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4.炮灰小王爺

離開京城之後,容竫便一直保持著易容的狀態,就連衣著都頗為小心,刻意避開了一切可能透漏真實身分的東西,陌生人見了頂多猜測他是富家名門公子,不會主動往逍遙小王爺身上想。

這一來是為了遮掩身分,方便行走江湖,二來則是面容平凡一些比較不容易惹來麻煩,畢竟逍遙王容飛與卿衣這對夫妻的樣貌辨識度太高,雖然平時容竫十分小心,但到底拿不準是否有人掌握了他的畫像,為求穩妥自然慎之又慎,當然也不想因為容貌而當街被什麼混不吝的路人調戲就是了。

容竫的易容靠的是薄薄的人皮面具,改變比較大的部分只有眉眼的角度,除非刻意伸手去摸,不然不太容易被人看出破綻,與他相反的是霍重山。

霍重山身兼二職卻沒有易容的習慣,作為懸鏡山莊莊主他大多以真面目示人,衣飾樸素,但若以赤邪幫幫主出面則戴著面具,穿著紅衣,南下絹城途中,容竫才反應過來,好似霍重山從來沒想過在他面前掩飾雙重身分?

第一次在畫舫上遇見時他穿著紅衣,旁邊似乎放著類似面具的東西,後來在銀杏亭遇見時對方一襲玄衣,玄色衣服讓他的妖孽感當場變成禁慾路線,也難怪這人行走江湖多年從未被人揭穿,畢竟光是衣著不同戴面具,整個人的氣質就差了十萬八千里。

大比結束後,新的武林盟主出爐,隱門也打進了前五名,霍重山果真如之前允諾的一般,帶著容竫一路玩耍過去,若不是事先知曉這人根本沒來過這些地方,資料全是手下收集的,恐怕他真會以為這人把江南玩透了才能如此熟門熟路、如數家珍的帶他又吃又玩,甚至帶著他去人跡罕至的小鎮賞「霧」。

這座小城又被人稱為霧鎮,一年四季每一個夜晚都會起霧,清晨時,濃霧甚至伸手不見五指,曾有個詩人以此地竹林之霧寫詩,也不知霍重山手下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但這充滿魔幻感的地方的確讓他心情頗好。

他還從不曾看過這麼特殊的氣象,要知道一般霧大多天一亮就散了,此地的霧卻總是午後才散,傍晚便又聚攏起來,鄰近幾個小鎮村莊都沒有這種狀況,也就讓霧鎮顯得更為特別了。

霍重山安排的居所附近便是大片竹林,夜裡容竫洗梳後沒急著睡下,隨意披了件外袍,提著燈籠在竹林閒適漫步。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undefined 


每年都會固定寫一篇年度回顧

今年的生活跟去年並沒有什麼兩樣

大概是去年九月感覺到精神快撐不住好像要發病了開始,一天大多數的時間我都是躺在床上休養的,一部份是因為吃藥昏頓難以清醒,一部份則是因為體力耗弱,平時在家還好,若是出門一趟,不到三小時就會累得快要靈魂出竅,回家還得躺個幾小時才能慢慢恢復過來

疲倦但是睡不著,又沒辦法做其他事情的感覺很糟,所以現在比以前更少出門(這也是整天看小說的原因,畢竟體力+精神不足以思考&做事)

當然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下半年家人置產,十月下旬我們跟著搬到了郊區,原本想過藉此機會搬出來但後來因為家人的要求還是搬過去一起住,我自己還蠻喜歡搬家的,因為可以藉機丟掉很多不想要或用不到的東西,可以做非常徹底的斷捨離,當然也是因為新房子新能量,會讓我覺得身心愉快充滿活力

搬到新家之後,飲食習慣也改變很多,住的這個住宅區附近並沒有甚麼飲食店,倒是有一個非常漂亮方便的廚房,因此自炊的機會變多了,有時一周甚至吃不到幾天外食,平時跑的地方也從超商變成全聯,自然也開發了一些新菜單

