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7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5 / 7 /22 題目:作曲家的暗戀

 

他正在準備一首曲子,一首獻給他渴慕對象的曲子……

 

敲打著鍵盤的聲音倏地停了下來,女人歪著頭盯著眼前的螢幕,上面只有孤拎拎的一串字,這一串字反覆被她敲擊出來,又被她刪去,反反覆覆已數不清多少回了,她頹然的趴在桌上,指尖不耐煩地敲著桌面,腦筋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出來。

為了心中那個成為作家的夢想,她偏執的收集了所有關於寫作創意與劇本的書,更在網路上四處流竄,結交同好,認識了幾個已經出書的小作者,加入了一些社團,每日興致高昂的與人討論著各種關於小說的事情,幻想著自己在大出版社出書,幻想著自己的書有著這樣那樣的封面與贈品,幻想著簽書會,挑剔著二線三線出版社的待遇,她總覺得自己是最好的,必定能夠得到大出版社的機會與賞識,她甚至已經把筆名取好,閒暇便拿著簽字筆練字,力圖讓簽名看起來大氣又漂亮。

她把大多數的時間全泡在網路上,跟著一群寫作愛好者成天泡在一起,聊生活瑣事,品評各種小說,有時也聊聊其他作者的八卦與內幕,她覺得自己似乎已經透過這些對談堪透了所謂創作者的另一面,或者該說是業界的秘密。

收集而來的秘密讓她彷彿高人一等,看到討論區新進的小朋友提出的愚蠢問題,她總不厭其煩的展現出自己的智慧與才識,時不時隱晦展現出自己懂很多,很了解業界的那一面,這樣的表現讓她不知不覺成為小小的意見領袖,她自得於自己的特別,卻也狼狽的掩飾著自己無法靜下心寫作的事實。

社團裡每天輪換著不同的題目,有時她憋著一口氣完成了,更多時候她看著螢幕上映照出的那些題目,既覺得自己能寫出經世絕艷的文章,又恐懼聽到一絲半點的批評,更害怕沒有留言與讚,沒人關注,甚至沒人看見。

這一個題目她已經琢磨了再琢磨,始終想不出該怎麼讓文字衝破第一行的束縛,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時間跨過十二點的那一刻,她鬆了一口氣。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5 / 7 / 9 題目:長春  ( BG  快穿 古代)

 

將軍府裡最偏僻的院子,是類似冷宮一般的存在,裡頭住著曾經最受寵的小妾長春,主母雖然剋扣小院的月錢,卻始終沒把這小妾發賣出去。

坦白說一醒來接收完原身的記憶後,某瑪莉蘇快穿女怒了,她這次得的殼子雖是炮灰但過去曾是一代花魁,才貌雙全,當時將軍與花魁的戀愛可是鬧得轟轟烈烈,現在卻被折騰得臉色蠟黃皮膚粗糙,頭髮乾燥得跟稻草一樣,衣服更是破到不行,身邊一個丫鬟也沒有(最後一個丫鬟前幾個月被主母尋了由頭打個半死,回院子沒幾天就掛了),若不是她有空間跟靈泉,還有一個逆天的系統商城,恐怕穿來沒兩天就又餓又病的掛了。

不過這將軍府的確是不能待了,新版長春鑽進空間裡泡了個舒舒服服的澡,嗑了幾顆丹藥,順便幫自己弄了一頓好吃的,換了一身輕鬆舒服的衣服,睡了一個甜甜的覺,這才鑽出空間。

院子裡跟她進空間前差不多,長春透過系統兌換了劇情跟設定之後,確定這個時代在人口管制上相對比較寬鬆,穿過那麼多個世界做過那麼多任務,她空間裡可還裝著不少金銀財寶,更別說上一次她在修仙世界學會了攝魂,要弄到路引再簡單不過。

長春蟄伏了幾個月,一方面練體術,另一方面則引氣入體開始修仙,若有丫鬟來召她去前院請安,她便催眠那些丫鬟讓他們以為小妾長春已經病入膏肓,

她不去小廚房領食物,也沒人會特地幫她送來,前院的那些人似乎忘記了長春的存在,長春算算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拿出前長春最得體的衣服,裹在一堆吃剩的豬骨雞骨(某人偶而會溜上街去買點東西加菜)上頭,施了個幻術,為求萬無一失還貼了張符,這才特別從容的換好衣服戴著帷帽閃人。

