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faf073jw1dh8wa1vz6tj.jpg  


我所未曾預料到的是,回顧過往有時會成為一件很有殺傷力的事。

基於某些我過去未曾思索過的理由,我一直避免重看自己的舊作。每回我必須重看,或被某種好奇心驅使而重看舊作時,不論看的是哪部電影,毫無例外的總會覺得很不舒服,老是得拼命上洗手間,覺得焦慮、想哭、憤怒、恐懼、不開心、懷舊、感傷等等。

由於這種無以名狀的內心騷動,我當然會避看我的電影。對於我的電影,我往往朝好的方向去想,即使那些拍得很差的片子也一樣。我會想,我盡過力,而在拍攝狀態中的電影也的確很有意思。現在如果仔細回想,仍可感覺當時那種拍片的樂趣。於是我在記憶中穿梭,在那些昏暗不明的電影場景道路上流連徘徊了好一陣子。

                        ──伯格曼論電影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