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圖片出處請按我

忘記去年有沒有寫回顧了,不過今年應該算是很特別的一年所以想了想還是覺得應該寫一寫XD 

當然,也順便總結一下過去幾年

 

之前有大略提到2013~2014年左右躁鬱症爆炸(生平第一次鬱症發作就是在這個時期,之前都只是焦慮&恐慌) 仔細想來其實主要是做了一本圖文書的關係,大抵每個創作的人對於自己的作品想法&看法都擺盪在極好與極壞之間,十分容易隨著情緒翻轉,有時很沮喪有時又覺得應該要奮發向上,有時懷疑自己一無是處作品登不上檯面,有時又覺得這樣其實已經足夠,反覆擺盪與煩惱把自己折騰得很慘

圖文書是我主動找熟識的編輯談的,簽約前後跑了幾趟日本,收集資料&努力跑那些地方,這些大致上都沒什麼問題,但當必須靜下來創作的時候內心就會很容易陷入糾結與恐懼之中,尤其是在這個過程中我的編輯離職了,接手的編輯在大半年後也不見了,接著因為太太我自暴自棄想說不管出版社怎麼想總之我要把書寫&畫完,鼓起勇氣再去聯繫才聯絡到真正的編輯,書這才順利出版(當然主要也是我終於弄完了)

我是2010~2011年左右開始開始開寫作課,剛開始有小說也有心靈,2012因為去了一趟歐旅而中斷,再次開課便是2013年,改成用FB一對一上課,還是大爆滿從週一到周六每天晚上都塞滿學生,一小時一個學生,一個星期我大概要跟二十五個人左右上課,那時覺得體力尚可,但事後想想龐大的成就感後面藏的也是一種過度的消耗,尤其在我身體底子不好總是需要長期調養的狀態下,總之就是把自己的身體再度整到虛掉

另外,碰觸心靈的課程多少會有點難以控制距離,雖然大多時候我都非常理智並且能給出適切的建言,但也有因為一對一的課程太過親密,再加上我向來不太擅長拒絕人,經驗不足難以拿捏彼此的距離,以至於下意識承擔了過多的壓力與煩惱的問題(嗯,有幾個學生人很好但是搞得我特別焦慮,已經到恐慌症都要牙起來的程度.我也就只好跟對方保持距離了,畢竟在我自己身心狀況不夠安穩的狀況下還要承受對方的焦慮其實真的很難受)

也是在這些過程中,一次又一次的學會自我調整&調適,包含跟學生的應對跟對學生的要求等等,畢竟很多人想學寫作並非想要寫出曠世巨作,很多時候他們只是想要學會並適應寫這件事情,而當一個老師擬定課綱&實際上課的時候有時也會過度期望,而給自己太大壓力(會下意識把學生當自己的責任,這真的很難改啊)

總之,大爆發後銀快陪著我努力熬了過去,當然這也把我親愛的母上大人嚇壞了,也有一度我甚至沒辦法跟銀快以外的人說話或相處,跟自家弟弟相處也會焦慮難安(很想馬上就逃走),整個人處於過度恐慌的狀態,好在積極配合治療&熬過最痛苦的那段時間,再加上稿子終於交出去,也順利成書之後,我的症狀逐漸減輕,藥物也就慢慢減量了,是說到後來開課就有一段沒一段的,一方面是因為身體莫名其妙的衰弱,剛開始我還以為是恐慌症的關係,畢竟偶而還是感受得到那些來勢洶洶莫名其妙總是瞬間翻來覆去的情緒,但後來基本上就只剩下嚴重的心悸跟手抖了

後來,大約是2014~2015之間感覺到躁鬱症又快捲土重來時,毅然決然地躲進原創小說的世界裡,剛開始只是為了避免腦袋跳針個沒完,後來就變成整個人渾渾噩噩坐不太住必須躺著,去年寫快穿尹梨那本的時候是處於一種類似很躁又很狂熱的狀態,每天簡直是腦袋燒個沒完的只想寫作,一個月飆完二十幾萬字之後就蔫了,到了下半年基本上都只能躺在床上了,因為坐不到幾個小時我就渾身難受,基本上是接近大腦缺氧整個人都發軟的感覺,但是躺在床上又睡不著,根本也沒辦法做任何事,連手作也沒辦法做,電影電視啥的根本沒耐心看,

我也不想完全依靠藥物睡覺,畢竟精神科藥物的後座力真的超強的,每次吃藥睡醒後我都要恍惚好久,可能過了十幾個小時才會勉強清醒,不然基本上是沒辦法思考的,到了年底寫反派那本已經沒有辦法專注太長時間寫作了,總是急著把故事結束,好好的小說一下子就完全轉成大綱流orz 讓我有點小困擾 = =

在這幾年的時間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身體到底出了什麼狀況,我以為心悸都是因為恐慌症,一度擔心過是不是甲狀腺出問題還跑去做檢查,結果是長了幾顆甲狀腺結節腫,不過甲狀腺基本上一切正常,我又擔心是不是瓣膜慢半拍心律不整的問題,直到今年2016年初下雪那一天,本來只是心悸的我血壓也爆掉了orz

糾結了好一陣子,跑去夏琳介紹的神醫哥哥那邊看診,想說趁這個機會調養一下身體,剛開始是看另一個醫生,吃藥之後舒坦很多,後來改給神醫看了兩次,才知道我肝腎負擔很大的原因其實是來自於心臟,主要是因為心臟沒力的關係(醫生在不知道我的名號的狀況下大概一口氣講了七八次妳也太沒力了),神醫很厲害,現場診脈時只不過按了我手肘的某個穴道我就感覺到一股氣往頭頂衝,整個下巴到鼻樑都麻掉了,眼前忽然一片黑冷汗狂噴差點就要休克了orz 嚇死我了!!!!