將軍府裡無聲無息死了個小妾的事情根本不會有人在意,長春修仙後,經過洗經伐髓這具身體已經恢復原身最美的狀態,甚至還比過去美上幾分,她仍是以長春為名,卻是在江南買了個莊子,做起了鑄劍生意,幾把名劍出世後,勢頭隱隱能與藏劍山莊一比,不乏有人見她身單勢孤打起了長春的主意,但最後通通被打了回去不說,幾個殺手組織跟山莊甚至歸順長春,這裡頭一半是因為攝魂術,一半也是折服在她的術法與能力之下。

待到京城裡的將軍聽聞長春的消息後,不敢置信的衝去江南,只見煙雨濛濛,西湖橋上,一個美艷不可方物的女人正含笑用帕子為身旁高大偉岸的男人擦去臉上的雨水,兩人之間溫馨的氣氛根本插不進他人,將軍怒極大吼,施展輕功飛到船上,臉上滿是憤怒與嫉妒,只差沒出拳打人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015 / 7 / 8 題目:天空之鏡 (TAG:修仙,西幻,光明神殿)

 

夜風輕輕吹動紗帳,深夜的神殿比白晝更為靜寂,鑲在牆上的夜明珠讓整座神殿看起來神秘又朦朧,不似神殿正門有守衛不分日夜的看守著,神殿後方的試煉池是無人看守的,有道纖細的身影悄悄從側門溜進神殿,拐了個彎衝向試煉池。

直到褪去衣物整個人泡進試煉池,感受到池子裡湧動的能量,舒爽得令人忍不住發出滿意的嘆息,那人才露出燦爛而狡黠的笑容。

那是個看起來不過十二、三歲的男孩,一頭純正燦亮的金髮,如牛奶般白皙的肌膚,一雙大得不可思議的眼睛,小巧精緻的五官,這人是光明祭司收養的孩子,因為乖巧乾淨的長相,頗受祭司們喜愛,從小就被嬌寵著長大,但誰也不知道這在神殿住了十二年的孩子其實來自另一個修仙的時空。

他在另一個世界出生長大,辛辛苦苦熬了一兩百年,哪怕偽靈根體質修練不易,他還是一直努力地四處收集各種丹方與修煉法門,磕磕絆絆的熬了那麼久,最後有個大能告訴他,他的因緣在另一個世界,他想想自己就算在原本的世界再努力也只能卡在煉氣五層,不如換個地方重新開始,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找著了密法撕裂時空,哪知穿是穿過來了,卻是奪了一個棄嬰的舍,幸好他福大命大,落點特別好,就在光明神殿後,被早起散步的老祭司撿到了。

十二年過去,他很早就發現這一個世界跟過去的修仙世界完全不同,這裡有精靈、獸人、矮人與人類,甚至還有龍族,但是那龍怎麼看怎麼奇怪,下盤特胖不說,體積堪比高級妖獸,據說龍族壽命能有千年,一般人也許會大驚小怪,但出身修仙世家的某人可是一點都不在意,畢竟上千年的大能他可遠遠看過幾個,妖獸千年萬年什麼的不是很正常嗎?

雖然撕裂時空奪舍後一切都得重頭開始,但是過去的累積跟學過的東西就擺在那,齊玥很快就發現這個世界的確是最適合他的世界,他原本超級廢材的體質在某次好奇沾到試煉池的池水後(那還是因為他想撒嬌撲進剛試煉完的未來祭司身上時沾到的)發現這池水蘊含了滿滿的靈力,不僅讓他身上的能量更為精純,修煉起來更是如虎添翼。

剛開始他還很含蓄,一次只敢偷偷裝一點回去房間用,後來發現沒人注意到他,乾脆夜夜溜進神殿來泡水,他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試煉池對齊玥來說簡直是靈泉,他巴不得成天泡在裡面不離開。

不過這天很奇怪,原本清澈見底的試煉池顏色有點偏金,水底下隱隱約約有個東西吸引齊玥的目光,難道是之前來試煉的祭司掉了東西?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7 / 7 題目:牛肉麵 

 

像一個死循環一樣,又回到了同一個起點。

曾經是那麼渴望死亡,渴望結束一切,如今卻麻木了。

活著也好,死著也罷,她覺得自己就像一台跳針的機器,只能反覆播放同一段旋律。一次又一次,她經歷末世,經歷各種喪失道德的黑暗,掌握過無上的權力,也曾一腳被人踩進泥裡,她的人生從末世爆發前開始,結束於末世第八年,接著又從頭開始。

