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 138  

 

有一陣子,很常遇到有人問我,若是不知道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怎麼辦?要怎麼樣才能確定自己想做什麼,想追求什麼?若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樣的生活或人生怎麼辦?

那時給他們的答案,通常大多是建議他們暫時離開一直在做的事情一陣子,等到心情沉澱下來,心裡還是想做還是糾纏的那件事情,通常就是自己最想做的事。有時則是藉由反覆詢問細節來幫對方找出真正想做的事情。

但在這些過程中,也常常會在詢問中發現,很多人說自己一心想做(卻被阻礙不能錯或是錯過)的事情,常常出自於對現實不滿的逃避或某一種寄託,甚至是因為內在積壓了某些壓力,誤以為只要去做某件事情就可以完全解決自己的困境

例如討厭被管,所以自己創業,卻不知道每天從早忙到晚不能休息,還有每天會遇到千奇百怪的客人與營運壓力有多重,例如以為炸雞排絕對比爆肝工程師好做,卻不知道每天站在油鍋前不停的重複一樣的動作,收攤累得像狗一樣(還要刷洗攤子跟準備隔天的材料)其實也與工程師相差不遠

例如不喜歡朝九晚五,就想著要當SOHO,卻不知道SOHO也常有接案壓力,業主只想壓榨或砍價,業主總是在奇怪的時間或是早就交件幾百年時打電話來"揮"(台語),寫稿的人每一本都要經歷可能被退稿或是修稿多次的壓力,可能面對著帳單來了稿費卻還不下來,諸如此類問題,諸如此類現實,每一個國家,每一個城市,每一個行業都一樣存在。

這趟遠行我們走了七個國家,十一個城市,從接觸完全語言不通的外國人,觀察形形色色的店家與觀光客,到陸續接觸到一些移民或來歐洲工作的東方人,不管是泰國,韓國,上海觀光客,遠從溫州青田來開店營生的老闆,從浙江千里迢迢來打工的女孩,或是假結婚嫁到日本去開按摩店的上海大姊,

以及十年前到布達佩斯工作,終於開了自己的餐館的大叔,因為國民政府來台時,父親拋下全家跟著來台,他們家裡原本有些家產,那時政權轉移,家裡的老人家就被鬥了,這些林林總總,從不同人口中說來的真實人生與經歷,都讓我們收穫很多

早上下樓吃旅館早餐時,電視裡正播著義大利總理蒙蒂很認真想促進義大利經濟可以持續成長的新聞,那不勒斯混亂的治安再一次上了頭條,記起在布達佩斯時,餐館老闆也曾說,匈牙利景氣不好,許多人就只有賣祖宗的房產來換點錢,但是卻又很希望有非常好的社會福利,再加上全球都有人口老化的問題,社會福利越優渥,經濟壓力就越大,自然政府也會負債累累(這也是全球共同的問題)

在希臘時,雅典也只有某些區域比較好些,我們在觀光區的大餐館吃飯時,我去二樓上廁所,看著偌大的空間裡放滿桌椅,因為景氣不好加淡季,已經一陣子沒用到二樓了,連免洗的不織布桌墊都沒鋪上,窗台堆積著薄薄灰塵,在聖島時,也看到那些坐在店門口招攬生意的店家一臉意興闌珊的模樣,在羅馬住了幾天,每一天都要多繳一筆旅客稅(大概一天一歐~一點五歐左右)也看見缺錢的政府試著要多在新移民身上收稅,結果才提議出來就吵得亂七八糟

每一個國家,每一個地區,都有自己的問題必須要面對,也都有各自的現實要面對

從偏東歐的布拉格走到了義大利,看見許多人下班匆匆買個披薩或麵包回家吃,只有假日才穿得漂漂亮亮,扶著老人家外出聚餐(甚至從不去吃館子),許多店家甚至比台灣日本那些餐廳都還樸素簡單許多,許多電梯又小又狹窄,因為還能用所以也不會急著換,許多幾百年的老建築就這樣擺著,成為廢墟,或是易手成為了餐廳或旅店,我在好幾個古城都曾看過廢棄的屋子,這兩天甚至看見有一棟外表漂亮乾淨的老房子,門口被滿滿的紅磚填滿,避免遊民亂鑽進去住或是遭人破壞

好幾個都市角落都有著滿滿的塗鴉,布達佩斯的車窗玻璃每一片都被刮花,各地的街角也都有各式各樣的痕跡,流浪者,遊民,乞丐,騙徒,扒手,每一個城市都有陽光的一面也都也有陰鬱的一面

真的走出台灣,才知道世界很大,台灣真的太小了,我們每一個也都太急了,急著要否定甚麼,急著要肯定什麼,急著要逃避甚麼,急著想逃離自己的焦躁與煩惱,急著吃飯,急著瞎忙,急著要把自己貼上標籤分門別類

可是啊,為什麼要這麼急呢?

