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搶救和親的妖狐

 

 

拜之前曾穿過星際未來世界所賜,哪怕人類帝國顢頇蠢笨,皇室隨便一台智腦或機器人都還是上上之選,再加上手腕上的作弊器──經F跟孫菱改良過的智腦,她在虛擬世界如入無人之境,丟個小程式進去,不管是帝國或聯盟甚至連自由聯盟的機密資料全都手到擒來。

她改裝了身邊的機器人(都是會陪嫁到獸人聯盟的),謹慎的把自己手邊所有關於個人資料跟莉塔有關的東西全收進系統空間,當然也順便檢查了狐族流傳下來的功法,再比對自己曾經學過的幾個功法,最後決定狐族的功法要修練,之前在未來世界任務中所學的體術也要練起來,畢竟原身只是力氣大,但真正面臨危險時光是力氣大是沒用的。

只可惜她手邊沒機甲,哪怕皇室能弄出一架機甲當她的嫁妝,其性能也不會比獸人聯盟的機甲品質來得好,雖說孫菱的技術還在,但她可不打算在出嫁前露出什麼馬腳為自己惹上什麼麻煩,反正她這陣子只要扮好文盲小可憐就好了。

算算時間,再過幾天就是麗芙凱瑟搭上飛船前往聯盟的日子了,說也奇怪,明明婚禮在即,二皇子優曇居然在考察新星球的時候出了意外,麗芙搭的飛船爆炸後,三皇子代替下落不明的二皇子搜救公主,若不是因為這些陰錯陽差的意外,恐怕穿越女跟三皇子也沒法勾搭上。

想想後續的劇情發展,也許二皇子的失蹤並不是意外,而是另一樁暗殺或伏擊,為了讓和親順利完成,恐怕二皇子的安危也在她的任務範圍了。

孫菱嘆了口氣,從黑了人家資料庫弄來的大堆資料中扒拉出二皇子優曇的部分,這一看,畫面中那臉上掛著溫柔笑容的俊美男人眼裡閃爍的精光便讓她驚訝地挑起眉,這人可真有點狐狸相。

只可惜劇情主要圍繞著穿越女跟三皇子,無法判斷二皇子究竟是將計就計還是跟她一樣倒楣的掛了(或是發生什麼不可抗力的宇宙災難)。

但不管怎麼看,這人也許披著純良的外皮,但能平安活到成年必定也頗有手段,從古至今,不管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年代,皇室裡永遠沒有單純的人,二皇子絕對是個肚裡黑的。沒考慮很久,孫菱讓改裝過的智腦幫她屏蔽了監視器,透過層層轉接,打通了二皇子的通訊器。

接到麗芙的通訊,優曇明顯很詫異,他向來俊逸溫和的臉上流露出一絲錯愕。

在決定這樁婚事之前,他並非沒有看過七公主的照片,在那些照片與調查中,七公主一向深居簡出,少數流出的照片上,那女子有種難以言喻的野性美,眼神卻呆板無辜像個小可憐,娶這個和親公主對他來說只是權宜之計,公主到底是怎樣的人他根本不在意,但此刻通訊中的七公主看起來卻平添了幾絲高貴氣息。

她穿著很簡單的家居服,姿態放鬆,眉眼微微上挑,小狐狸般的臉上掛著甜甜的笑,豔麗得宛如女王一般,氣質可一點都跟小可憐沒關係。

畫面中她坐在一把精緻的椅子上,單手托腮,另一手則輕輕敲著椅子扶手,嘴裡雲淡風輕的說著想在出發前跟二皇子討論一下自己日後的房間設計,她不喜歡太過壓迫性的顏色,牆壁務必刷成偏暖的藤色,家具則以大地色或綠色系為主。

指尖隨性敲著的頻率卻是聯盟高層獨有的密碼文字,那些密碼優曇早已嫻熟在心,他不動聲色的解讀著那簡短的句子,一邊溫柔的應對著。

「好好好,等妳到的時候房間一定幫妳準備好,婚禮方面妳有什麼特別要求嗎?」雖然不知七公主為何知道這麼多事情,但優曇並不緊張,看著那以張揚作為表面掩飾卻聰明而敏銳的女人,他倒是對這未婚妻充滿期待。