她曾成為喪屍王,也曾是異能者之間的翹楚,曾掌控過基地,也曾泯然眾生,還經歷過許多風花雪月與令人挫敗的愛情,這反反覆覆的錘鍊已讓她忘記自己原本的模樣,忘記自己該是什麼樣的個性,自己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她只知道,自己已經很疲倦了,懶得再去思考或對命運爭辯些什麼。

末世前三天,醒來看見熟悉的天花板,劉銘月懶洋洋地在床上賴了好一會兒才起身梳洗,看著鏡子裡自己熟悉的臉,臉龐是稚嫩的,眼神卻是蒼老的,她對鏡子裡的自己扯了扯嘴角,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下樓覓食。

劉銘月住的這一區是老社區,住民密集,附近又有早市、黃昏市場跟夜市,附近還有果菜批發市場,每天從早到晚都十分熱鬧,她醒來的時間已經接近中午,沿路上所有飯麵粥館、便當店全都傳出香味,不知是不是因為經歷得夠多的關係,如今的劉銘月精神力越來越強大,她的五感也變得格外敏銳,而在龐雜的氣味中,一縷熟悉的味道吸引了她。

她腳步不停,走過幾個街口,拐了個彎,一家小巧簡單的麵店就在眼前,每一次的命運幾乎都是從這裡開始的,這次也不例外,她走進麵店,叫了一碗牛肉麵,原本低頭切著滷菜的女人聽到她的聲音,難以置信的抬起頭,眼中有著掩飾不了欣喜與淚光。

麵很快就上來了,這個時間客人還不多,做完手邊的工作後,婦人拉著廚房裡憨厚老實的中年人坐到了劉銘月對面。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7 / 6 題目:牆與門與窗 

 

校園發生了一連串學生失蹤事件,失蹤的孩子幾乎都是高三A班或B班的學生,一時之間人心惶惶,心急如焚的家長們紛紛報警,警探追著線索來到了高三A班的教室。

經過多方查探,他們發現學生之中有個流傳已久的流言,起源來自不知何時出現在A班牆上的一則留言。

 

「牆與門與窗之間,有一個時空的縫隙

只要找得到就能穿到任何你想去的時空」

 

字是手寫的,紅色筆跡不管老師學生們用什麼清潔劑都洗不掉,警探拿出隨身的瑞士刀刨了刨牆,發現這字跡居然完全刮不掉,那字跡彷彿滲進牆體裡一樣,牆面已被整得斑駁不堪,字跡卻仍十分清晰。

警探繞著這教室走來走去,由於太多人失蹤的關係,高一A班跟B班最近已經停課了,教室空空盪盪的,警探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仍固執的呆在教室裡,也不曉得究竟是在等些什麼。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7 / 5 題目:手機

 

自從智慧型手機盛行,各種Apps輪番上陣,小杏就一股腦跌入了手機遊戲的世界,各種戀愛攻略或是轉珠卡牌遊戲,只要是畫面精緻漂亮的她就不容許自己錯過,每日流連在一個個遊戲間,甚至還為這些遊戲安排好時間與順序,每天就按照時間寵幸這些「妃子」,比準備升學考試還認真。

如此沉迷的她,很快就引起家長與學校老師的注意,但小杏不知是太過入迷或是上癮了,根本聽不進任何人的勸告,罵也罵不動,打也打不聽,斷她網路她就溜去用免費wifi,成天抱著手機和充電器四處逃竄,雖然不至於離家出走,課卻被她翹得七七八八。

杏媽每天早上會幫小杏做好早餐,放下當天的零用錢才去上班,杏媽的工作很忙,常常得加班,一回到家發現早餐沒動她並不驚訝,但是放在桌上的幾百元也沒動這就讓她覺得怪怪的,玄關前小杏的鞋子還是放在原本的位置,這孩子該不會一整天沒吃也沒喝吧?難道是生病了?一想到這裡杏媽就緊張,連忙放下公事包往女兒的房間走去。

很小的時候小杏的父母就離婚了,小杏跟著媽媽,父親幾年前已經再婚了,不過父女倆每年固定還是會見幾次面,彼此之間的關係還不錯,小杏從小就早熟懂事,迷上手機遊戲大概是她遲來的叛逆期,所以杏媽雖然不怎麼贊同但也不敢太逼女兒,就怕把這女兒逼得離家出走。

房間裡,小杏側躺在床上,手機就在枕頭邊,還插著充電器,小杏的睡臉很平和,似乎睡得很熟,但是杏媽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忐忑的走過去拍拍女兒裸露在短袖外的手臂,被手臂上的冰涼僵硬給嚇了一跳。

