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DfX8Wi1cL._SL500_AA300_.jpg


摘自The 38 Most Common Fiction Writing Mistakes

27、不要自我批評到死掉 作者:Jack Bickham作品 翻譯者:沒力史翠普


 


當一個作家得先學會的事,就是學會可以幫助自己改進的「自我評判」,但自我評判絕對不是過度挑剔或過度擔心,身為一個作者,你一定得對自己的作品嚴格看待,找尋可以改進的地方,但千萬不要讓情緒過度渲染,也不要過度批評自己,這些負面的自我懷疑將會導致作者毀滅。


我們最常聽到新手作家的致命自我判斷往往不脫「我寫的這個故事真是蠢透了!」、「我恨我的主角,他真是大笨蛋!」、「所有的劇情都蠢透了!」


我想這些作者之所以會說出這樣的話,他們內心其實是想說「我已經盡力了,但我真怕我寫得不夠好,會讓你覺得我是個白癡才會寫出這些蠢東西。」


像這樣的恐懼,就跟頭痛和退稿一樣,都是寫作的一部份。


不論你是否瞭解,但每當你在寫小說時,其實你是在暴露你的夢想與你最深層的感情。即使是用小說這樣間接的方式來展現自己,這仍是一件非常嚇人的事情。


更進一步來說,寫作與個人的自我人格結構有很深的關係。


我常常在讀學生的課堂作業時,看見學生嚇得發抖的樣子,他們總是會有一種:批評我寫的東西,就是批評我的人格本質,甚至是批評我的存在意義一樣的感覺。


作者總是擔心一旦讀者覺得這本小說寫得很蠢,接下來就會想這本書到底是哪個笨蛋作家寫的?既然他會寫出這麼白癡的東西,那他一定是個廢物、白癡、米蟲、人渣……


寫作時,你會擔心有些角色、對白、劇情很蠢是正常的。


這很正常也很危險。


因為當你在寫初稿時,你該做的事情不是批評而是創造。


所以這時任何在腦中響起「這好蠢」的想法都是不好的,這只會搞砸想像力與創造力的運作,要是在你寫大綱時出現這類聲音,請把他丟出腦外,然後繼續往下寫。


我想大家都瞭解人有左右腦之分,右腦管感情和想像、創造與直覺,左腦則掌管邏輯、分析和評斷,但這兩邊的溝通並不完美,理論與實際上的生理證據都證實「理智的左腦一直想控制瘋狂的右腦」。


當你在寫小說時,靈感、角色、場景、情節摘要都是從你的右腦蹦出來的,但他們剛開始可能是混亂不成行的,接下來就會換你的左腦登場,他會開始分析,讓那些漂浮的字句與想法合理化、組織化。


然後你開始坐下來寫第一份草稿,開始用右腦來想像一個還沒被整理過夢想,但在你編寫草稿時,你的左腦並沒有閒下來,他得負責語言,還得堅守崗位隨時監控,不能讓你編寫的夢像脫韁野馬一樣到處亂跑。然後在你審視自己的稿子時,左腦會發揮更大的作用,開始尋找有無邏輯上的漏洞,檢查故事的編排、角色的動機,有無寫錯字或字句不順等等。


因為寫作成為了一件因你左右腦輪流掌控,攜手打造而出最神奇也最美妙的產物。


但你千萬得注意,當你在編織故事的階段時,應該是由右腦來主導,評論的左腦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袖手旁觀的,但大多數人的左腦常常會跑出來干擾,釋放「這個太白癡了!」、「別人一定覺得這段蠢斃了」的雜訊干擾。


換個方式來說,像「蠢斃了」這類自我恐懼訊息代表兩個意義,一個是你在創造階段時,腦袋用錯邊了,使用了邏輯編織劇情,而非右腦創造劇情。另一個可能則是你被左腦干擾,雜訊讓你對故事產生反感,拖累了你編寫故事的速度。


我們當然需要左腦來檢視故事,但絕對不是用在我們編寫大綱打草稿的時候。


就像我們開車上要盡全力發揮創意的草稿高速公路時,你需要聚精會神的開車,而不是讓視線停留在地圖上。


所以當你擬好計畫開始寫作時,做為作者修行的能力之一,就是你得學會辨識那些「笨蛋、白癡」的負面恐懼。寫作這件事情往往與我們的自尊心緊密相連,因此我們一定都會害怕。但千萬不要讓恐懼拖累我們的腳步,也不要讓老古板的左腦胡亂批評而把事情搞砸。當你上路後,你要相信自己,要相信那張先前由合理性略修飾過的創意地圖,順著地圖,帶著熱情、想像力與喜悅走下去。


這時我幾乎可以聽到你在喃喃自語「可是有時我寫的真的很笨!」。


嗯,沒錯!即使是莎士比亞也寫過一些非常白癡的東西,但那又怎樣?


即使你寫出宇宙霹靂蠢的東西,世界末日並不會來臨。請千萬記住,當你在寫的時候,你的首要工作是把你右腦所有想到的東西通通寫下來,要是你寫的東西真的蠢到不行也沒關係,你可以在審閱修稿時再修改他。


你若想成為一個小說作家,就得體認到所有作家都很害怕,怕故事很蠢、怕沒有靈感、怕賣不出去、怕沒人注意。身為小說作家,不僅要擔心故事很蠢,還得擔心更多事情。有些煩憂永遠不會離去,你只能學著去接受。


至於擔心故事很蠢這件事,其實是件能被拋在腦後的小事——只要你能察覺到這只是嫉妒的左腦看到右腦在玩耍時,不甘心的鬼吼鬼叫罷了!


當然,你可能仍覺得很白癡,仍會害怕,擔心丟臉,但現在你知道——這世界上最蠢的事就是想「它」很蠢。


最後,讓我們來看看問題的另一邊。


你的困境有可能糟透了,你也有可能會成為那些渺小、注定失敗的小眾作家。


這些人他們認為自己字字珠璣,每一個想法都該流芳百世,每個角色都是神人英雄,每個橋段都是經典。他們從來不認為自己寫得很蠢,因此即使在他們需要自我批判時,也不會去做。


他們聽不進意見,從不研究出書作者的優點,也不關心讀者的實際感受,然後將所有時間、感情和精力,通通花在保衛自己巨大自尊的傷口上。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你絕對曾認識這種人。


當你指出他們作品中的一個問題時,他們會說你根本就不懂!當你建議修他們改某一個標點符號時,也會讓他們抓狂。「我絕不更動我的文章,他們是完美無缺的!要是你敢動這個(文章甩在手上)任何一個字的話,那是在侵害我創作的精神和才智!」


這才是真正需要擔心的一群人,因為要是他們無法學會敞開心胸,他們就不會成長。而不願意成長,他們會吃盡苦頭。


因此你現在必須知道,當你擔心「很蠢」,並不是件壞事,真正你必須要學會的是——不要再想。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