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個世界 01 . 這個任務很坑爹

 

每一個胖子都是潛力股,每一個矮子都是還沒長高的天使。

這句話在某些人身上非常適用,但在另外一群人身上,卻是完全行不通的。聶雲身高一百五,體重八十五,從小就渴望踏入演藝圈,九歲那年父母離異後各自再婚,除了願意撫養她到十八歲之外,平時根本不管她。

渴望被愛、被關注讓她格外迷戀被人注目的感覺。十幾歲時她先是迷上一個男明星,接著又拼了命的考進演藝學院學唱歌演戲,天生易胖體質的聶雲從迷上舞台之後便拼了命的節食減肥,有時她三餐只吃蘋果,動不動還來個蜂蜜斷食,但還在發育期的少女瘋狂節食的後果除了被壓抑後反彈得更激烈的食慾之外,還為她帶來了內分泌失調、經期不穩定等後果。

她拼了命的保養,卻擋不住內分泌失調引起的滿臉痘痘,也敵不過身體溜溜球效應的反覆復胖,胖子在演藝圈除了女丑搞笑之路根本混不開,哪怕是難得爆紅的醜女也只能轟動一時,過幾個月就會被人忘記。

畢業時,有些同學自此飛黃騰達走上演藝之路,有些走向幕後,而有些則是轉業了,就只有聶雲,她既不願意當女丑諧星,也不願意走向幕後,拼了命的找機會,卻總是被拒絕,但要她去做別的工作她又不願意,最後為了生活,逼不得已在同學的介紹下,成為了一個三線小明星的助理。

三線小明星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長相清秀水靈,臉上的梨渦與小虎牙讓她笑起來格外甜美,她是在路上意外被星探挖掘才踏入演藝圈的,沒特別學過唱歌或演戲,卻有著怎麼吃都吃不胖的體質,因為個性有點脫線的關係,也不怎麼注重保養,偏偏天生麗質,哪怕熬夜只睡兩小時,黑眼圈也淡到幾乎看不出來。

雖然只是三線小明星,平時頂多偶而接接雜誌拍照或是當龍套型的小配角,但因為她對演藝圈本來就沒有特別的野心,個性又是沒心機的傻大姐,哪怕工作很辛苦或是沒辦法露臉也從不計較,要她當替身她也樂得上場,吊威亞鋼絲也從不訴苦,在幾個片場之間人緣很好,經紀人也特別疼這個小女生,這一切看在渴望進入演藝圈卻只能屈於小助理身份的聶雲眼中,只覺得特別諷刺。

她拼死拼活想演戲都沒機會,為什麼黎娜可以這麼輕鬆的踏上星途,甚至還能得到那麼多人的照顧與疼愛?她表面上為黎娜打點一切,但日積月累的嫉妒讓她內心的陰暗逐漸滋長。

某個晚上黎娜下戲後,一群人搭上了劇組租來的車子回飯店途中發生了車禍,一陣天旋地轉之後,整車的人因為輕重傷進了醫院,其中傷勢比較嚴重的演員當場就死了,傷了幾根肋骨的聶雲與撞傷腦部的黎娜被推進了手術室,當麻醉藥退去,醒來的黎娜身體裡裝著的已經不再是黎娜,而是聶雲。

聶雲醒來後迷迷糊糊的看著經紀人充滿擔憂的臉,呆滯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竟然成了黎娜,她連忙詢問起「自己」的傷勢,得知聶雲因為麻醉藥過敏的關係一度發了病危通知,後來手術雖然成功了,卻昏迷了好幾天還沒醒來,也不知熬不熬得過這一關。

她看著鏡子裡姣好的容貌與身材,惡向膽邊生,為了避免兩人也許哪天就換回來,她溜去聶雲的病房,悄悄拔了呼吸器。不知是否裝著黎娜靈魂的身體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而佔據了黎娜身體的聶雲卻運用自己純熟的演技與歌聲成為影視歌三棲的天后。

她和黎娜朝夕相處一年多,自然知道黎娜平時的生活與飲食習慣,言行舉止都能模仿得非常像,因此從沒人懷疑過她殼子裡裝著的不是本尊。經紀人雖然一度困惑過傻大姐怎麼變得精明起來,但看她的確在各方面都獲得了好成績,便以為是生死關頭讓她想通了,願意努力了,也就沒再多想。

看完劇情孫菱有點小囧,她穿過來的時間點不怎麼巧,正好是躺在床上的聶雲被「黎娜」拔了呼吸器的時候,聶雲的身體似乎排斥她的進入,她在床邊晃悠了幾圈,就是進不去,更別說是接受任務內容了,最後她還是忍不住打了通訊回總部。

