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搶救和親的妖狐

 

 

出乎意料的是,優曇似乎提前預見了麗芙凱瑟的困境,在她踏上飛船前,一枚裝有小飛船的空間鈕就到達她手裡,還附帶了一個能干擾錄影系統的小玩具。

獸人聯盟的科技果然比帝國強悍許多,果然是有競爭才有進步嗎?想起帝國那群成天只懂得爭權奪利、尸位素餐的蠢蛋,麗芙凱瑟幾不可微的嘆了口氣。

拜優曇的貼心所賜,原本的計畫因為技術到位,顯得更加完善了些,等到優曇乘著抹去標籤的飛船,經過幾次時空跳躍來到兩人相約的小星球時,只見艷紅色的九尾狐狸正懶洋洋地趴在草地上曬太陽,旁邊是端著茶水與點心的小型機器人,見他到來,小狐狸翻身原本想打招呼,沒想到這一翻就落入一個溫暖寬厚的懷抱裡。

「麗芙凱瑟。」她的獸型比她想像中更小一點,抱在懷裡就像個小娃娃一樣,平時優曇並不喜歡幼獸,但麗芙狹長靈動的眼睛與又軟又滑順的毛皮還是讓他笑彎了眼,只覺得特別可愛。

「嗨!優曇。」麗芙懶洋洋地舉起爪子對他搖了搖,「你比我想像中的還快到達,是時空跳躍嗎?」

「等很久嗎?」

「沒,我剛到不久,這顆星球的陽光曬著很舒服。」若以原本的麗芙自然是不喜歡曬太陽的,女生嘛!誰不希望白一點,但是變身成獸身之後曬太陽卻成了一種享受,曬一會兒感覺毛都變得更加蓬鬆柔軟了。「你用什麼藉口溜出來的?沒去探勘星球?」

「不是探勘是考察,去是去了,不過跟屁蟲也被我甩掉了。」

「幹的好!」麗芙笑咪咪的,她對一旁的機器人招了招手,機器人會意後按下了身上某個按鈕,拿出了一組現成的桌椅。「不放我下來?」優曇這是抱上癮了嗎?她知道自己獸身的重量並不重,但也沒有輕到一直抱著都不累的地步吧?

「不放,軟軟的,抱著舒服。」

……好吧!」這人到底是為什麼能這麼理直氣壯的說著這種話啊?他們才第一次見面,這麼肉麻沒問題嗎?麗芙無語片刻,但也不怎麼掙扎,在優曇懷裡蹭了蹭,挑了個舒服的角度就繼續窩著了。「忘了跟你說,我不算真正的獸人,而是妖族。」

「妖族?有什麼差別?」

「一般亞獸沒辦法變身,但妖族無論雌雄都可以變身,我的血統應該算是半人半妖,跟獸人自主進化成人類不太一樣,妖族是透過修練特殊的功法才能變成人,也只有極少數的妖族會用人身與人類結為伴侶,古地球時代還有很多妖族,但人類遷至希望星系千年後,經過代代混血,現在的妖族已經非常稀少,妖族基因也稀少得不足以支撐他們變身了。」麗芙漫不經心地解釋著。

「難怪妳是九尾,一般獸人聯盟裡的狐族都只有單尾,最多似乎是三尾。」優曇抱著麗芙悠閒的坐在舒適的椅子上,喝著小機器人準備的茶水,這茶水的味道很特別,喝下之後體內原本已經困住許久的元力瓶頸有了些微鬆動,讓優曇有些訝異的挑眉。

同時,感覺到優曇氣息變化的麗芙也順勢變回人身,扣住優曇的手腕靜心把脈。

「沒想到狼原草對你來說真的有用,可以讓我幫你梳理元力嗎?」

說也奇怪,打從一開始透過影像見到優曇,麗芙對他便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熟悉感,等到實際見了面之後,才發現兩人之間果然有著若有似無的牽絆,好似已經認識很久一樣。那種感覺讓她隱約想起某個任務中的伴侶,一時卻想不起是誰。

「梳理元力?還能這樣?」優曇有些訝異,原本麗芙的主動聯繫就讓他有點驚訝,如今她毫不遮掩的展現自己能力讓他心中五味雜陳,畢竟人類與獸人聯盟長年都是處於敵對狀態,若不是為了共同抵禦蟲族,恐怕這兩國也不會有聯姻和親之舉。

以麗芙的聰敏不至於不知道她這樣的舉動會讓多疑的人起疑心,她為何如此信任他?若是他存著利用她的心思怎麼辦?