這幾天我們在佛羅倫斯停留,找到的便宜旅社離市區有點距離,是巴士22號線的底站,很接近機場,附近全是大樓型的住宅區,幾家飲食小店便宜又親切,看起來不過三十歲的一對兄弟悠哉又認真的忙進忙出,弟弟長得很帥,可是不管是準備料理或是煮咖啡,全都做得很認真,他們就這樣守著一家店,每天辛勤努力的工作著

我不曉得他們是否也會有明星夢或是想追求著甚麼出人頭地,但人生並不是一定要去追求什麼成名的十五分鐘,我和銀快站在雅典衛城旁,看著飽經歲月與戰火的遺跡默默的矗立山頂,在羅馬看到那些頹圮的古城牆,每一條流經大城的河水,從古至今也都只是靜靜流淌,過去可能時時氾濫成災,現在俱已因歲月而沉寂

當你面對的是西元前的建築,當你觸摸得到兩千年前的石柱或磚瓦,你還會覺得,人的一生很長嗎?還是會覺得一切都太短暫了?

抵達佛羅倫斯那天,隨意打開電視,正巧電視再播義大利文配音的全面啟動,這部電影裡,渡邊謙演的角色一直讓我印象很深刻,曾汲汲營營想要創造某種成就的他,在漫無邊際的夢之囚牢困住了多少年月,十年一覺黃粱夢,無止境的夢境過早演繹了人生的悲涼,無論是爭什麼、求什麼,不滿甚麼,很多事情都只是一個當下而已

我們都沒有背負什麼重要的任務,沒有對這世界有甚麼重大虧欠,這世界原本也是沒有缺陷的,也許每日每夜發生在人們身邊的事情有些令人開心有些令人痛苦,也許要走到人生終點前,還會遇到很多很多迷惘與痛苦

但是啊,人生是這麼長又這麼短,為什麼要急著去幫自己貼上標籤,急著憤怒或焦急,為什麼要急著看清身旁所有一切(若是太心急而誤看了這個世界也錯看了自己呢?)為什麼要急著累積恐懼來讓自己害怕慌亂呢?

如果還找不到自己想做的事,先從自己能做的事情開始就好

如果還不知道自己人生的方向,那先從自己喜歡的事情開始就好

只要願意一直做一直往前走,無論是老死都住在同一塊土地上,或是盡自己可能去看看世界,不帶偏見的去試著了解別人,不要急著決定或逃避,好好的體會生活的滋味,好好的去嘗試自己想做或想了解的事物,屬於自己的答案就會慢慢浮現

那是沒有人可以告訴你的答案,也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也都會有一個專屬於自己的答案

所以,如果你對你的人生迷惘,如果你很羨慕別人可以去做甚麼,可以成為什麼,或甚至羨慕我們這對可以傾家蕩產跑出來流浪的夫妻,那麼,你也可以試試看啊:D 試著去做那些事(但別急著要馬上就變成成就),試著省下一些奢侈品或是手滑,積一點錢就可以出去流浪了

不嘗試,不沉澱,就不會自己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不去看看這個世界的廣大,卻只放大自己內心的焦慮或恐懼,自然也就會看不到那屬於自己再明顯也不過的答案了,就算是再簡單不過的答案,也得自己完整走過人生這一遭,才能真正看見並且體會,

一直很喜歡保羅柯爾賀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那本書,故事中的牧羊少年遶了一大圈,最後發現寶藏就在自己年少時牧羊的地點,現實中的保羅柯爾賀在與父母抗爭多年,多次被送進精神病院強迫矯正他愛寫作的這個"病",最終是他的父母理解了,這世上屬於保羅柯爾賀的人生答案是寫作。

出國流浪月餘,在接收新鮮事物刺激的同時,也看到了每一個地區的現實與真實,在旅途中與完全無法理解的語言碰撞,內在的自己與外在的自己也會激烈碰撞,昨天一整個晚上我失眠了,清晨將丈夫搖醒,與他促膝長談,流下了一些淚水,但心卻輕盈了起來。

無論人在何方,無論走到世界哪一個角落,自始自終,自我還是與我們緊密的靠在一起,無論是工作或旅行,無論是實踐或空想,沒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但也就是因為這些不容易,我們才會一點一點成長,一點一點的進步,而人的分辨力,乃是隨著自身閱歷而增加,不管那個分辨力是來自看見外在的真實,或是自己內在的真實

給自己多一點時間,無論是我或是你,終有一天我們會看見自己的真實

要有耐心喔:)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