通訊才剛打通,聶雲就斷氣了。

「……天,這運氣太背了!」

「怎麼了?」接通訊的是一個陌生的聲音,「妳好,我是Q。」

「你好我是孫菱,可以麻煩妳幫我查一下這次的任務狀況嗎?這個case我沒辦法進入宿體的身體裡。」

「等等我調一下檔案,妳先跟我講一下妳那邊的狀況。」通訊那端傳來劈哩啪啦敲打鍵盤的聲音,接著Q倒抽了一口氣,「妳說那個聶雲的身體死了?」

「是的。」

「這個世界有異常病毒入侵,可能是野生快穿系統,可能是因為這樣造成了時間點扭曲才讓妳到的時間太晚。」畢竟生機完全熄滅的身體是不可能承受一個新的靈魂的,更別說是兩個靈魂了,也難怪孫菱會被排斥出來。

「那是什麼?」

「就是專門竊取世界能量的快穿系統,跟我們輾轉不同世界執行任務有點像,但他們通常都是攻略男女主角或得愛情奪取氣運,最後用拙劣的方式隨隨便便死掉然後搗亂整個世界的走向。」

「……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妳收到故事內容了嗎?」

「我剛看完主劇情,還有其他劇情嗎?」

「有的,我查了一下,這個世界有另外一個劇本。」

「……」孫菱無語了,她真沒想到自己轉正之後第一個任務就遇到這種詭異又奇葩的狀況。

「因為這次狀況特殊,等下我會把資料傳給妳,妳再看看劇情吧!」

「好……」孫菱垂頭喪氣的蹲在病床旁邊,看著巡房的護士發現聶雲死掉之後迅速的處理好一切事情,聶雲的父母不願來收屍,最後還是經紀人善心找來了葬儀社處理,等著傳輸資料的過程中,孫菱就在醫院裡東晃晃西晃晃,還蹲在黎娜的病房裡觀察聶雲拿著小鏡子一遍又一遍的模仿「黎娜」的動作跟表情。

大概是這次的狀況太過複雜,又或者是總部時間跟任務時間流速不一樣,孫菱剛開始只是逛遍整間醫院的所有科室跟病房,後來又溜出去逛了逛這城市,無聊到把地鐵路線都摸熟了,也把科技發展狀況跟城市裡各區的樣貌給認得差不多了。

過了一個月,任務內容還是沒傳過來,傳訊去總部能得到的也只有主管們還在開會的答案,從沒在執行任務時遇到這麼憋屈的狀況,孫菱混熟這個城市之後就哪也不去,每天守在「黎娜」身邊,看她越來越適應自己的新身分,看她開始透過試鏡嶄露頭角,看她努力背劇本揣摩角色。

如果不以她佔了別人身體這一點來看,聶雲本身是很出色的,但偏偏她不僅佔了人家的身體,還把自己原本的身體給弄死,這狠勁真是令人甘拜下風。

孫菱想起K說的反派,不得不覺得聶雲這樣的人更適合當反派,畢竟聶雲所下的決心跟做出的事情都是她不可能做得到的,要說佩服真的有一點,但畢竟名不正言不順,所以她感覺自己特別彆扭。

等待的時間很漫長,她無聊之餘也跟著揣摩起演戲來,甚至還跟黎娜對戲,黎娜是對著空氣,孫菱卻是對著黎娜。

就在她在片場蹲到黎娜的戲快拍完之時,娛樂公司的大BOSS來片場視察,身邊跟著一大堆人,其中一個豔麗的女人引起了孫菱腕上智腦的警報,嚇得孫菱跳起來,幸好在場沒人看得到她,更沒人聽得見智腦的動靜,見那豔麗女子沒發覺她,她好奇的湊過去,沒想到卻聽見了另一個聲音,似乎是那美艷女子身上所發出的,反正她也看不到她,對方身上搭載那類似系統的東西似乎也感覺不到她的存在,她也就心安理得的跟著了。

拜過去曾看過各式各樣快穿系統文所賜,孫菱很快確定對方身上搭載著某種快穿系統,因為在那女子目光掃過片場時,那冷硬的系統聲發出了「女配」黎娜的好感度,又在女子被一個不長眼的工讀生撞上時,微笑著幫對方解圍時,聽見了系統傳出「女主」曲婉約的好感度與男主好感度上升等提示音。

「……」這下,孫菱徹底無言了。

還沒收到資料她就正面遇上野生快穿系統了,從這一串提示音聽下來,對方應該是攻略類的系統,應該類似炮灰翻身踹掉女主跟其他女配的任務吧?孫菱一臉無奈的看看全身上下洋溢著各種「裝模作樣」姿態的美豔女子,又看了看旁邊的霸道總裁,得,這劇情夠老套了。

總部怎麼還不連絡她啊!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