但是他給的藥我吃得不太適應,因為一吃藥就陷入昏迷狀態,就算醒來也產生了記憶斷片的狀況,嚴重到大概家人跟我講一句話但我下一秒可以完全忘掉,講話也會瞬間忘掉剛剛講到哪,這個今年錄的說書裡面也有,當我說欸我剛講到哪?我忘了= =的時候其實就是吃藥的那陣子,同時也從母上大人那邊知道外公的氣喘+心瓣膜問題&心臟沒力+高血壓我基本上就只有氣喘沒有(我弟小時候倒是有,後來調養得穩定多了),其他毛病在我三十四歲這一年手牽手來找我了orz

雖然沒有繼續回去看神醫哥哥,但我還是按照著他開藥的路線開始自己調養了,甚至為了讓肝腎有養分讓心臟抽,還特別跑去買了蜆錠吃,蜆錠靈芝B群都沒斷,再加上天氣變化就來個眩暈,還得隨時備著眩暈藥,總之今年上半年我做的事情大概就是在六七月的時候搞定了店裡的櫃台(其實不是我做的,我太兩光又沒力,高估了自己的體力,我就畫了設計圖+採買木料,然後因為鋸木條的時候每根長度都不一樣被朋友唸XDDDD 最後好友看不下去,熱心相助幫我們作好的)

接著整個夏天除了煮導痰湯跟調經(藥還時靈時不靈,MC有時就算來了也只有半天一天就沒了)之外就是保持躺床orz

不過這樣調養一陣子之後,血壓恢復正常了,總算不再莫名其妙低燒,到了秋天又加入調補腎陽清三焦的藥,現在就比較能靜下心來看東西&寫點東西&做事,雖然心悸還是沒辦法完全排除,但是次數明顯降低許多,當然天氣變化的時候我還是全身上下都難受,但至少腦筋比過去幾年清醒,也比較能去想一些深入的事情

說起來,今年的調補過程中,讓我最驚訝的應該是身體的元氣竟然會影響到那麼多地方,光是一個心臟沒力,就讓我高血壓跟心悸不斷,沒辦法思考也沒辦法做事甚至坐不住,好像有一個很重的東西壓在我頭頂跟背部把我整個人都壓駝了,必須要躺到床上才會舒坦一些,隨著身體慢慢調養得比較穩定之後,我也回之前熟悉的中醫那邊看診(沒辦法神醫哥哥太貴了啊QQ 健保+額外負擔五天就要150+400~600,我hlod不住)然後又稍微調整了方子,基本上身體就穩定很多

雖然最近天氣開始變冷,每天忽冷忽熱的,又是我的眩暈高發期,心臟也跟著抽個沒完,但至少躁鬱的那個部分已經減輕許多,可能一方面有身體因素,另一方面則是我每天吃的中藥中也有部分是對應到躁鬱的(沒錯,中醫有可以治躁鬱症的藥喔)手抖也好一點了,雖然還是沒辦法完全解決,不過大概也有調養幾年的心理準備了,現在努力學習的反而是不要被躁症帶著走,很嗨要做很多事情的時候更需要放慢步伐,不然精神上再亢奮身體跟不上也只是整到自己而已

總之,現在血壓正常了,心悸比之前穩定,西藥可以減量到很少,但是中藥完全不能斷,甚至被母上大人要求去吃一組貴森森的中藥(過去十幾年幾次狀況大好都是吃這組藥才變好的,大概也被我吃掉十幾萬吧,說真的我能不吃這家就不吃,醫藥費太貴了啊orz),但因為真的有效所以我還是乖乖吃了,現在就是安分守己的養身體,想辦法增加體溫,甚至開始自己艾灸

現在回想起來大概從2013~2016的現在,這幾年之間的事情我基本上記不太清楚了,好像被偷走了幾年一樣XD 

不過現在真的深刻感受到身體的平衡是多麼重要,也知道該怎麼好好照顧了

 

今年比較大的突破應該是寫BL小說XD 說真的我畢竟以前都是寫BG,這兩年閱讀偏好上更偏向BL,難免就會想寫,雖然還是沒辦法控制大綱流的問題,不過能寫還是蠻開心的,熬過了去年底到今年秋天痛扣的虧損,生意在銀快的努力下止跌回升,我能做好的事情就是乖乖的照顧好自己,不讓家人伴侶擔心

然後錄說書比較類似復健吧,畢竟我過去幾年基本上是過著隱居般的生活,一方面是沒精神跟人交際,另一方面則是下意識不想跟人接觸,久了真有種連話都不太會說的感覺,年輕的時候動不動就跟朋友聊天聊一整天,現在反而不太喜歡聊天也不講電話了,感覺好像關機了幾年,最近總算重開機了,也許這也是一種強制歸零,很多事情重新開始接觸真覺得連自我都煥發新機,總算冒芽了XD

至於最難受的事情除了身體之外就是連續送走了三隻貓,如意長了腫瘤走了,旺財第一次腎出問題有救回來,熬了一年多,今年還是走了,接著花花肝出問題也走了,家裡現在就剩下七隻貓,家中過半的貓都是十歲以上的老貓,接下來幾年我們可能還得面臨幾隻老寶貝們離開,說真的,因為把貓當成家人,這樣接二連三的面對死亡真的很難受,以後可能也不會再養新貓了吧~

至於明年,雖然有些小計劃但是在身體還沒完全穩定之前,我只能說太太我基本上就是繼續當我家事廢的賢內助吧= =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