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文翻譯書版權大戰!  


文‧王婉嘉 圖‧莊坤儒
光華雜誌2010年5月第038頁


翻譯書的戰國時代來到!據統計,台灣每年出版4萬冊新書,扣除教科書等非一般讀物不計,外文翻譯書約佔總量的25%,看似數量不多,卻來勢洶洶囊括50%以上的暢銷榜名額,在書市具有不容小覷的強勢競爭力。

在眾多新書背後,有這麼一群「版權人」時時緊盯歐美暢銷書的即時排行榜,這些宛如股票漲跌般上下曲折的數字,不僅玄機暗藏,更間接主宰了台灣的翻譯書市,某種程度上,也決定了讀者們將看見的世界。

走進誠品書店放眼一望,6年前以驚悚推理小說《達文西密碼》在台大賣百萬冊的時報出版招牌作家丹‧布朗的新書《失落的符號》成堆地擺在入口;同樣隸屬時報出版的「藍小說」書系長銷保證作家村上春樹,其新作《1Q84》中文版自去年底上架至今,已銷出10萬冊,聲勢不墜。

另一方面,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馬斯‧佛里曼,2005年分析國際情勢的《世界是平的》一書,由雅言文化出版,勇奪各大書店年度暢銷書榜之冠。3年後佛里曼的新書《世界又熱又平又擠》則改由天下文化出版,還請到大師來台打書。

翻譯書大軍壓境下,究竟是誰在選書?版權產業如何分工?又如何決定「花」落誰家?

這一切,得先從關鍵環節──版權代理人──談起。


書的推手

「版權代理商就像手牽紅線的媒人,促成外國作家與台灣出版社『配對』成功,」台灣最老牌的本土版權商──博達著作權代理公司台灣分部總監陳語萱說。

隱身其後,位於出版生態上游的版權代理公司,是國外新書在台灣的第一手訊息管道。

而博達取得新書訊息的來源則有以下幾種:一是亞馬遜書店、出版人週刊、紐約時報等指標性書店或媒體推薦榜單;另外包括美國大型出版商Harper Collins、藍燈書屋在內等長期合作的出版社,也會定期提供出版計畫,詳列書名、作者、大綱簡介。雖然中途免不了有生變的可能,但光是今年3月,這幾家美國出版社的出版計畫早已遠遠排至2012年。

每年的各大國際書展,則是版權代理人不能錯過的年度盛事。從4月的英國倫敦書展、5月的美國書展,到歷史最悠久、今年將邁向第62屆的10月德國法蘭克福書展,來自全球的作家經紀人、代理公司、出版社齊聚一堂,版權買賣、情報交換之餘不忘閒嗑牙、搏感情,心裡則一邊盤算價碼,一邊掂量著哪本書可能是下一本橫掃千軍之作。

正因台灣引進翻譯書數量逐年增加,且出版市場、運作機制成熟,加上編輯選書品味高、善於包裝行銷,口碑逐漸傳開後,在以版權交易為主的法蘭克福書展上,台灣已被視為亞洲重要輸出對象之一,僅次於長年佔據龍頭地位的日本,以及向來為了搶書不惜殺紅眼、下重本的韓國。



版權是門好生意?

進一步探問,版權代理這筆生意究竟怎麼做?近幾年以單打獨鬥之姿崛起,經手《追風箏的孩子》、《不存在的女兒》等多部暢銷小說的光磊版權代理負責人譚光磊頗在商言商地說:「把我們的工作想成是房地產經紀人就對了!」

他說,版權代理就像是外文書的仲介,不需先自掏腰包買下版權,但得負起居中傳話、協調的任務,從買賣雙方的預付版稅金額(簡稱預付金)、版稅率(每賣出一本書,作者可抽成的比例,台灣行情約為定價的6%,視銷量往上追加至7~8%不等)、合約期限(一般為3~5年)等諸多細節都在談判之列。

當價錢談妥、出版社拍板定案買下版權後,得先立刻支付預付金給作者;按照國際行規,版權公司可自其中抽佣10%,但並非就此功成身退,包括後續的中文版書封送審、插圖授權、銷售數字回報等工作,仍有賴版權代理居中聯繫。

