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 6 / 29 題目:情書

 

下班後,男人一手夾著公事包,一手拎著順手從巷口超商買回的晚餐,悠悠哉哉的晃回自己的住所,雖然已經連續加班一個月,但男人臉上並沒有絲毫倦怠,有的只有從容自在。他是個生活慾望極低,只要能吃飽喝足有地方睡就滿足的人,大多數的時間都為了工作奉獻,若不是公司沒有淋浴間,恐怕他會非常樂意睡在公司裡,最好是醒來就可以直接工作,做完倒頭就睡,睡醒再繼續這個病態的循環。

做為一個工作能力強,又精力旺盛的員工,他才進這家公司不到三年就已經爬上主管職,其他人卻完全興不起嫉妒之心,畢竟誰都知道這職位根本就是用鮮嫩的肝換來的,誰也不可能比這個超人般的工作狂犧牲奉獻得更徹底,再說有這個能力強的人在上面頂著,下面的人輕鬆得很,是以他在公司的人緣也不錯。

他住的地方離公司並不遠,搭公車不過七站,屋子雖然已經有二十幾年的屋齡,樓梯間的燈泡更是動不動就壞掉,但他一點也不介意,房子什麼的能住就行了。他大多數的信件地址填的都是公司,所以老公寓沒有信箱他也不介意,偶而有信,樓上鄰居便會順便幫他帶上來,順手塞在門縫,只是那大多都不是屬於他的信,而是一些前房客的,每次收到這種信他就會寫個查無此人退回去,所以不屬於他的信件越來越少。

只是很奇怪,今天他掏出鑰匙開門的時候,門上突然落下了一疊信件,男人有點驚訝,但隨即他皺起眉來。那些信件並不是他以為的帳單或廣告單,而是一封封沒有寫上收件人姓名的信,怪了,這堆信怎麼會塞在他門上?

剛開始男人並沒有拆信的慾望,進屋隨意把信丟到鞋櫃上轉頭就忘了,怪的是,每逢周五,就會有一疊信固定塞進他門縫,久了他也習慣了,沒有收件人的信越疊越高,他忙得根本沒時間整理,更別說是去推理找出原因跟兇手了。直到這一個周五的午後,為了要出差他不得不繞回家裡來收拾衣物,一上樓就看見一個人正抱著一堆信正想往他門縫塞。

「妳是誰?為什麼在這裡?」

那是個穿著連身洋裝的小女生,皮膚白皙,手腕上掛著一把枴杖,聽到他的聲音錯愕的回過頭來,漆黑的眼眸卻沒有焦距,雖然似乎能夠確定他的方向,卻像是看不見他一樣。

「啊?您好,我是來送信的,是唯瑞的信。」

「唯瑞?這是我家,這裡沒有這個人。」

「欸?唯瑞不住這裡了嗎?」

「恐怕是。」

「怎麼會這樣……」女孩的臉瞬間慘白,似是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語著。

「妳之前拿來的信我都收著,要不妳等一下,我拿出來還妳。」

「不,不用了,謝謝你!」女孩似乎有點慌張,顫抖著拿下掛在手腕上的拐杖,一手還探了探,似乎是想抓住樓梯扶手,「那些信可以直接丟了沒關係,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擾。」

「妳就算看不見也堅持要送來的信,難不成是情書?」

「……」女孩的臉先是紅了,接著又綠了,看得男人有點好笑,不知是不是因為對方只是個瞎眼小女孩的關係,他並沒有什麼防心,只是細語勸慰。

「我在這裡住三年了,既然對方搬走了也沒通知妳,有些事情就該放下了,妳看不見就不要逞強,我送妳下去。」他原本想伸手扶她,但很快意識到樓梯間並不寬敞,兩個人擠著並行下去只會更尷尬,乾脆一把把她像孩子一樣抱起來,粗壯的手臂托著她的屁股,另一手則環在她腰上。

「妳真瘦,平時有沒有吃飯?」

「……」

「拐杖拿好」

「別把我當小孩!」

「是是,不是小孩。」男人語氣敷衍,聽起來似是一點也不信。

「我已經二十一歲了……還有那不是情書,我沒有……沒有喜歡唯瑞。」

「哦?那妳還一直寫信給他?」

「我……」女孩百口莫辯,雖然偶而也會被家中的保鑣或保姆抱,可那都不是陌生人,男人身上清爽的皂香與淡淡的汗味混合出一種很微妙的香味,有點接近草木香或是大地味,女孩雖然手鬆鬆的摟著男人的頸項,被他一路安全的抱下樓,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好快,甚至有點貪戀他的懷抱。

「好了,一樓到了,妳知道該怎麼回家嗎?有人陪妳來嗎?」

「嗯,有。」

「那就好,那我把妳放下來,妳慢慢站穩。」

「那個,對不起,還有謝謝你,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名字?程策,工程的程,策略的策。」男人話一說完轉頭就走了,聽著那腳步聲遠去,另一個熟悉的腳步聲在身後響起,女孩沒有回頭,只是怔怔抱著自己的拐杖。

「戴大哥,你聽到了嗎?那個人叫程策,你說我能不能寫信給他?」

「小姐想寫情書給程先生嗎?」

「才不是情書!我只是……只是覺得他人很好,有點想跟他變成朋友,你說這可能嗎?」

「小姐放心,一定可以的。」保鑣默默發了幾個訊息出去,一方面讓人去查程策的資料,一方面通知老爺夫人,小姐似乎又陷入戀愛了。

「點字他可能看不懂,你說我要不要想辦法翻成中文?還是寫英文比較好?」被保鑣扶著回到車上的女孩還嘰嘰喳喳的說著,那興奮勁讓保鑣有點失笑,說起來保護這小姐什麼都好,就是她偶而夢幻少女心爆炸的時候特別誇張,就是不知道這位程先生能不能消受得了此等艷福啊!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