「小杏?小杏妳快醒醒,別嚇媽媽!」杏媽驚慌失措的衝出房間找手機叫救護車,很快救護車就把昏迷的女孩送走了,杏媽滿臉淚水的跳上救護車跟去醫院。現實中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小杏完全不知道,她身處在一個全白的房間裡,正中央是一顆發光的……雞蛋。

「這裡是哪裡?我在做夢嗎?」

「不,妳是我們選中的宿主,現在妳必須執行我們指定的任務,達到十萬積分拿到最後的寶物就能回到現實。」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7 / 4 題目:水果們的舞會

 

一年一度的盛會,所有水果紛紛盛裝出席,長長的紅地毯上爭奇鬥妍,此起彼落的閃光燈將這會場照亮得宛如白晝。

對私下嫡庶競爭激烈,分支甚多的芒果幫來說,每年的盛會可是幫內家族比拼排場的時候,這幾年土芒果族異軍突起,意外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儼然成為A城的後起之秀,看得幫裡其他族派嫉妒得要死,一夕之間平民變土豪,這次出席宴會整個家族的人全穿得閃閃發亮,但不管土芒果君多麼囂張,也比不過財大氣粗又多產的愛文君。

尤其今年愛文家族裡誕生了兩個小寶寶,玉雪可愛的娃兒,分別被命名為「夏雪」與「蜜雪」,一聽就知道是軟萌甜的娃兒。愛文君對這兩娃兒寄予厚望,連年度水果盛會都不忘把寶寶們抱出來見人。

緊接著到場的是和愛文家族同為跨國企業的金煌族,族長高大壯碩的身材引來無數少女的尖叫,金煌君跟愛文君同為老狐狸,見土芒果君搶走了許多鏡頭,一點也不生氣,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態度看似親暱實則客套,話說得滴水不露,他們都知道,在這樣一場盛會裡,幫派只有集結起來才有力量。

走過長長的紅地毯,所有人入座後,燈光暗了下來,舞台中央降下布幕,播放著各種宣導影片,等影片播放完,還有表演與頒獎以及舞會,長老們有些交頭接耳討論事情,有些閉目養神,有的則無聊的盯著布幕發呆。

這樣的活動有資格參加的小輩並不多,金煌君的么子剛留學歸國,進會場的時候就被驚鴻一瞥的某道身影驚到,見活動開始後長老們沒時間注意他,他彎低身子悄悄退出了會場,毫不意外的在通往廁所的走道上堵住自己的前女友。

在芒果幫各家族裡,海頓家族子嗣特別單薄,作為海頓這一輩的精英,長女從小便受到高規格的精英教育,很小就送到國外去進修,兩人是在國外認識並交往的,只是畢業前,海頓突然甩了他,接著就人間蒸發,金煌氣得要命,偏偏沒辦法確認她到底是哪一族的,回國後一直茶飯不思,若不是老爹今天硬要他來赴宴,這女人不知要躲他躲多久。

「原來妳是海頓族的。」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15 / 7 / 3 題目:害怕

 

「如果害怕的話你就先走吧!我沒關係的。」

「不!我怎麼能放你一個人呢?」

「這是我該面對的,不能拖累你。」

「這……你讓我怎麼忍心……」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曉得為什麼,總是有人對外人好過家人
尊重外人卻不願意尊重自己身邊的人

在外可以理智清醒,犯錯也願意承認或道歉
但面對自己最親愛的人,卻總是自尊心無限上綱

像賭氣一樣,拗著一個莫名的架子,做錯了也會因為拉不下臉而不肯道歉,累積了層層誤會與氣惱,也許是因為哪怕生氣家人最終還是會原諒或不得不繼續相處下去,彼此的關係也就慢慢的變得箭拔弩張,見面相處的時候簡直就像爆竹一樣,一點就炸

有些人會以為全是家人的錯,都是家人不理解或是家人惹我,但卻沒有仔細檢討過,一個巴掌拍不響,所有的關係都是雙向的,如果不先改變自己的態度,就很難從這種情緒消耗裡面跳出來   by 沒力 #情緒消耗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 / 7 / 2 題目:血月(吸血鬼偵探席德的....番外w)

 

「月若變色,將有災殃。青為飢而憂,赤為爭與兵,黃為德與喜,白為旱與喪,黑為水,人病且死……這什麼東西?」席德翻動著小豔出門塞給他的卡片,也不知她是從哪抄來這奇怪的句子,怎麼看怎麼迷信,對應著眼前紅彤彤的月亮,席德有點失笑。

