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大概是因為有強運的男配大人加持的關係,尹梨穿進世界的時間點特別的好,足足提前了穿越女一個月,也就是說,在末世前兩個月他們就穿過來了。雖然穿成了原文女主角這件事情讓她特別的囧,但在透過系統私訊男配,得知他穿成男一的時候,尹梨鬆了一口氣。

男配大人這一世的名字叫穆凌風,尹梨則仍是尹梨。

想到自己又穿成了白蓮花,尹梨特別的無力,已經扮過太多世白蓮花,這角色對她來說有點太簡單了,雖然原身的聖母程度是尹梨到目前為止見過最誇張的一個,末世逃亡路中只要遇到有人求救就一定會施以援手,能帶上的就會帶上,不能帶上的也會贈送武器跟物資,若不是她身上剛好有空間,之前又收集了不少物資,恐怕還沒抵達基地就已經坐吃山空了。

原本尹梨還很煩惱自己怎麼扮演聖母,畢竟聖母跟她這個生意人的本性時在相距甚遠,男配輕飄飄的一句,「妳不是說系統從不干涉過程嗎?那只要不要OOC得太過分不就成了?」一語驚醒夢中人,尹梨想了想,發現這世界的任務主要就是保住小命跟防禦(修理?)穿越女而已,好像也沒有特別在其他細節有所限制的樣子。

既然系統容許調整細節,那在末世來臨之前,在原身的聖母性格大發威之前,沒人知道她除了個性善良之外還特別聖母,她當然可以趁著這個機會稍微轉型一番。白蓮花也有分等級的嘛!她大可當不是那麼潔白的那種。

大概是因為這個世界的背景是NP文的關係,原身又是這個故事的女主角,身材可說是前凸後翹、穠纖合度,身高雖然才165左右,但身材比例特別好,臉小胸大腰細屁股翹,大略是九頭身的比例讓尹梨有點吃驚。

她的身材雖然不胖,但也不瘦,恰恰是那種帶點性感的豐腴,皮膚白膩細緻,稍稍一掐就紅,很容易留下印子,臉蛋也生得好,完全是超萌的童顏路線。

童顏巨乳嗎……這種外型到底是怎麼在據說道德淪喪的末世存活下來的?想起一周目裡原身還成為基地的高層,尹梨就滿心不解,但後來想想那連成一排的各種男主,她又嘆了一口氣。

唉,她只要男配大人就夠了,其他男二男三什麼的就免了吧?

原身現在還只是大三的學生,還沒被穿越女鳩佔鵲巢的妹妹尹昭才高三,正如火如荼的準備著升學考試。

他們倆姐妹年紀差了三歲,雖然同父異母但並沒有什麼小三或私生子的身分問題,尹昭的母親是尹父的續弦,只是尹父運氣不怎麼好,連娶了兩任太太都早逝,尹梨的母親死於車禍,尹昭的母親則是在尹梨十二歲那年癌症過世,這個後媽對原身還不錯,所以原身跟尹昭之間的感情也一直都很好。

雖說無法理解兩姐妹直到尹梨上大學前感情都很好,為什麼末世爆發後卻會變成你死我活的局面,但想想大多數的任務世界都充滿BUG與設定上的問題,尹梨也只能強迫自己無視了。

現在還是寒假期間,尹昭一早就去圖書館溫書了,尹父也早早出門上班,尹梨下樓隨便幫自己做了個三明治,填飽肚子後她心念一動,人就消失在房間裡。

穿進任務世界連絡過穆凌風之後,尹梨第一時間就劃破手指滴血讓玉觀音認主。上一世雖然從尹霜手中換走了空間玉鐲,但一拿來她就上繳給系統了,根本沒進裡面看過,現在有機會見識一下她還蠻興奮的。

玉觀音裡的空間很大,除了有竹屋與靈泉與一望無際的樹林之外,還有一畦畦田地,上面栽種著各種植物,還有一大區種的是藥草類,居然連人蔘靈芝和一些罕見藥材都有,讓尹梨十分驚喜。

遠處籠罩在霧氣之中,可惜就視線看得到的地方尹梨就已經走不完了,遠處更是不用想了,難怪當初穿越女可以把數以萬計的物資全都塞進空間裡,原來是因為這空間容量特別大啊?尹梨很快就放棄逛完整個空間的想法,鑽進竹屋。

