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篇 三 不及格的反派?

 

「K,數據出來了。」反派聯盟總部,J抱著大疊資料走進主管辦公室。

「這一期的?」

「嗯,有幾個任務連續失敗三次的刷掉了,幾個中規中矩的還能用,兩個不適應夢行者計畫申請連續執行任務,積分額滿前不回現實。」看到某個名字J頓了頓,挑高了一邊的眉,用著哭笑不得的表情說出了最後一個人的狀況。「L號備選孫菱的數據有點奇妙,我把她的追蹤報告也帶過來了。」

「審核組的人怎麼說?」

「虐渣反派能力負一百分,改變命運軌跡能力八十三分,至於原主好評與好感度都是滿分。」將手中大疊資料放在桌上,蘇潔(J)隨意的翻了翻自己抱來的任務後續追蹤報告,所幸孫菱到目前為止只執行了七個任務,資料並不厚。

其中兩個任務是她自己從頭到尾走完的,其他幾個都是協助原身重新融入世界,在這一點上面她做得特別出色,包含改變原主命運軌跡跟心態,還有幫他們找到新的生活重心等等(其中居然有一個被超渡了),但相對的是原男主女主完全沒被虐到,可以說是孫菱的做法就是偏離故事原本的主線,完全不照劇情走了。

「不虐渣啊……」K沉吟片刻,「有人投訴嗎?」

「沒有,她的滿意度比一般虐渣的執行者更高,還真的沒人投訴過,倒是把好幾個人都調教成她的腦殘粉了。」正常來說哪怕是申請者沒有主動提出虐渣需求,但若任務執行者虐了男女主,通常也會讓申請者的滿意度提升,但孫菱明明就沒虐男女主,卻能得到這麼高的滿意分數,頗讓人不解。

「也好,原本執行任務就不止有一種作法,不虐渣不當反派還能完成任務不失敗算不錯了,對了,請她支援的那個世界後來怎麼了?」

「她走的時候已經恢復正軌了,但原身倒是意外引來一個劇情外的角色,目前崩壞劇情已經完全修復完成了。」蘇潔把資料夾放到K面前,畢竟林蕙的這個Case很特別,幾個資深的執行者全折在裡面,積分被扣了一大堆,還把原主帶累得差點魂飛魄散,真沒想到孫菱能把原主的魂魄修復到那種程度。

「她的積分現在多少?」

「一萬三。」蘇潔挑了挑眉,這孩子投資報酬率真高,一般執行者不被扣成負分或轉手花光就謝天謝地了,孫菱不僅該學的學了,還存了一大筆下來。

「再觀察一陣子看看,如果她修補劇情的能力真的那麼好,那幾個已經崩潰的劇情應該也可以讓她試試。」幾眼掃完桌上的文件,在解聘單、調任單與幾份假單上簽名後,K桌上的私人通訊器響了起來,他對J揮揮手,蘇潔就抱著那堆文件離開了。

回到現實小憩了幾天,B大開學了,孫菱並沒有選擇搬進學校宿舍裡,而是在外面買了層公寓,這公寓在一個老社區裡,社區裡綠木扶疏,還有個小公園,住起來格外舒服。

她在陽台上種了一些避蚊植物,還種了一些清熱解火的草藥跟能入菜的薄荷,三間房間則分別是主臥跟書房(兼工作室)還有加裝了隔音棉的琴房。

走了幾個古代任務後,現在的孫菱已經沒有看電視的習慣了,倒是十分喜歡做菜,回到現實後她自然也準備了幾套銀針在身邊,不過扣掉上課與做一些必備投資之外的時間,她更多時間花在琢磨一些能夠在現實中應用的東西。

琴棋書畫不過怡情養性,醫毒是調養身體,機械軟體是讓生活便捷,投資則是為了維持自己輕鬆自在的生活。

J姐問過她要不要申請連續執行任務,不每天在任務跟現實中切換,但孫菱卻覺得,她做這一切任務就是為了回到現實,現實世界雖然不過是另一個虛幻的世界,卻是她安心安家之處,只有回到這個世界她才能真正安安穩穩的放鬆下來。

不過每次都要自己慢慢打字記錄那些自己親身經歷過的日記實在有點麻煩,沒糾結幾天她就被大白的一句玩笑話點通了。

大白說:「既然都有人幻想出全息虛擬艙這種東西了,能夠讀取腦波的話,直接把腦波轉成文字不就成了?就像另一種語音輸入法嘛!只是換成腦波。」於是接下來的日子裡她便全心投入腦波轉譯器的研發中,為了材料東奔西跑。

