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穿越獸界哪家強

 

 

這次集市孫菱跟祭司討論後決定順便辦個小祭典,主要是賜福給各個部落,同時也算是讓孫菱證明自己身為使者的身份,另外就是讓各個部落付出一定的人力與資源來學習種植與建設家園等技能,部族要壯大,少不了種族之間的混血與合併,只有生存率提高了,生育率才能增加,食物充足,有足夠禦寒過冬的準備,部族才能逐漸壯大並且強大起來。

雲豹部落為了這次市集準備許多,這一年經過各種磨練與集訓,可以說雲豹部落從老到小,除非是像小崽子這樣不足五歲以下的孩子,不然幾乎人人都有著一身技能,教得多了,第一批被訓練的人就成了種子教師,第二批學習的人也能教其他初學者,集市時他們要負責展示工藝,集市後還得教會其它部族的人。

孫菱的想法跟一般人不太一樣,也許其他穿越者會把不同種族的獸人視為威脅,但她卻覺得,毫無神智的野獸與拼了命為了小家與部族努力的獸人是不同的,再加上這些部落平常並不會特別攻擊彼此,也沒有什麼生死仇恨,眾志成城,想發展就需要更多人投入,也需要更大的力量。

她的打算是先讓這次來參加小集市的幾族團結起來,再慢慢拓展出去,畢竟每天忙來忙去她一直沒空好好去探索這個世界,等這些主要的民生事務都分出去,解決掉瑪莉蘇女主的威脅後,她想好好出去走走。

小小的豹崽子安迪成天跟著母父屁股跑,哪怕別人都說孫菱是獸神使者,但安迪就是對生出自己的這具身體特別執著,他知道的,孫菱就是芮恩,芮恩是冒死生下他的母父,雖然小崽子不太理解為什麼母父又是芮恩又是孫菱,但這不妨礙他親近她,有時他甚至就直接窩在孫菱肩上,每天陪著她東奔西跑,一點也不怕生。

大概是體質一開始就被孫菱用食物跟藥材調養過的關係,剛出生時瘦瘦小小一隻,現在渾身毛皮光滑水亮,一雙大眼睛萌煞人也,不僅已經能夠說出一些簡單的話,也特別活潑能吃,剛開始孫菱還擔心一般烤肉會磕牙,沒想到小豹崽吃得可開心了,就是特別黏人,怎麼甩都甩不掉。

瑞斯自從身體完全痊癒後就時常東奔西跑四處忙,他不敢跟孫菱說,每晚回到家,看到她屋裡微弱的燭光他便覺得安心──是的,推掉土屋重蓋後,孫菱跟瑞斯就分房了,由於原版芮恩原本就不擅廚藝,家中有好廚藝的反而是瑞斯,在孫菱開發出一大堆調料後,這個小家掌勺的人還是瑞斯。

要孫菱說,她真覺得獸人想法很靈活,常常她提出一個大概的方向,獸人們就能延伸著想出其他想法,一開始找到介於稻米與小麥之間的植物時她還很驚奇,試了磨粉做餅或麵,也試了蒸熟做飯,接著不到半個月,獸人們就從四面八方帶回了各式各樣的穀物與植物,有些甚至是她從未看過的。

族裡某個雌性想出了可以用咕咕獸試毒的想法,撈回族裡試養的動物每天被各種植物輪著伺候,能生蛋的就養著生蛋,不能生蛋的就養肥了宰來吃,發展可說是一日千里。自然也被試出更多食材,坦白說有些味道還挺好的,遠超出孫菱的想像。

不管織布或燒陶也是,有人想出了可以把布料跟皮料拼接,有人想出了粗略板的羽絨衣,有人弄出了鞋子,孫菱真的很期待在其他部族加入後,還會有多少新奇的發明出現。

因為族人的踴躍,她規畫完集市把事情都放下去讓大家做之後反而閒下來了,想著祭典上要裝逼,她格外認真地去找了幾款可以充做染料的植物,開始染起布跟絲線,厲害的刺繡她做不來,也不會,但是繡個Q版的雲豹娃娃倒是可以,做著做著她還順手弄出了個雲豹布偶給安迪,安迪抱著布偶出門玩耍的時候被其他小崽子跟負責製衣的雌性看到,族裡又是一番雞飛狗跳,小獸崽們紛紛吵著母父要雲豹娃娃,一時之間各種造型奇特的「雲豹娃娃」便成了族內一景。

在這個世界修練其實是很輕鬆的,早早孫菱便能引氣入體,她曾看過一個把靈力轉成雨水的術法,被那種靈氣水澆灌,身心會格外舒暢,精神也會變好,是裝神棍最好用的法術之一,雖然以她現在的修為在修仙世界根本不夠看,但在完全沒有修仙概念的獸人世界裡,稍一施展便能驚天動地。

