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 6 / 23 題目:牙齒

 

兩輩子活了七十三多年,以為自己已經八風吹不動再不會為任何事情驚訝的程四娘,當她在自己前生的閨房醒來的時候,還是傻住了。

她雖是土生土長的古代人,卻是曾穿到未來的,第一世遭人推落大江溺死後,胎穿到二十一世紀,所以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帶著記憶重新投胎了,現在才知道原來是穿越。只是她怎麼穿到了未來又穿回來古代呢?

杏色紗帳上掛著一只繡著蘭花的香囊,精美的刺繡讓她一眼就認出這是姨娘繡給她的,程四娘出自皇商世家,雖是庶女卻因為乖巧頗得主母歡心,從小便被寄養在正妻身旁(只能稱呼自己的親生母親為姨娘),從小又有個出深宮廷的嬤嬤教養,教出了一身氣派的規矩。若不是十三歲這年一場意外,讓她落水喀斷了牙,破了相,她的人生該是平平順順的過,只嘆當年她雖學了規矩,心性卻不成熟,為了這破相鬧了又鬧,歇斯底里,出了種種大醜,最後只得狼狽下嫁普通商戶,婚後不到兩年她便遭人陷害推落大江。

程四娘一動就感覺到上顎的痛,隱隱約約還感覺得到口腔裡有血液的鹹味,她趕忙撐坐起身打量四周,從牆上的掛軸到桌上的茶具,無一不證明她是穿回十三歲那年了,只是來得稍遲了些,她的牙已經喀掉了。

若是原本未經世事的程四娘,她也許會為了缺牙自卑,畢竟古代可沒什麼補牙技術,不過在現代活了足足六十年的她,現在倒不這麼想了,只不過是一顆牙,程家娘子哪怕破相仍得表現出自己的氣度與儀態,原本嘛,若前生她不那樣做盡蠢事,也不會帶累了姊妹們的名聲,不鬧就不會搞到前生那種下場,如此一來,哪怕是求嫁也不會再像前生那般狼狽了。

「小姐醒了嗎?」貼身丫鬟綠柳的聲音在屋外響起。

「進來,什麼時辰了?」

「未時了,前廳來了客人,主母請小姐到前廳。」

「前廳?客人?」怪了,前世沒這荏啊?程四娘困惑的在綠柳服侍下把自己打點得清清爽爽的,拎了一把團扇遮面,悠悠哉哉的往前院走。

只是才到花園,看著那讓自己撞斷牙的池塘,她還是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小姐……」擔憂小姐破了相會想不開,綠柳如臨大敵。

「綠柳別擔心,只不過是一顆牙,我不會為此尋死的,我只是需要靜一靜想點事情,妳先退到一旁等吧!」

「是。」

雖然穿回古代但這畢竟是她的家,程四娘並沒有任何惶恐或不安,前世她讀了商科,後來跟著夫婿經營家族企業,對於許多東西都有自己的想法跟看法,哪怕穿回古代不嫁人她也有辦法幫著幾位兄長出主意,對於有價值的女兒,又是程家這種世家,不嫁也不怕人挑刺,程家有這底氣。

她感嘆的只是她這一死穿回古代,活在現代的那個夫婿不知該有多傷心。

他們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就連出國留學都一起,學的也是同一個科目,十歲不到就認識了,接著一生都形影不離,畢業各自接管家業後便順理成章的結了婚,三十多年的婚姻感情一直都很好,就連死,她也是因為心臟病發死在對方懷裡。雖有前世今生的傳說,她也實際見證了穿越的真實性,但一想到在這個時代這個世界裡沒有那個人,心便沉重了起來。

「小柔?」突然,一個陌生的男中音在她身後響起,那帶著驚喜的疑惑讓程四娘困惑的轉頭,花園靠近後院,這陌生人是怎麼進來的?沒想到她這一看便傻住了。

「薛瑾?」

「程柔,真的是妳,好久沒看到妳這麼小的樣子,真不習慣,小蘿莉啊!」薛瑾似乎一時之間忘記自己身在何處,伸手就想一把抱起她,就像抱他們的女兒一般。

古代的他長了程柔七歲,如今已是弱冠,身材高大,面容俊挺,除了裝束與髮式之外,那長相幾乎跟現代的他一模一樣,也難怪程柔一眼就能認出來。

「等等,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也穿過來了?什麼時候的事?」程柔下意識就想閃開。

「先讓我抱一下,妳都不知道妳死掉那一刻我有多痛苦。」

「……對不起。」程柔頓時蔫了,乖乖被男人抱入懷中,對一旁驚愕的綠柳揮揮手示意她先退下。

「牙還疼不疼?這鬼時代沒牙醫,妳吃苦了。」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她怒了。

「很簡單,我們都是胎穿到未來又穿回來的,查到妳在這裡我便讓母親為我上門向程家提親。」

「你怎麼會知道我是程家人?還知道我是胎穿的?」

「妳果然忘記了,剛開始是妳說了夢話,那夢太寫實所以我就記著了,妳走後沒幾個月我也死了,一醒來就回來了。」

「……你尋死?」

「車禍,」薛瑾斜睨她一眼,看得程柔心虛了起來,手軟得抓不住團扇。「程家四娘子可願嫁予薛瑾?」

「……薛十一郎不娶也得娶。」程家主母等了半天等不到女兒,就連出去透透氣的薛十一郎也跑得沒影,召了綠柳來才知道薛十一郎竟溜到花園去了,程家主母帶著大部隊一來就看到這兩人沒羞沒燥的舉止。「四娘,過來。」

薛瑾尷尬的鬆開手,程柔一恢復自由便用最快的速度躲到程家主母身後,穿回古代加上薛瑾的出現讓她大腦亂糟糟的,這時候讓母親頂上最安全,至於母親的秋後算帳那就……總之先躲了再說。

「程夫人,我與小柔兩情相悅,薛程二家門當戶對,還望薛夫人成全。」

「你們暗渡陳倉多久了?」程家主母一連轟炸了薛瑾十來個問題,見他應對有度,態度也還算恭敬,雖然一肚子火,但想到四娘子破相之後要再尋親就難了,刁難了一會兒,加上姨娘與薛夫人的助攻,最後總算是點頭了。

直到洞房花燭夜,坐在那滿床喀人的棗子花生上,程四娘還是有點難以置信。喜秤挑開眼前的紅蓋頭,走完所有儀式,人呼啦的走光光之後,薛十一郎與程四娘相視了片刻,同時重重吐出了一口氣。

「古代婚俗真累。」

「還有更累的呢……」一切盡在不言中。

 

──

古代稿真是我的罩門,每寫必卡orz
然後我能說再繼續寫下去又要變成坑了嗎XD 當然不行~果斷掰XD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
  • 哎呀~看得正興起,故事就被作者果斷了結了...嗚~
  • 噗~所以才說是為了鍛鍊靈感而寫啊XD
    我坑已經夠多了

    沒力史翠普 於 2015/06/23 07:52 回覆

  • Elaine
  • 正精彩耶~~~~
    洞房花燭夜~洞房花燭夜((敲碗......
  • 都老夫老妻了www

    沒力史翠普 於 2015/06/24 00: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