現實中忙忙碌碌的孫菱可不知道自己的任務評量在主管面前繞了一圈,更不知道自己的評價如此的奇特,她盡量讓自己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上課從不缺課,每周固定回家小住陪伴家人,也跟自己合夥做生意的好友們保持緊密的聯繫和培養(是的,一個人就算再有能力也不可能獨自完成所有研發跟實驗,所以使勁的訓練小夥伴是必須的,務必讓他們打磨出經營與研發的能力)。

直到月底,她才發現自己休假好像休得太愉快了,完全忘了要跟總部連絡,總部居然也沒催她,這大半個月她把幾個任務世界裡的記憶跟學到的東西通通記錄了下來,原本想弄腦波轉譯器後來不小心就弄出了一個全息艙,接下來只要進任務的時候躺在裡面睡,系統就會自動偵測腦波把她經歷的事情記錄下來,測試了幾次,發現平常的夢境也能記錄,她滿意極了。

雖然胡混了大半個月,但K似乎沒有怪她的意思,只說假期還有一周,問她要馬上進入任務世界還是休完再進入?孫菱想也沒想就說可以當天開始,只是也順便跟K提了自己弄出全息腦波記錄艙的事情。

對於反派聯盟毫無戒心的某人一古腦把研發的事情倒出來不說,還把圖紙跟筆記複本傳給K,收到那堆東西後K扶著額頭跟J無奈對視了片刻,嘆了一口氣。

菱角果真是奇人……一般任務者不管學了什麼誰不是藏著掖著,就她一副怕總部不知道的樣子,他都還沒開口,她居然就先把完整的資料送過來了。

「孫菱,以一個反派來說妳真的不夠專業,妳不虐渣,也不走劇情線,但卻不能不否認某種程度上你已經是個及格的任務執行者。」

「……呵呵。」孫菱看過不少虐渣文,自然知道K的意思,只是那可能就是她的硬傷,畢竟要說服自己執行任務時恣意的去傷害別人她是做不到的。

常常她在看這種文章的時候都覺得那個負責逆襲跟虐渣的人自己的做法也很渣,甚至有點為虐而虐,好像那些角色或人物曾經做錯事就表示可以無條件的被傷害一樣,但人生在世誰不會做錯事?誰都有中二期跟處理不好感情的時候,若只是因為不愛某人就活該被虐,那很抱歉她接受不了。

就算是真的很渣的對象,只要自己不作賤自己,對方又能傷你傷到什麼程度呢?

再者哪怕原身曾經吃過苦頭,但都已經有重生與改變命運的機會了,幹嘛還把時間耗在不適合自己的人事物上頭?就像你走在路上踩到污水坑,難不成還得一直在水坑裡踩來踩去才叫解氣?她只覺得那很浪費時間也很浪費生命。

「總部這邊評估過後,還是持續聘用妳,妳就好好做吧!」

「我會的,我很喜歡這些任務,有機會體驗到不同的人生學到不同的東西的確很值得。」與之相對的,卻是孫菱的得失心變淡了,畢竟加加減減在不同世界穿梭的時間累積起來也近千年了,不管是冷眼看待或是自己實際經歷人生的種種階段,宛若一次次輪迴的任務的確令她成長不少。她渴望繼續穿越,繼續改變命運,不管是改變自己抑或是改變別人,都讓她充滿動力。

孫菱如何雄心壯志J是不知道,K更不可能猜得到,畢竟這人的想法跟其他任務執行者實在太不一樣了,說她不投入嘛,在任務中好歹也談過幾次戀愛,說她放不開嘛,離開那些世界她好似不會被曾經相愛過的記憶牽絆。

要知道有不少執行者就是卡在情關過不去,愛的時候死去活來,累積久了感情就變得很混亂,不是搖身一變成了花花公子,就是變得越來越薄情,也有人開始幻想自己能夠在之後的世界遇到自己之前的愛人,結果不知不覺在任務中尋找長相或個性相似的替身。

妖魔鬼怪看多了,孫菱這奇葩就變得格外顯眼,不過K不會主動問(他也沒空關心這麼細的事情),J是抱持著觀察小動物的心態,也沒特別追問,在確定孫菱當晚就能進入任務後,經過她的同意,J幫她將執行者等級升為正式執行者(原本十個任務前都算試用期),智腦也跟著更新,增加了一些功能,孫菱愉快的摸了摸左腕上升級後變得漂亮的智腦,開心的笑了。

當晚她開啟了自製的腦波記錄艙,愉快的進入任務世界。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