「嗯,不過需要你完全的信任,怎樣,你信嗎?我們這可是第一次見面喔!我們兩國各有各的盤算,未必完全信任對方喔!」麗芙扳著指頭一件一件數給優曇聽。

她感覺得出優曇對她也是另眼相看的,否則不可能一來就抱著她不肯放,沒看到不遠處那些隨他而來的護衛小隊一臉錯愕、不敢置信的表情嗎?

「自然是相信的。」大約是第一眼印象太好,向來所有事情都會拐上幾彎想了又想的優曇唯獨在面對麗芙的時候特別放鬆,好似這人永遠不會騙他,更不會坑他一樣。他這輩子就算是對自己的父親或亞父都沒有過這樣的信任,唯獨對麗芙,他完全提不起防備之心。

「真好。」就算變換成人型,麗芙凱瑟的個子也是嬌小的,她仔細的確認過優曇兩手的脈相後,示意他盤腿坐下,她則盤腿坐在他身後,雙手附上他的背,一股柔和的力量便鑽進優曇體內。「跟著我送進去的那股力量走。」

如同麗芙稍早所猜測的一樣,未來獸人與古代獸人的經絡是相同的,而與一般妖族相比,獸人的經脈明顯更為寬敞厚實,用自己修煉出來的靈力帶著優曇的元力順著穴道走了三個周天後,麗芙把力量收回來,提醒優曇繼續順著這些步驟循環元力後,優曇便趁著此時衝擊九層。

原本的優曇已經是元力七層的強者,但麗芙用靈力幫他理順那些因為暗傷而暴動無法控制的元力,又檢查了體內幾處暗傷,比較好處理的通過幾次運轉已經打通得差不多了,比較難處理的暗傷則分出一絲靈力包裹,讓麗芙困惑的反而是優曇頭部的那處堵塞,不過單純用靈力沒辦法清理那團東西,看來還是要用精神力再檢查看看,也許優曇識海裡藏了什麼東西吧?

麗芙一開始沒想到用精神力去梳理的原因是因為獸人只有元力沒有精神力,精神力算是亞獸專屬的力量,主要是用來安撫獸人因元力暴動而受損的精神,要知道獸元力越強,獸人的能力就越強,但長年征戰累積下來的暗傷也會隨著年齡增加而提高暴動的機率,有些甚至會因此失去理智,成為空有武力卻無法自我控制的野獸。

其實如果換一種方式來解釋,元力暴動基本上就是「走火入魔」。

麗芙早就下定決心,不管優曇想不想成為聯盟的皇帝,她都會協助他成為聯盟第一強者,畢竟在以武力、以強者為尊的獸人聯盟,又在皇室這種危險崗位,一定要有凌駕他人之上的武力才能過得痛快,不受人箝制。

麗芙當初是乖乖的上了飛船,但有了優曇支援的小型飛船,她找了個機會黑了飛船的系統,趁著所有人雞飛狗跳修復電源跟系統的時候,拿出早跟系統買好的替身傀儡,拍了幾張隱身符在小飛船上,就這樣趁亂溜走了。

他們見面的這顆小星球其實就是穿越女即將穿過來的星球,離運送和親公主的飛船爆炸地點有段距離但並不算太遠,算算按照劇情線再過幾天穿越女就該到了,她原本以為等找到穿越女之後才遇得到優曇,沒想到優曇卻用空間跳躍直接趕過來了,想起這人自然流露的親暱,麗芙眉眼彎彎,心情頗好。

她的系統空間因為來回現代世界與任務世界的關係,雖然持有時間還不長,但還是被她塞了不少好東西在裡頭,優曇正在全力衝刺九層,麗芙讓小機器人把草地收拾乾淨,叫了幾個人來為優曇護法後,她特從容特隨意的拿出大鍋,讓人隨便去打幾隻能吃的異獸回來,掏出了一堆草藥與調味料,熬了一鍋能提升精神力與元力的補湯。

等到湯的香味傳開,天色逐漸暗了下來,優曇也突破九層了。

他仔細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發現順著麗芙教他的循環方式,現在體內的元力飽滿得像是隨時能再突破,對此,他滿意極了,更是覺得這次與人類帝國聯姻真是撿到寶了。

「忙完了?」弄完大補湯又順手做了幾個小菜的麗芙一感受到優曇的目光就笑著回過頭,她長長的紅髮被隨意綁成馬尾,身上除了方便的襯衫、褲裝外還穿了一件圍裙,朦朧燈光下,她的笑臉美得不像話,溫暖得讓他的心都溶了。

「嗯。」

「洗個手吃飯吧!我幫你們熬了湯,人人有份。」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