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穿越獸界哪家強

 

 

「瑞斯,你是瑞斯吧?」孫菱沒考慮很久就決定擺正自已的態度,以往大多時候執行者取代申請者的時候並不會刻意暴露自己的身分,但過去經歷過的哥兒世界裡就曾有高僧沖喜的前例了,在這信奉獸神的獸人大陸,有什麼比獸神更好的托詞呢?

既然要改變部落,充當一下神棍也沒甚麼,更別說以瑞斯這種獸人強者,哪怕是斷手斷腳也絕對不會失去天生的警惕性,以他敏銳的獸人直覺,應該從她醒來那刻就發現不對勁了。

「芮恩?」

「你好,我是芮恩,新的芮恩。」

「什麼意思?」

「獸神引領我來到這個地方,為雲豹族賜福。」孫菱一派高人樣,明明身上也只穿著簡陋的獸皮,剛才還經歷過一場狼狽得幾乎致命的生產,此刻的神情與氣質卻與過去的芮恩截然不同,瑞斯很難清楚描述芮恩的改變,卻看得出她的眼神跟過去的怯弱柔軟完全不同。

「我的芮恩呢?」

「芮恩回到獸神的懷抱了,他叮嚀我要照顧好你和崽子們,還請你想開些。」

「他還能不能回來?」

「這個,恐怕是沒辦法了,能保住寶寶已經算是獸神賜福了。」孫菱有點無奈,說真的就算他是接了李芮恩的任務而來,但眼前這個獸人瑞斯真正愛的其實還是原本的芮恩,原本她還考慮著是不是完成任務後讓李芮恩回來,但現在她卻覺得那並不是一個好主意。

一來是因為李芮恩並非瑞斯期待的那個人,二來則是因為一開始有她的介入,日久生情這種東西就很難在李芮恩身上發生了,畢竟當初若不是九死一生的生產,警惕性強的瑞斯也不會那麼簡單就對李芮恩放下心防。

既然她主要是為了振興雲豹族,其次才是照顧好瑞斯跟崽子,早早跟瑞斯講清楚也好,免得他抱持錯誤期待,而孫菱既然知道自己得在這待上很長一段時間,卻不想偽裝成李芮恩或是芮恩的個性,不管哪個都不是她,再加上如果要改造雲豹族,以芮恩原本的身分或個性是不可能做到的。

畢竟芮恩從小被瑞斯與父母們嬌寵著長大,個性十分單純柔弱,一個單純的小孩一夕之間懂得太多沒人知道的知識只會讓人覺得古怪,但若是生產過程中一度死亡又再復活,只要跟獸神稍微掛勾一下就可以讓自己的生命有保障,也能第一時間爭取到族長與祭司們的支持,有權有勢,還怕辦不好事嗎?

看著瑞斯知道芮恩回不來後陷入悲傷的表情,孫菱也有點不忍,她拍拍瑞斯的大腿(躺在床上只拍得到這裡,瑞斯太高了),「你也別傷心,芮恩至少為你留下了一個孩子,你該好好照顧好自己也照顧好寶寶。」

「我知道了。」瑞斯沉默了一會兒,才低低應了一句,他原本想把寶寶抱出去,但兩人的小屋原本就不大,床也只有這一張,抱走寶寶也無處可去,頓時有點卡殼,孫菱倒是蠻不在意的拍拍床。

「讓寶寶睡這裡吧!他還小,沒關係的,你也睡屋裡吧!至少在我恢復到能跟族長與祭司解釋前,我還是芮恩,不是嗎?」

「……嗯。」出於對獸神的敬畏與種種糾結的心情,瑞斯最後還是睡在屋裡,只是變換成獸型,蜷在角落裡。

看著地上那個表面上安靜卻散發著悲傷氣息的雲豹,孫菱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雖然覺得瑞斯這樣很可憐,不過她卻也佩服他的鎮定,若是一般人,不是被她的話嚇傻就是悲痛崩潰吧!瑞斯能這麼鎮定已經算是非常了不起了。

