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穿越獸界哪家強

 

 

十日後,由雲豹部落主導的集市轟轟烈烈地展開了。

這次集市辦得格外盛大,為了讓那些不同種族的獸人可以得到安穩的休息,雲豹部落在附近規劃了許多小型營地讓來參加集市的獸人休息,三餐是統一發放的,一方面是展示廚藝,另一方面自然是推廣那些調味料與植株,另外還安排了織布、燒陶以及畜牧種植的參觀與體驗活動等等。

雖然才經營不到一年的各種技能與成果都還不到純熟完美如現代社會的程度,但對原本處於蠻荒狩獵狀態的獸人來說,已經是非常大的進展,可以說是大大推動了部落與文明的發展。

雖然雲豹部落的人對於白白把這些技術跟能力傳授給其他獸族有點不滿,但孫菱說了,這是獸神的旨意,獸神想讓這片大陸的獸人都能越來越勇猛強大,才會派她降臨,若雲豹部落不堪大任她也只能被迫離開這裡,前往其他種族賜福。這樣的話一說出來,哪還有誰敢有意見?

要知道現在族裡權力最大的可不是族長或祭司,而是孫菱這個獸神使者。他能醫治好那麼多人,能帶來食物與各種便利的事物,若是惹怒了獸神,使者離開了,獸神若降下罪來,雲豹部落還能存活嗎?自此也就不再有二心,就連那些刺頭都安分了下來。

孫菱見大伙想通了之後,順勢提出並非讓別族無償得益,而是要用各族的技能來交換的,打一巴掌,再給顆甜棗這招她用得純熟,自然把族人哄得乖乖的。

不同獸族的族地,生態環境多少會有點差異,自然會有別人有而我們沒有的植株或動物,若能互相交流學習而不僅僅只是交易,不管對哪族來說都能帶來大用。

例如熊族的蜂蜜與獨特的養蜂法,例如蛇族擅長的醫術與解毒,再例如某族的棉果種植或某族豐富的鹽與海帶貝類等等,這些都是非常值得學習的,以往集市頂多讓不同種族可以透過買賣或交換的方式獲得資源,但若技能能夠相互學習,就如同授人與漁一樣,後面的好處只會更多而不會減少。當然,要讓別族心甘情願的貢獻出自家技能當然是不可能的,但扛不住孫菱有系統跟神棍大法啊!

夜晚降臨,篝火升起,孫菱摸了摸安迪的頭,示意他乖乖在下頭等著,給了一旁眼神忐忑的瑞斯一個安撫的微笑,穿著那一身閃爍著金璨光芒的白袍,慢條斯理地走上臨時搭建的祭壇。

原本以她的技術頂多利用現有的染料植物染出一些紅藍綠黃之類的顏色,但臨上場前孫菱意識到若要裝逼這點準備可能不夠,索性又跟系統買了這件金光閃閃的袍子還有幾款致幻得以輔助催眠的藥粉(時間緊迫不夠她就地取材甚至做人體實驗,直接跟系統買最快)。

雖說要裝神棍,但並不是把時間或精力用在說服每一個人,就如同當初她征服雲豹部落一樣,主要的催眠對象其實還是祭司跟族長們。

感應力最強的祭司,通常也是最容易被催眠的,因為祭司們平時接收獸神訊息就十分曖昧模糊,導致他們往往腦補能力特強,只要給予正確的暗示,不怕這些人不信。至於族長們,只要能給予相當程度的利益與協助,這些忠於自己部落每天勞心勞力的族長哪有不肯聽的?

孫菱優雅的走上祭壇,雙手微微張開,一股莫名的壓力(威壓)就讓所有獸人都不自覺低下頭去,早先她就跟族裡的祭司練習過感恩獸神的禱詞,這時張口便來,她的聲音並不大,但透過內力傳導卻像是響在每一個人耳邊一般,禱詞念完,素手一揮,參雜著致幻藥粉的靈雨遍灑祭壇前的空地,特別重點照顧了神壇前的各族祭司們。

接著就看台下所有人的眼神都有點朦朧放鬆,就在這時,孫菱輕緩的聲音在獸人們的耳邊響起,她提到了雲豹部落做為獸神賜福的第一站,之後她將會帶著獸神的旨意到不同的部族賜福,她提到目前已發展出的項目,提到各族必須團結合作共同壯大獸人各族,也提到互學技能的事情,最後,孫菱漫不經心的提起容易使獸人失去理智拋棄部族與伴侶的「假獸神使者」。