相較於版權概念已發展百年之久的歐美國家,台灣的版權觀念起步晚,遲至1980年代中期才有正式的版權代理公司興起。

初期以大蘋果、博達兩家公司獨霸,而後有來自英國的ANA、以歐語系為強項的家西書社,以及以文學小說打響名號的光磊等加入戰局。

有趣的是,版權代理的成規各地不同:美國向來採獨家代理,同一家出版社在台灣只與單一版權代理合作,如以英美文學見長的「W.W Norton」或由獨立出版社聯盟組成的「Perseus Books」只與博達合作;日本則喜歡採用非獨家方式,樣書人人有,端看誰有本事牽線成功。


版權公司拿到代理權後,下一步就是探詢各大出版社、兜售版權。

按照業界慣例,通常同一作者的新作會禮讓原先的合作出版社優先洽購,如《追風箏的孩子》作者卡勒德.胡賽尼,3年後再以阿富汗戰亂為背景寫成的小說《燦爛千陽》,在台灣即同樣由木馬文化出版。若沒有這類淵源可循,則版權代理通常會一視同仁地廣發書訊,昭告周知。

基於編輯選書經驗老到、深諳市場口味,倘若各家出版社編輯所見略同,不只一家有意出價呢?為求公平,原作者或其經紀人、出版社會要求「限時競價」,因此在搶下心儀作品前,各家出版社不免得先廝殺於爭取版權標價的紙上戰場。

一般來說,翻譯書最普遍的預付金成交價碼落在每本1,500美元左右,但若遇上大牌作家、已登上英美暢銷排行榜、已售出電影版權等強勢條件,則可往上追加至數千或上萬美元不等。但以台灣行情來說,只要是破萬美元已堪稱高價成交。


有錢萬事足?

在版權公司居中為兩方出版者媒合之外,各大出版社也憑著堅強的選書眼光及喊價實力,各有其版權部門,可直接和國外出版者接頭,讓版權之爭愈加火熱。

然而開價高的,就一定保證雀屏中選嗎?時報出版社版權部主任韓文正答道:「倒也未必。」版權交易不是單純的銀貨兩訖。兩方出版者簽約完成出書後,包括內容有無擅自刪改、後續行銷是否用心、每年能否定期結算版稅等,都是在金錢以外,考驗雙方能否建立互信關係的關鍵。

皇冠出版社副總編輯莊靜君也提到,除了比價錢、比出版社過去的作品陣容及「身家背景」,有時還得比企畫──出價的同時,也得為該書量身打造未來的行銷策略,好讓原出版者一窺台灣出版社的誠意、創意和企圖心,知道自己「所託得人」。

更有甚者,莊靜君說,2007年在搶簽以獨特幽默感橫掃全日本的新銳作家──萬城目學的小說《鹿男》時,萬城目學竟指示經紀人給有意競價的各家編輯出了個「功課」:請寫一篇文章,說明為什麼喜歡萬城目學?為什麼想出版他的作品?

莊靜君以10年編輯經驗的「直覺」與對書的熱情為題,並提及自己讀了萬城目學的處女作《鴨川荷爾蒙》後,在京都旅遊時,看著陽光下閃閃發亮的鴨川,想起書中主角在此參與過的熱血競技,突然有股似曾相識的莫名感動,更宛如「邂逅」般地認定:「他肯定是皇冠的作家了。」

後來這篇情景交融的「輸誠」文章果然被作家本人欽點中選,她笑稱這是一次「買版權還要考作文」的難得經驗。


譯作轉換的大工程

早期日本因閱讀人口高、出版市場蓬勃,內需充足之下,對海外授權不甚積極,加上日本人行事風格謹慎,接洽時格外耗時費力,直到近幾年日本出版界和日本經濟同步大崩壞,對授權的態度才有了明顯轉變。

在日本,作家地位崇高,對自己的作品更視若親生,即使是在海外發行的譯本也絕不輕忽,從書封、文宣、網站、書背上摘錄的文字等,所有細節都得經過層層上報,由作家點頭後才可印行,這和歐美作家全權委託給經紀人、鮮少過問編輯事務的作風截然不同。

陳語萱說,博達經手過一本日文圖文書,從書衣、書腰、內文,都得一一送打樣請作家審閱,光是來回修改、送件,就整整花了一年時間!