獸人小寶寶跟人類小寶寶最不同的部分是五歲前只能維持小獸的模樣,小小一個肉團子,只有薄薄一層軟毛,看起來跟剛出生的小貓沒什麼兩樣,孫菱從沒診過動物的脈,也不知道獸人的脈象跟人類的差別大不大。

想了想,她翻了翻系統商城,不出所料找到了適合獸人界的醫術精通,看著自己堆得高高的積分,再對比那些技術精通的價格,忽然覺得自己蠻有錢的,在商城裡逛來逛去,最後她除了買醫術精通之外,還多買了個能夠預知危險的警報器和地圖偵測器。

畢竟獸人這世界可不像現代或未來社會,甚至連古代社會都比不上,古代社會也許有些地方比較落後,但大多經人開墾過,不像原始蠻荒獸人部落四周都是森林,不曉得有多少危險的毒蟲野獸與有毒的藥草,光想到這個她就蠢蠢欲動。

要知道她可是醫毒都擅長的,之前雖然偶而會做毒藥,但除了少數用在戰事或防身上,可還沒機會鑽研更多的可能性,像這樣的世界一定有很多早就滅絕的動植物,她可得趁這個機會好好見識一番才是。

執行林蕙(孫笙)的任務時,孫菱收集了幾個全屬性的功法,其中一個琉璃訣是最簡單也最容易上手的,躺在床上的時候她一直默默運轉著功法,獸人世界的空氣很乾淨,因為大多未經開發的關係,空氣中也有少少的靈氣,倒是方便她修練了,只可惜每次修練的功力都沒辦法帶走,但孫菱也相信透過一次次反覆鍛鍊對她日後一定大大有幫助。

察覺瑞斯睡著後,她輕巧的走出土屋,部落裡是沒有大樹的,大概是為了避免奇怪的蚊蟲毒物靠近所以都砍掉了吧?

雲豹部落上上下下才百來個人,是一個非常小的部落,她只花了一點時間就把整個部落逛了一圈,擔心瑞斯半夜醒來找不到她會嚇到,對照了一下小地圖系統與現實中的環境分布後,她十分滿意的踱回瑞斯家。

修練了幾個小時,她渾身充滿力氣,摸了摸夯實的土屋,又輕輕跳上屋頂檢查了一下,在逛過各家後院發現獸人的確不太懂得屯糧的方法後,她翻了翻智腦裡那些特別下載的獸人小說看了看,從中挑出幾個相對簡單可行性也高的方式,又查對了做法,這時天也濛濛亮了。

沒想到小雲豹半夜不像小孩一樣會因為飢餓而哭著醒來,這孩子倒是好帶。

瑞斯也不曉得是信了沒有,勉強睡了半宿就醒了,見芮恩走近,好像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一樣,只能傻傻地看著自己的伴侶。

「醒了?」孫菱有點好笑,這豹子乍醒時倒是有點萌,應該很兇狠的眼睛瞪得圓圓的,一點也不像是那個沉默聰明卻又懂得掩飾悲傷的大男人。她忍俊不住拍拍對方的頭,卻被驟然轉變成人型的豹子扣進懷裡。

孫菱也沒掙扎,她倒是想知道這獸人在意識到自己懷裡的芮恩已經不在是原本的芮恩後會有什麼反應,再者他的懷抱的確很舒服,如果不特別注意是不會發現他左手使不上力的。他想抱她就任他抱著,孫菱只扣著他的左腕把脈。

瑞斯是下意識把伴侶拉進懷裡的,直到對方把玩了他向來不愛讓人碰的左手後,他才如夢初醒的跳起來,慌慌張張的鬆開孫凌。

「抱歉,我不知道,呃不我不是故意的。」瑞斯有點慌張,他並不笨,想起伴侶在產子的過程中一度斷氣,再加上孫菱後來的那番話,他很清楚知道眼前這人是不可冒犯的,畢竟對方可能真的是獸神的使者,而他剛才竟然對獸神使者不恭敬,想到這個瑞斯臉都白了。

「沒關係,瑞斯,你的左手跟左腳是不是有點問題?能不能讓我看看?」

「?」

「也許我能治好你。」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