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他死後
我將他埋在壕坑中

乾涸的血覆蓋他的眉眼
旌旗軟弱的偎在胸膛
為他殉葬

「你已經毋須再恨,毋須再想,
 戰爭已經結束,時代已經結束。」




2.
他死後
不知道自己已經氣絕死透
還以為只要臥在壕坑中就能等得到救援

他低頭細數自己斷掉的肋骨與腿骨
粗礪手指撥動身上每一個刨出小洞的傷疤

鮮血不知何時已經乾涸
他覺得自己感覺前所未有的好
他充滿力量,絲毫不覺冰冷

「我還能再戰」他的眼底燃起冰藍色火燄
燒灼著冥土大地,呼喚著噬血紅花




3.

每一個夜晚他都會不停嚎叫
哀慟呼喚所有慘死的戰士
召喚幽冥的力量

無處憑依的遊魂
將順著蜿蜒的河水
在街市的雕像前集合

他們眼神空洞,身上帶著
蝕銹的刀與滿腔無處落腳的恨

他們的族徽已經湮滅
血脈早已斷絕

死去的魂魄卻還未消逝
蜉蝣在不停輪替的世代

尋尋覓覓
下一個重生的機會

 

 

 

 

詩:沒力史翠普

20110628

20110630PM7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