結婚七年半,今年的我也三十三歲了,總覺得人在剛滿三十歲或四十歲的時未必能一下子成熟起來,但若過個兩年,就會強烈意識到啊自己是某個年紀了,想法跟行事風格上也會稍有變化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3.炮灰小王爺

十日後,武林大比正式展開,容竫身為隱門門主,並不像其他門派幫派那樣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認識自己,他慣常喜歡悶聲發大財,基本上都是走低調路線的,因此當天在代門主的帶領下,就如同跟著前輩們來觀摩比試的小朋友一樣。

懸鏡山莊在武林間的地位超然,一來是因為山莊背後有著許多錯綜複雜的勢力,二來則是因為懸鏡山莊本身就曾出過三個武林盟主,整個山莊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幾百年前,而靖瓏國的歷史不過也才一兩百年,在幾百年陸陸續續擴建的狀況下,如今的懸鏡山莊占地甚廣,光是小院就有近百個,簡直就是歐洲古堡的古代版,每當十年一輪的武林大比開始,山莊裡就會住滿各門各派的精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別說此時聚集了最多武林人士的懸鏡山莊了,還沒入住山莊,容竫一路上就看著各種愛恨糾葛,場內有藉機報仇的比鬥,場外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自然也有不同勢力之間的聯姻或明爭暗鬥、愛恨糾葛。

雖然隨著隱門入住懸鏡山莊,但除了第一天開場之外,前五天的比試容竫一場也沒去,在昭城逗留那幾天,他幾乎天天往楓葉亭跑,一來是因為楓葉亭風景極佳,從早到晚景緻不同,二來則是為了那神秘的茶。

那賣茶的老頭性格奇特,雖然每天夜裡都會在亭邊煮茶,卻不賣茶葉,容竫軟磨硬泡了幾天也沒能成功買到茶葉,倒是意外和老頭變成朋友,學了煮茶功夫。

不同世界與時代的煮茶方式均有不同,光是不同的水與茶葉就會有千百種變化,容竫興趣廣泛,能多學點什麼他還是充滿興致的,比試這幾天他除了到處看戲之外,就是閒來無事遊歷懸鏡山莊周邊的風景。

這天,他帶著容七跟隱門的執事長老到銀杏亭賞景,隱門的成員千奇百怪,各行各業都有,渴望成為人上人的葛扇便是被安排到隱門底下,等訓練出師之後,就可以開始執行任務了。

在系統任務沒有特別要求的狀況下,容竫其實不會刻意去拆CP,畢竟有些感情越阻止越熱烈,出手反而會因為主角光環的緣故而後患無窮,他更喜歡按照主角個性分別設計、釜底抽薪。

就如同在這個任務中,他為欒青雲安排了許多競爭將軍職位的對手,巧遇葛扇後又搶在敵國之前吸收他,還特別安排了洗腦訓練一樣,不管這兩個人最後會不會真的再次相遇相愛,他都有自信把劇情拉偏,要想雙宿雙飛可以,滅國想都不要想!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銀快說書
京都 惠文社
改變街區的獨立小店:D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2.炮灰小王爺

煙花三月,一架外表樸實沒有標記,內裡卻十分精緻的馬車駛進昭城,馬車外除了車夫之外,還有一個高大沉默的黑衣侍衛,腰間別著一把黑黝黝的細劍,馬車在昭城裡最大的一家茶樓前停了下來,侍衛搬了個凳子沉默的等在一旁,不一會兒,門簾被一隻白皙的手撩開,一個面容清秀的公子將手輕搭在侍衛手臂上,從容的下了車。

三月的昭城已經回暖,街上熙熙攘攘,人聲鼎沸,公子面冠如玉,雖只是清秀之姿,卻有一雙溫柔沉穩的眼睛,他表情很淡,卻讓人一看就覺得親切,絲毫沒有距離感,他慢條斯理地走進茶樓,挑了張靠邊的桌子坐了下來。