木馬文化總編輯汪若蘭也回憶,5年前木馬出版文壇地位崇高的美國猶太裔作家菲利普‧羅斯的代表作「美國三部曲」時的一段插曲。

原來這三部曲在美國的出版順序為《美國牧歌》、《我嫁了一個共產黨員》、《人性污點》,連貫描述戰後美國從麥卡錫白色恐怖,歷經越戰到柯林頓總統性醜聞這段漫長過程的風俗誌和心靈史,但木馬考量《人性污點》有妮可基曼主演的金獎改編電影在先,又為現代時空背景,對讀者會是較容易消化的入門作,因此希望能更動出版順序。

為此,汪若蘭不僅費盡工夫,以台灣讀者對美國歷史陌生,且此三部曲皆為文學性強、閱讀門檻高的經典著作等理由,多次來回溝通才說服作者,同意以《人性污點》為首部在台面市之作。

不諳中文的菲利普‧羅斯更罕見地提出審閱譯稿的要求,親自找人看稿後寫下審閱報告。汪若蘭說,也幸虧他們向來對譯者品質要求極高,因此在幾乎未經修改的情形下得以順利出版,也贏得了老先生的友誼和尊重。


編輯的眼光

對出版社來說,決定買下版權,是一場眼光與直覺的競技賽,更像是一場樂透賭注,若押對了寶,不用投下大筆成本,也能創下驚人的銷售佳績。

以近年在台灣書市掀起的長篇小說閱讀風潮為例,開疆闢土的代表作,莫過於2000年皇冠出版的《哈利波特》第1集〈神秘的魔法石〉。

莊靜君表示,該書長達400頁的篇幅、魔法世界的奇幻色彩,都是當時台灣書市的冷門元素,不過因為皇冠內部負責選書的外文編輯小組一致通過,覺得這是本超級有魅力的小說,對其足以上排行榜的暢銷實力深具信心,於是帶點「誤打誤撞」成份地找上了作者JK‧羅琳的經紀人。

彼時〈神秘的魔法石〉已在歐美上市近半年,原本籍籍無名的單親媽媽羅琳迅速在媒體竄紅,後勢看漲。皇冠最初先依慣例以1,500美元出價不成,談判半年後以數千美元成交,也遲至簽約一年之後,才有其他台灣出版社詢價。目前全系列共7集的《哈利波特》,不僅在台灣創下總銷售量650萬冊的紀錄,據估計也為皇冠賺進台幣3億元以上的進帳。

繼2000年迷倒「麻瓜」的《哈利波特》後,2004年驚悚懸疑的《達文西密碼》、2005年感動人心的《追風箏的孩子》,都是此波全球長篇小說「磚頭書」浪潮的奠基代表作品。

身為「讀書共和國」集團旗下13家小型出版社之一的木馬文化,憑藉著選書獨到、精美書封、試讀本行銷等優勢,在小說市場屢創佳績。汪若蘭回憶,《追風箏的孩子》2004年在美國出版時,讀者對於這位來自阿富汗的新人作家非常陌生,剛開始並未被特別看好,後來隨著讀者自發性的好評口碑傳開,一躍成為各大排行榜暢銷書。

而當時木馬文化正計畫推出當代小說系列,《追風箏的孩子》看似是不錯的試金石,於是以數千美元的中高價碼買下版權,發行近5年來已銷售50萬冊。

2006年出版,結合魔幻寫實及推理元素的《風之影》,則是譚光磊經手版權的代表作之一。

他說,當初在亞馬遜網路書店瞄見《風之影》英文版簡介,一看就愛上,查到原文為西班牙書後,一句西文都不識的他,竟立刻去信表達代理意願。

因為西班牙文在台灣屬小眾語種,關注的人極少,碰巧代理《風之影》的經紀人也很「阿莎力」,心想反正小說橫豎在亞洲都難賣,便不抱太多期望地回了譚光磊一句「你想賣就拿去吧!」