 

 

大約是原劇情不可違逆的關係,族長之子諾瑪還是在外遇到瑪莉蘇與她的後宮們,但他最近一年來天天跟著族長與族人四處忙著建設部族,心思全放在這上頭,忽然看到一群遊手好閒圍繞著奇怪雌性的獸人,諾瑪滿心不解。

隨即他想起孫菱曾說過的假使者最近可能出現並帶來災禍的事情,再看看那個香味奇特的雌性居然沒有獸耳也沒有尾巴,反而在戶外同時跟不同的獸人交配,不由得噁心的皺起眉來。

他原本想悄悄離開,不想卻被虎族的獸人攔住。

「你是誰?為何來此?」

「我才想問你們!你們一群獸人來這個地方幹嘛?」這個山澗比較偏僻,之前諾瑪偶然經過曾在這邊摘走了一種開著藍色花朵藥草,經孫菱確認是對於療傷補身十分有幫助的藥草,他這次來除了要採摘一部分之外,更是打算移植幾株回去的,但看到那個古怪的雌性居然在山澗旁跟幾個獸人滾成一團,不由得有點嫌惡,希望那些藥草沒被壓壞。「虎族跟鷹族的族地不在這裡吧?難道你們是來參加集市的?」

「集市?什麼集市我怎麼不知道?」

「你不知道?」諾瑪不可思議的瞪大眼,「那你一定是很久沒回虎族了吧?身為獸人卻不守衛自己的部族也不回族,難不成你是被虎族驅逐出來的?」

「你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被驅逐!」

「我有說錯嗎?」諾瑪不高興了,這人怎麼這麼麻煩!「這次的集市總共有十幾個部族會參加,就辦在我們雲豹族地,幾個月前就派人去各族邀請了,現在有誰不知道獸神使者會在集市的祭典上出現?」

看虎族獸人臉上難堪又懊惱的神色,諾瑪一方面覺得爽快另一方面卻也放緩了口氣,「獸神派了使者賜福而來,但聽說也有一個會帶來災禍的假使者,我看你也不像壞人,你跟那個怪雌性是怎麼攪和在一起的?你的家人跟伴侶呢?」

虎族獸人被諾瑪這麼一說不自覺倒抽了一口氣,他是在幾個月前出外狩獵時意外遇到那個雌性的,雖然她沒有獸耳也沒有尾巴,但是香香軟軟的身體十分迷人,在他之前那雌性身邊就已經圍繞了幾個獸人,在他之後也陸續增加了幾個,還全是不同族的強者。

原本他以為會跟鷹族還有獅族強者在一起的雌性應該沒什麼問題,雖然共享一個雌性多少有點彆扭,但慾望淹沒了這群人的理智,現在回想幾來他這幾個月竟然未曾傳任何音訊回族,就傻傻地跟著雌性和這群獸人四處跑,這是怎麼回事?

「我……」虎族獸人迷惑了,諾瑪看他這樣,益發覺得那個詭異的雌性恐怕跟孫菱說的假使者脫不了關係,但非親非故他也不好當場戳破什麼,只能乾乾的安慰了一句。

「既然不是被驅逐出來的,都那麼久沒回去,你的族人應該很擔心你吧?你若平安至少請人報信,不然就趁著十日後的集市來我們部落找你的族人吧!」諾瑪只是就事論事,但聽在虎族獸人耳裡卻像針紮一樣,讓他心驚肉跳。

諾瑪的話讓他從沉溺的幻境中走了出來,他眼神複雜的看著山澗旁相互磨蹭的那些獸人,忽然有點困惑自己為什麼會迷失自我,連諾瑪離開都沒注意到。

他原本是為了即將到來的成年結契外出打獵,卻不想這一走就是幾個月,好像自從遇到那個雌性之後他就再也沒想起自己的未來伴侶與家人,這到底怎麼回事?

陌生雲豹獸人的話還在耳邊迴盪,想起他隨口說的那句「帶來災禍的假使者」,他越想心裡越毛,不由得倒退了幾步,不行他得找個地方冷靜下來仔細想清楚。

身為虎族強者的他原本就不是一個毫無理智跟大腦的人,相反的他很聰明,也很有能力,哪怕在圍繞著雌性的獸人之間排不上前三名,卻也是能力卓越的,他這一清醒,回想起過去幾個月除了少數時間用來狩獵之外,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討好雌性並和對方廝混。

他是什麼時候忘記了該以部族為主,忘記了自己的家人,甚至把自己的伴侶都拋掉的呢?越想越心驚,他忽然有點怕再次面對那個雌性,簡單判斷出虎族的方向後便變回獸身,朝虎族狂奔而去。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