幾個小菜一壺熱騰騰的茶被送了上來,公子斟茶自飲,那優雅從容的姿態好似並不是在一間塞滿江湖客與市井小民的茶樓,倒像是在文人雅士之所一般,普普通通的茶水也教他喝出幾分風雅。

人們吵吵鬧鬧說著十日後將在城外懸鏡山莊舉行的武林大比,說著這些那些人的八卦,不一會兒,一對抱著琵琶的「父女」走了過來,老父雖然瞎眼,一旁的「女兒」卻沒瞎,遠遠的看見容竫低調顯貴的穿著,再對比一旁粗魯無文的江湖大漢,拽著老父硬擠了過來,雌雄莫辨的清亮中音響起:「公子可要聽曲?」

容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穿著破舊的女兒拍了拍父親的手臂,拉他在椅子上坐下,琵琶聲一起,江南小調便婉轉響起。

容竫穿越過不少世界,各種曲子也聽過不少,這對父女的技藝並非最好的,他閉著眼都能挑出幾個錯處,但這大概是第一次遇到主角為了幾分銀錢在他面前唱曲,是的,眼前這看似十三、四歲的女娃,便是劇情中那教小將軍叛國的奸細。

資料中寫著這人是孤兒,三歲那年被丟在乞丐窩裡,跟著乞丐們學會了各種偷搶拐騙之術,他身邊這瞎眼老漢也曾是個乞丐,小受男扮女裝,拽著老漢上街唱曲賺錢之餘,偶而還是會出手扒幾個看不順眼的人的錢袋,私底下生活過得十分滋潤,劇情中,他是被敵國在靖瓏國的暗線吸收,允他財寶權勢。

小受葛扇原本就三觀不正,對靖瓏國或是敵國都沒有特別的歸屬感,自然也沒啥道德觀,被吸收後他恢復男身,幫敵國做了不少任務,接近欒青雲也是他的任務之一,只是大約是主角鐵律,葛扇假戲真做,兩人還真處出感情來,只嘆這一國子民全成了他們戀愛下的犧牲品。

容竫出現在昭城並非為了主角,在這裡遇見葛扇他也十分驚訝,他是為了這次武林大比而來,隱門雖然掌握在他手上,卻非朝廷的附庸,一個江湖門派要維持勢力,錢財與武力均不可少,此次大比決定的是武林盟主,雖然他至不在此,但是隱門好歹得打進前十名,刷一刷能見度。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煮酒烹茶 閒看花落
走遍不同世界
他自逍遙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09/29一柱香  2015/12/09白頭髮  2015/12/07一片空白

2015/12/04同心結  2015/12/15烏鴉


他已經在這個地方待很久了。

兩條大馬路與一個小巷組成的火形煞,每個月都會發生大大小小的車禍,幸運的人只是輕微擦撞,倒楣一點的人也許會骨折或斷腿,最糟的,大概要屬他這種了。

孤家寡人,無人招魂,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記憶一片空白。剛死去的時候他懵懵懂懂的隨著身體去了醫院,看著自己被推進太平間,看見好心的員警張羅他的後事,看著自己的軀殼化成一捧灰,裝在一個特別樸素的罐子裡,送進公墓靈骨塔,然後不知怎地,他又回到這個路口。

可嘆不知是何緣故,黑白無常手上的小本本從沒出現他的名字,幾次纏著附近的土地公與地基主幫忙,輾轉得來的結果亦是查無命數,他便真如同孤魂野鬼般,只能在這路口的四周轉悠,無法離開,更別說是投胎了。

都說死亡就代表著一切的結束,怎知他的死亡卻是無止境的等待與空白。

他看著路邊的店家一間換過一間,路口幾棟老屋推倒重建成新大樓,還開了KTV,看著行人嘻笑怒罵、夜裡飆車族與改裝車呼嘯而過,看著人們手上拿著個黑盒子講話,後來那盒子逐漸變小變薄,每當紅燈稍長一點的時候,將車停在路邊的機車騎士手裡握著那小方塊滑動,他便湊過去看,就從這路口從早到晚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看見了世界的變化。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