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疲倦都以一種嘆息的姿勢進行
幾根燒斷的菸 幾段發霉的愛情
幾首庸俗的詩
就是我生命的全部了


有人說只要跳上車來一段公路之旅
就能告別沉疴的皺褶
孤獨及其所創造的



徹夜
整條公路的星光閃爍
沒有任何站牌與燈號
過往的車輛從未停駐
而我的愛情永遠是快速運轉的悲劇
找不到一枚指紋可以停留 


第三層夢境裡的
你和他與她及他
都已經成為隔世的傳說
我只剩一杯走味的酒 一截菸灰
一個回不去的房間


麻繩在手腕上留下纏綿的印記
而我溺死在深沉的疲倦裡
靜靜躺在你的後車廂
滲入腥紅色的絨布
再也不願甦醒



詩:沒力史翠普

20110620pm1258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