不管是在李芮恩的心願中或是劇情線中,瑪莉蘇的到來都帶走了各種部族裡的頂樑柱,雖然少一個人也許不會對一個部落造成太大的影響,但這些耽溺肉體之歡的NP後宮原本都該為部族貢獻力量甚至強大部族的。

在這個社會背景之下,沒有什麼能大過獸神與部族,背棄自己部族的獸人也等於背棄了獸神,一般獸人除非犯了大錯被逐出部落,否則大多不會單獨在外生活,而瑪莉蘇卻讓那群強者不約而同的拋棄了自己的部族,換做現代社會或其他背景也許這沒有錯,但若是在這個社會背景之下,問題可就嚴重了。

孫菱雖然能用大家的力量驅逐瑪莉蘇或拆散她的後宮,但以對方強大的女主威能,拆了一群一定又會聚起另一群,就像就算幹掉了最強的反派BOSS,世界也不會就此安定下來,總會有第二個第三個BOSS的,既然是不能隨便弄死的人,不如就讓她發揮最大的功能,孫菱思前想後,決定讓這假使者成為試金石,做為各部落篩選首領的考驗。

瑪莉蘇不是總能迷人得暈頭轉向嗎?

就算是原始部落也需要能為族人著想,能守護並且有大腦有智謀的首領,一般來說各族的族長往往是強者勇士擔任,但光是武力強是不夠的,這些族長候選人若無法通過瑪莉蘇的美色考驗,又怎能承擔大任?又怎麼能讓人相信他們每天會乖乖帶著大腦出門呢?甚至真心為部族的長期發展盡力呢?

神壇上她自然只能點到為止的給予一些暗示,下台後跟祭司交流才是後續的重點,孫菱說完後,藥效還沒過去,大多數人都還眼神夢幻的看著空中某處,有些嘴邊還流著可疑的口水,有些興奮的笑著,似乎看到了關於未來的美好景象,祭司們更是個個口中不停呼喚著獸神,似乎正在跟獸神溝通。

儀式完畢後,孫菱慢條斯理的走下祭壇,由於靠神壇較近的關係,安迪跟瑞斯等人也被澆到了不少靈雨,只見安迪正抱著雲豹娃娃傻笑,瑞斯卻在走下祭壇那刻清醒過來,他眼神有點複雜的看著孫菱,看看周遭的人都還在獸神的賜福中尚未清醒,一股衝動讓他忍不住拉住孫菱。

「瑞斯?怎麼了?」孫菱並不是沒有發現瑞斯這幾天似乎特別不安,她思前想後猜不出他為何焦慮,該不會是看中了什麼雌性想要跟她這具身體正式解除關係吧?

「我可以跟你談談嗎?私下談。」

「當然可以。」孫菱點點頭,脫下那件有光明魔法加成的金絲袍子,順手收進空間就跟著瑞斯走到一旁的小樹林。

「你會離開嗎?」集市是從白天開始的,雖然如今的孫菱用的身體是芮斯的伴侶芮恩的,但其他族的獸人並不知道,這一整天下來瑞斯幾乎是以護衛的身份死皮賴臉跟著孫菱,自然也看到別人眼中露出的驚艷之色。

芮恩原本的長相就十分秀美,是大多數獸人都喜歡的類型,若不是因為芮恩從小個性就內向依賴心重,也不會早早就被他這個青梅竹馬叼回家,難產生下安迪後,芮恩走了,身體卻成了孫菱的。

孫菱是個自信從容又格外有智慧的人,他是獸神使者,能夠直接與獸神溝通又為部落帶來了豐厚的食物與精湛的醫術,很能包容別人的錯處,又能在該嚴厲的時後嚴厲,該放鬆的時候給人滿滿的安全感,完美得不似獸人,更沒有一般雌性的臭脾氣。

也不知是什麼時候開始,瑞斯雖然還是愛著過去的伴侶芮恩,但那愛已經沉澱在心裡,反而是對於用著芮恩軀殼的孫菱開始有著這樣那樣的糾結。

這次集市,大多數人都是興高采烈的準備著,只有瑞斯心裡不免有著一絲焦慮不安,他開始恐懼集市祭典後孫菱會離開這裡,畢竟當初他是那麼突然的取代了死去的芮恩出現,若是祭典後他被獸神召回怎麼辦?

瑞斯發現自己完全沒辦法接受這種可能性,安迪小豹崽缺不了孫菱這個「母父」,他也缺不了他這個「伴侶」。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