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心情很複雜。第一次去看總舖師是充滿驚喜又哭又笑,今天第二次去看,帶了弟弟跟MIA(因為我一直洗腦員工而她伴侶又太忙兩人沒辦法去看,所以就被我綁架了)我的心情一直沉浸在小婉恍惚中看見父親穿著膠鞋的腳,一直沉浸在阿海最後說的,對於媽媽,我沒有怨氣了,眼淚一直停不下來

電影看完吃飯的時候,跟銀快四個人坐下來,原本是在吃飯討論劇情的,可是情緒啊浸淫得太深,從小被拋棄的阿海入了獄才發現每個人都有想念的關於母親的味道,但不管父親或母親,對我來說都是人生的空缺,雖然我日後找到媽媽,也重新築起情感,但是過去的那個坑洞原來一直都在,永遠補不起來

我沒辦法對這輩子只見過幾次面的父親產生感情,情感上卻還是缺乏了父親這一塊,那像一個永遠的黑洞,冷冷地緊貼著我,與我共生

結果就是吃飯的時候哭個不停,也沒辦法接著吃飯,只能抽抽噎噎的對才剛十八歲同母異父的弟弟說出自己過去的故事

我爸因為死纏爛打追到我媽,當年未婚懷孕所以兩人匆匆結婚,但是我才剛生下來爸爸已經因為種種原因失業很久,他工作總是不順遂,也對外在環境充滿憤怒,一直很想翻身,很想揚眉吐氣,但身為大家族長子的長子,沉重的壓力讓他怎麼都沒辦法成為讓爺爺奶奶驕傲的兒子,為了家計,才剛滿月媽媽就把我帶回鄉下奶奶家,讓爺爺奶奶扶養,她出去工作

但是後來兩人越吵越兇~我爸拿皮帶抽我媽~我媽逮到機會就逃走了,失蹤了好多年,爸爸怎麼找都找不到她,還一度登報,最後是用法院訴請離婚的方式才真正找到媽媽

那時候我才五歲吧~還沒上幼稚園~記得搭了很久的車去新竹山上外婆家~記得樑柱好寬又好大,看到從未見過的外公外婆與媽媽和親戚們心裡很激動,那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親眼看到爸爸媽媽

後來在見面就是在離婚法庭上~法官問我要跟誰住

我說~不是都跟奶奶住嗎?那時我根本搞不懂離婚是甚麼,監護權就判給了爸爸,那天媽媽第一次抱我,我摟著陌生但很美麗的媽媽問她妳會不會跟我們一起回家?媽媽笑著說會~還要辦點事~等下再回去

那一天我跟爺爺奶奶從布袋的小法院回到老家後,我等了一晚又一晚,媽媽沒有回來,爸爸也沒有回來,他們大概是一判完離婚辦了手續就分道揚鑣了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