「簡單就好,你知道我是個怕麻煩的人。」麗芙對優曇眨了眨眼,她話鋒一轉,「聽說聯盟皇子的種族是銀狼?你也是嗎?能不能讓我看看你變身後的樣子?」

「妳不覺得我們應該等到新婚之夜嗎?」

「我倒不這樣覺得,要知道帝國到聯盟路途遙遠,足足有一個月的航程呢!若是到時我認不出自己夫婿,或者夫婿認不出我怎麼辦?」話音一落,一抹鮮豔奪目的紅與九尾便映入優曇眼簾,他驚豔的倒抽了一口氣,感覺自己心跳似乎有瞬間不穩,更想不到一個人類帝國的公主居然是個能變身的獸人雌性,她可引起他的注意了。

「如何?」畫面一轉,又是那驕傲明豔的笑臉,優曇低低一笑,毫不吝嗇的現出了自己的真身,雖然只看一眼,優曇獸身上通體的銀與尖耳尾端與四蹄的黑還是被麗芙牢牢記住了,巧合的是優曇額心也有一抹白。

「優曇,我期待與你的婚禮,你可要把自己養胖一點,免得到時抱不動我。」麗芙的口氣慵懶,指尖卻敲下了一組座標,言下之意自然是希望優曇親自來接她,畢竟她可不打算自己硬扛那些暗殺或星盜啊!

「那是自然。」優曇失笑,兩人的對話很簡單,聊得最多的只有房間陳設與顏色,還有花園到底該種哪些花草,瑣碎無聊到似乎連監聽都很多餘,但麗芙透過指尖輕敲的頻率還是被優曇記住了。

麗芙對於密碼的掌握很完整,敲的頻率看似不連貫、毫不相關,但其實該說的全都說了,但她的表情卻做足了一個被嬌寵著長大的公主該有的樣子,嬌縱、無腦、耽溺享受與美色。

她透過密碼明確提出接下來新星球的探勘有詐,也提出聯盟方似乎有人不希望他們聯姻成功,飛船途經兩國邊界時必定安排了不少後手,雖然沒辦法完全掌握到底是誰出手,但能夠多幾道防禦絕對是比什麼都沒準備來得好。

像是約好的一樣,通訊才剛結束,三皇子便來拜訪了。

優曇並非不知道優昊對自己的忌憚,畢竟不比大皇子優玄總能讓人一眼看透,外表溫和的優曇身邊是最難安插人的,他又一直抱持著曖昧態度,既不主和亦不主戰,倒是常扮演和事佬,若非他母族掌握權勢與財力,他又是兩個派系之間的潤滑劑,恐怕這聯姻之事也輪不到他。

不過看來不管是主戰或主和派,耐心都已經用完了。

能找出探勘新星球的這種名目,又是趕在婚禮前,恐怕是個不死不休的局了,既然對方都費盡心思布局了,他怎能不進去繞個幾圈玩一玩呢?以往懶得跟這兩人計較,是因為他們能用出的招式都太老套乏味了,如今一想到那個豔麗慧黠的女子將會成為他的妻,心中莫名的激動便讓他期待了起來。

真想早點見到她啊……

 

--

 

升等成正式執行者之後,系統的選項上就多了幾種選擇,積分最高的自然是做完任務讓原身回歸的,但這樣的任務其實很少,大多數人能夠付出的代價僅僅只夠執行者完成任務,若是執行者堅持讓原身回歸,還得付出任務所得的積分來換。

任務失敗自然也會扣積分,但若在任務執行的過程中額外累積功德或能量也能增加積分,說到底在這一次次任務中孫菱也養成了一定程度的壞習慣,如果原身值得被調教,她自然會花心思教,甚至為對方鋪路讓對方能夠順利回歸,但若她覺得原身不適合回歸,任務又沒有強制規定原身回歸的,她就會好好把任務做完,然後把剩下的時間拿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就像上一個獸人世界的任務中,她除了巡迴部落之外,還花了不少時間鑽研醫毒之術,原始蠻荒世界有很多早已滅絕的動植物,那些作品現在可都還堆在她的系統空間裡,植物也都被她留種了,任務執行久了,她也開始有意無意地為自己累積資本,要知道底牌越多越安全。

不過這次的任務也讓她意識到她似乎早該幫自己準備機甲或飛船了,這種東西跟系統買不怎麼划算,但傀儡卻很便宜,若是她有飛船,大可讓傀儡代替她上飛船,自己偷偷開船去跟優曇會合,也不至於陷入被動。

哎!千金難買早知道啊!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