扮女裝,拽著老漢上街唱曲賺錢之餘,偶而還是會出手扒幾個看不順眼的人的錢袋,私底下生活過得十分滋潤,劇情中,他是被敵國在靖瓏國的暗線吸收,允他財寶權勢。

小受葛扇原本就三觀不正,對靖瓏國或是敵國都沒有特別的歸屬感,自然也沒啥道德觀,被吸收後他恢復男身,幫敵國做了不少任務,接近欒青雲也是他的任務之一,只是大約是主角鐵律,葛扇假戲真做,兩人還真處出感情來,只嘆這一國子民全成了他們戀愛下的犧牲品。

容竫出現在昭城並非為了主角,在這裡遇見葛扇他也十分驚訝,他是為了這次武林大比而來,隱門雖然掌握在他手上,卻非朝廷的附庸,一個江湖門派要維持勢力,錢財與武力均不可少,此次大比決定的是武林盟主,雖然他至不在此,但是隱門好歹得打進前十名,刷一刷能見度。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煮酒烹茶 閒看花落
走遍不同世界
他自逍遙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