做為一個大隱隱於市的混血吸血鬼,席德的生活習性十分接近人類,他是個夜貓子,平時就是個愛打電動的阿宅,開著一家混吃等死的偵探社,工作內容百分之九十都是抓姦的案子(還常常抓到認識的精怪),最熟悉的地方除了自家辦公室外就是各級Motel,小至色情賓館大至高級摩鐵,每處都有他的蹤跡,熟到他覺得哪天如果自己懶得繼續開偵探社了,大概可以轉行摩鐵王,再戰三十年。

吸血鬼的壽命很長,哪怕是不怎麼純的混血吸血鬼也是,五百年來只出現過四次的血月,他就遇上了三次,除了第一次身邊有人陪著之外,他總是一個人面對。

遠渡重洋來到這個小島安家也十來年了,過去幾百年他輾轉歐陸各國,沒錢就打工賺一點,有錢就度個假,懶得亂跑就找個地方窩著,隨便找點事做,身分證或護照之類的東西只要願意花點錢總有人能夠幫忙,長年四海為家飄飄蕩蕩的,也被他混出了不少不同種族的酒肉朋友,他一向活得散漫,直到幾年前查理將小豔帶到他身邊,他才真正有安定下來的感覺。

小艷到他身邊的時候不過八歲,處處都需要照顧,以往他只有一個人,一人飽全家飽,現在有了小豔,向來消極怠工的他不得不勤奮起來(失去自由好心塞),偶而還得接異類研究所那群渾蛋的任務(拒絕不了更心塞)。

席德自己雖然不怎麼會照顧小孩,但他的助手胖宅許哈尼卻是個妥妥的人妻受(體型不怎麼受就是了),平時迷戀二次元的萌系美少女就算了,現實中真的給他一個長髮齊瀏海的小蘿莉,許哈尼平時鍛鍊的各種技能就派上用場了。

現在小艷身上穿的用的,無一不是許哈尼親手做的,許哈尼甚至還洗手作羹湯,每天幫小艷送便當,做得比她媽還稱職,席德也被投餵得只差沒認許哈尼當娘了,只是血月這天,哪怕再灑脫,他還是免不了有些惆悵。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15 / 7 / 1 題目:畢業(Yuili Lin 提供)

 

午後的陽光暖暖的灑進屋內,室內的冷氣吹送著恆溫的涼風,架子上的薰香已經燃畢,只餘空中一抹淡淡的藥香。

在熟悉的,混合著中藥的香味中醒來時,林蘊有一瞬間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她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曾經熟悉她卻以為自己再也不可能看見的淺色紗帳,身上是寬鬆的唐裝寬袍,身下躺的是拔步床,床畔的小几上放著紅銅博山爐,再過去是擺放著一些骨董花瓶與小件的博古架,腰上的重量與背後的吹拂在她頸項的輕淺呼息讓她清楚意識到身後的人是誰,帶著一點驚喜一點惶恐,她小心翼翼的輕拉起男人橫在她腰上的手,慢吞吞的轉過身子面對熟睡的男人。

那人臉色蒼白,眉目如畫,雙眸緊閉,哪怕是睡覺的時候也總不自覺緊抿著唇,她曾以為自己已經想不起他的樣子,直到現在看見,才發現他的面容與氣息如此的令人安心。

不知是不是做了一場漫長的夢,在大學畢業的那一天,她也是這樣睡在男人懷中,都已經是21世紀了,兩個老家族卻仍維持著指腹為婚的傳統,她與這人從小便是同吃同住一起長大的,由於家學淵源,男人在文物收藏上特別有眼光,但他從小便體弱多病是個藥罐子,雖然很有才華,也十分寵她,但那些疼寵全是帶著讓人窒息的強烈佔有慾的。

她身上穿的用的,平時吃的喝的,還有生活作息與娛樂幾乎被男人牢牢控制著,哪怕他十分細心,總知道她想要什麼不要什麼,但毫無自由還是讓她覺得窒息。一感到窒息她便想逃脫,也讓她格外渴望自由。

男人從來不對任何人大聲說話,哪怕憤怒或不滿,他永遠都是淡淡的,也因此每當她做出了什麼超出他預期的事情時,他冷淡如冰的語氣與充滿佔有慾的反差行為總是讓她害怕。

她還記得,就是畢業這一天,兩人也是摟著睡了個午覺,下午三點多男人出門處理事情,她則趁這個時候拎了護照與簡便的行李,悄悄一個人搭上了飛往異國的飛機。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