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 6 / 21 題目:衛星少女的孤獨

 

根據宇宙星曆監獄法,所有服刑態度良好的罪犯,只要是身體有所殘缺領有殘障證明的,都可以申請到各種負責監控不同貧瘠星球的衛星工作。艾德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五年,最初是為了躲避時空警察的追緝,原本想逃進蟲洞,最後不知怎地撞入了時空扭曲的黑洞,一醒來就在監獄裡。

這具身體不是他的,這麼愚蠢的囚衣更不是他會穿的,想他艾德是什麼人?出身奧雅帝國皇室,從小就聰穎過人,在電子機械與電腦的領域更是稱霸,雖然因為他無意間研究出的時空跳躍系統不小心被駭,害他不得不違法穿越時空想盡辦法把那些被偷到不同介面世界造成大堆BUG的系統毀掉,只是在上一個介面不小心出了差錯,落到如此下場。

秉性多疑的他剛開始偽裝因受傷失去記憶的樣子,順利獲得了其他獄友的幫助,前輩提醒他,以他失去左臂的重度殘缺,只要連續五年表現良好就可以申請去衛星服刑──說是服刑其實等於是假釋了,星際人的壽命普遍很長,服完三百年的刑,出獄還是一條好漢。

監獄裡什麼材料都沒有,哪怕他想再弄出一架太空船或機甲都有難度,最後他不得不熬過五年,爭取貧瘠衛星的假釋機會。

 

守護衛星的工作很無聊,於是他開始拆手邊所有可以用的電路板與東西,利用衛星的電力與資源拼拼湊湊做出了一個機器人,只是隨著時間過去,也不知是哪裡出了錯,明明應該是不會思考只懂得執行命令的機器人居然有了自己的情緒跟感情。

那個自稱衛星少女的機器人,不知從哪裡淘來了一堆過時資訊,成天幻想著總裁白馬王子跟戀愛之類的東西,搞得艾德惡寒不已,但就算聒噪得另人難以忍受,也好過最近的長吁短嘆。

 

「又怎麼了?」

「艾德,我好孤單,太孤獨我受不了了。」

「……所以呢?」

「所以我們逃吧?我再也不想守在這裡看著每天千篇一律的東西,那顆長滿瓢蟲的星球到底有什麼好監視的,再怎麼看那群瓢蟲也不會長出智慧來。」

「……」所以說妳一個衛星機器人居然能嫌瓢蟲沒智慧是怎樣……不過他也的確待膩了,在這個介面裡待了將近八年,他並不曾攔截到到任何時空跳躍系統的數據,想來這世界的確沒有被亂入,他的任務還沒達成,也該往下一個世界去了。「我要走是很容易,但妳可是個衛星。」

「那有什麼?艾德只要把我改裝成你的左臂不就行了?你知道我只是塊晶片,很容易改變身材的。」

「……」艾德再一次被堵到無語,總覺得有很多槽點卻不知從何吐槽起,看著螢幕裡跳躍著的那個笑臉,原本以為自己無心無情的他心還是軟了那麼一下下,反正只是塊晶片,他三分鐘就能弄出一塊替代品,那麼帶著她走……應該也不錯吧?至少在漫長的補救過程中,有塊不怕生老病死的聲音陪著也好。

 

 

──很久以後──

 

「艾德艾德!所以我們這叫私奔對不對?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你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樣我們應該算是戀人了對吧?艾德你是霸道總裁還是腹黑王子?」

「妳又想被拔電池了嗎?」

「……我就知道你不愛我嗚嗚嗚」

「閉嘴!」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