竹屋裡掛著一幅道人的畫像,桌上有封信,大意是這是仙人飛升之前煉成的芥子空間,望來人好好利用空間修煉之類的。尹梨雖然有點驚喜但更多的是困惑,她調出腦海裡一二周目的劇情仔細檢查了一下,發現在二周目裡,穿越女只提到靈泉與大空間,一周目的原身根本沒提過竹屋之類的東西,只在治癒他人的時候會引些靈泉出去,平時頂多拿靈泉淨化喪屍腦中所取出的晶核,要不然就是拿靈泉兌水分周遭的朋友們喝,完全當成儲水儲物的水塔使用。

一個兩個都把空間運用得這麼粗糙,也是醉了。

竹屋外觀看起來不大,但屋內卻有好幾間內室,其中一間放滿了各種藥櫃,大多是中藥,還有不少已經炮製好的藥材,另一間則是煉丹室,正中央的丹爐看不出材質,但看得出很有歷史,爐下燃燒著紫色的火焰,但室內並不熱,旁邊的架子上則放滿了各種大大小小的玉瓶與瓷瓶。

自從知道自己任務的世界有時會是小說世界之後,尹梨有空的時候也會看一點小說,走過的現代世界大多科技發展接近,流行題材也不會差太多,所以尹梨總是把這些空間當平行時空。

她知道這個空間應該是修仙空間,雖然記不得那些煉氣還是元嬰之類的細節,但是洗經伐隨丹或是元嬰丹之類的東西,看名字還是知道意思的。

最後一間內室是書房,裡面放著各式各樣的古書,她大略逛了一圈,發現丹書與丹方還有一些從來沒在外面看過的醫書特別多,修仙功法的書也有一些,但大多是玉簡,還有一個特別大的櫃子,上面有許多小抽屜,裡頭裝的似乎都全是罕見的種子。

這個空間讓尹梨如獲至寶,既然有丹書跟醫書,她有自信可以在這一世把這些技能也都磨練起來,也許還能從中找到遏止喪屍病毒的辦法,光想到這個她就興奮。至於要不要修仙她一點都不在意,畢竟以她現在的生活方式,活得久不久對她來說意義並不大。

畢竟穿越每一個世界的時候她都是在體驗一段人生,而且大多都活到壽終正寢才離開,累世加起來她也活了好幾百年了,除非男配大人有心想修仙,不然她應該不會刻意去碰那些玉簡。

了解空間大致上的功能跟範圍之後,尹梨便出了空間去清點自己的財物。

尹父只有這兩個女兒,從小就很寵,哪怕他工作很忙,沒什麼時間跟女兒們相處,時常加班到三更半夜才回來,但在金錢上面從來沒有虧待過這兩個女兒,雖然比不上什麼富貴世家,但姐妹倆每個月的零用錢都很豐厚,逢年過節也都還有紅包可以領。

原身雖然時常捐錢作善事,但其實還是有存錢的習慣,所以手頭多少還是有點積蓄。她很寵尹昭這個妹妹,時常在尹昭缺錢的時候借給她永遠不用還的錢,平時也常幫尹昭買衣服或小東西,尹昭也很黏她。

尹梨細細檢查原身的記憶,發現一直到現在為止,兩姐妹的感情都還是很好,那麼,兩人的關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質的呢?原因又會是什麼?

是因為彼此之間有什麼誤會?

是因為姐姐有異能而自己沒有?是因為喜歡穆凌風卻求而不得?

還是因為嫉妒原身身上的女主光環帶來的所有好運氣呢?

 

 

 

 

不同於尹梨的悠閒,宇文瀚穿進任務世界成為穆凌風的時候,剛好是在直升機上,他沒綁安全帶只是雙手盤胸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穿越過來的衝擊讓這具身體暈眩了一下,差點沒栽下直升機。

「喂喂老穆你睡傻了嗎?」一旁的夥伴被他嚇了一跳,伸手大力將他拽回椅子上。「你就愛耍帥,安全帶快扣上!」

「……」穆凌風瞇眼,雖然已經在任務書上看過大致的任務內容,但他還沒完全接收劇情,自然也還沒融合原身的記憶,雖然有點不爽,但他也只是點點頭就將安全帶扣上,繼續閉上眼睛假寐。