沒想到不久後《風之影》在未經特別宣傳下,全球售出四十餘國版權、熱賣數百萬冊,橫掃文壇,讓歐洲媒體以作者名字命名為「薩豐狂熱」,譚光磊也以約一萬歐元(1萬3,000美元、43萬元台幣)的高價將版權賣給圓神出版社,自此奠定其「鷹眼」之譽。

也因為諸如此類極富傳奇色彩的全球暢銷先例,近年來,無論整體書市如何不景氣,出版社還是紛紛砸下重金搶購重量級小說,抱著「下一本熱賣大書就是你!」的押寶心態,成了一場賭注越來越大的競逐遊戲。

但是預付金一再加碼,真能保證搶到的就是「寶」嗎?時報韓文正並不認為。他指出,成就暢銷書的原因眾多,得靠行銷手法、媒體曝光、書店通路等交織而成,而在一本暢銷熱賣的大書背後,往往是數十本黯然退場的賠錢作品,光是美國書市,每年由出版社預付10萬美元以上高價給作者、卻連成本都回收不了的作品,比比皆是。

譚光磊舉例,1997年,美國作家查爾斯‧佛瑞哲以無人看好的初試啼聲之作《冷山》撼動文壇,不僅大賣200萬冊,奪得美國國家書卷獎,改編電影也獲多項奧斯卡獎提名入圍。

而後美國藍燈書屋僅憑藉一頁劇情大綱,便以800萬美元「天價」標下佛瑞哲的新書《十三個月亮》,結果不僅等了整整10年才寫完,出版時更是毀譽參半,要能回收版稅宛如水中撈月。

莊靜君也笑稱,「現在出書不只像賭博,還像M型社會!」作品要不就大鳴大放,否則就無人聞問,斷層落差極大。

譚光磊則提及,除了看似熱絡的競價市場,他每年會收到上千本樣書,雖然書海茫茫,真正有時間讀完的還不到一成,但讀到讓他心跳加速的精彩之作時,他一定會主動向出版社推薦,只可惜儘管他「說書」功力高強,卻常鎩羽而歸,一連被拒絕四、五次是常有之事。

以2008年出版的驚悚小說《失控的邏輯課》為例,由於是新人作家處女作,又缺乏國外榜單的亮眼實績,幾經輾轉才由臉譜出版簽下,而後時來運轉,成了在台大賣4萬本的暢銷之作。


版權這一行

從版權代理的立場來看,陳語萱與譚光磊都提到,固然促成一本橫掃書市的「大書」出版,是版權人的成就感之一,但回歸文化本色,他們的最大樂趣,仍在「為讀者發掘好書」。

以「播種者」自居的陳語萱,有回至台北市圖演講,提及一本不那麼容易讀、但卻深刻描繪了探索世界樂趣的德文科普冒險小說《丈量世界》,沒想到會後有一位小學5年級的小讀者前來興奮地分享讀後心得,她在感到驚訝的同時,也深切感受這才是從事版權這行的最大價值所在。

而今年不過31歲,但進入版權代理一行已經6年的譚光磊,則憑藉著絕佳的外文、說書功力和主動爭取的幹勁,在「灰鷹巢城」部落格寫下掏心掏肺的讀書筆記、版權交易的幕後點滴,成了同業和讀者之間的人氣網站。

譚光磊說,除了早已在國外廣受好評的明星大作外,當自己慧眼當伯樂、發掘出被埋沒的好書時,又是另一種無可取代的喜悅、一種知道自己可以盡份心力,改變些什麼的成就感。

而這份熱愛閱讀的熱忱以及探索世界的好奇心,不僅是版權人的發光特質,也是翻譯書在台灣得以遍地開花的最大推力吧。


創作者介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