在他整理記憶的同時,尹梨的訊息也傳了過來,果然,這次尹梨穿成了女主角,而他則成了第一男主。

早先在看任務書的時候他就有點疑惑,雖說尹梨曾經說過自己通常都不是女主角而是女配角,但在野生穿越者亂入之後,這故事的重心嚴格來說就已經被迫變成野生穿越者了,他們的任務基本上也圍繞著這個穿越女打轉。

至於NP,哼!那些人要真想搶走尹梨,那他自然會滅了他們。

坦白說剛開始穆凌風對於穿越不同世界做任務的興致並不高,至少沒尹梨那麼樂在其中,但他畢竟想和她一直在一起,不想分開,所以很快就調整好心態,這些世界就如同真實體驗的全息遊戲,有故事背景、有人物也有任務,只要把這一切想成是RPG遊戲,心裡就比較不會有疙瘩。

穆凌風的身分其實有點特別,他表面上是保全,但私底下真實的身分卻是一個傭兵,穿越過來的這天,他和夥伴夏集正好完成一個任務,正在趕回總部的路上。

在原文中,穆凌風會在接下三天後的那個任務途中受傷,總部放他三個月的長假養病,他原本只是去A市探望以前在孤兒院非常照顧他的一個老師,沒想到卻遇見末世,那晚他莫名其妙的陷入昏迷,醒來後外面風雲變色,老師和她的家人都成了喪屍,互相啃食後被穆凌風一槍斃了。

在原本一周目的故事線中,穆凌風是因為要找物資而遇上尹梨,兩人幾乎是一見鍾情,很自然就發展到一起。

但他與尹梨穿過來之後,他可不打算真的等到兩個月後末世爆發才去找尹梨。嚴格來說他根本受不了超過二十四小時看不見她,這也許是尹韶那一世他憋狠了的關係吧?

任誰在一個人身邊用靈魂守了二十幾年,完全無法接觸到對方也無法讓對方感應到自己的存在,也會像他一樣變成這種佔有慾極強的偏執狂。

雖然穆凌風沒有自覺,但前世當了那麼久的皇帝,他身上有股特別強烈的霸氣,隨著他靈魂的到來而籠罩在這具肉身上,坐他對面的夏集因為察覺到一股壓迫感而警戒起來,等到他發現那股氣勢竟是來自夥伴時,整個人有點傻掉了。

夏集跟穆凌風是一起在孤兒院長大的好兄弟,夏集是剛出生沒幾天就被遺棄在孤兒院門口的,穆凌風卻是因為四歲那年一場火災失去了所有親人,才被送到孤兒院來。

兩人十歲那年被現在的總部收養,培訓了足足八年才投入傭兵任務,這次他們接的任務是護送一批貨到鄰國,回程的時候因為不需要再帶東西回來特別輕鬆。夏集的個性比較貪玩,哪怕是工作中也盡想著吃喝玩樂,他原本想一下直升機就找幾個豬朋狗友出去玩的,但此刻,穆凌風的變化引起了他的注意。

不過看了半天他也沒膽子吵醒穆凌風就是了,明明平常彼此相處的時候都很隨便的,但現在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一種強烈的不能打擾穆凌風的感覺,哪怕他緊閉雙眼,那側漏的霸氣還是讓夏集的小心肝一顫一顫的。

真搞不懂老穆怎麼會突然變這樣,該不會是剛才做了什麼惡夢吧?

幾個小時的飛行讓他們順利回到總部,下了直升機,沖了個澡換上便服後,穆凌風沒有半點猶豫的衝到主管辦公室去。

「欸老穆你要幹嘛?找老頭有事?」夏集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追在穆凌風後面,可他就是有種直覺要跟著,這種野性直覺在危急時已經救了他很多次,所以他深信不疑。

「對。」穆凌風瞥他一眼,嘴角抿得緊緊的,一點笑意也沒有。

他敲了敲門,裡面傳來了主管低沉的回應,穆凌風很快就推門進去,夏集原本想閃人的,畢竟主管真的太嘮叨了,他很不愛被逮住的感覺,但是老穆進去了,他又有個直覺讓自己跟進去,夏集在門口混亂的轉了幾圈最後還是硬著頭皮鑽進辦公室。

 

 

*一周目是電玩用語,意思是遊戲第一次玩到破關這一輪稱為一周目,若是破關後玩第二次則是二周目,因為第九個故事的背景故事沒有角色重生,所以就不用第一世第二世的說法,改為一周目二周目喔:D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